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80章 割腕自杀了!
陈媛陷入了犹豫之中,心里开始盘算沈芷薇对她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在她看来,除了儿子之外的一切人和事都能利用。

    包括自己生的女儿。

    那不过是个赔钱货罢了,她还能指望她日后给她养老送终不成?

    所以接她回来收留她的前提是……她还有利用的价值。

    “你觉得她还有必要回来见我么?既然她乐意逞能,

    觉得离开我会过得更好,那就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吧。”

    “可她手里有毒王经。”

    陈媛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满脸惊诧地问:“你,你说什么?她,她手里有毒王经?”

    话筒再次传来那保镖的禀报声,“不错,属下查到是白开先生助她逃出您庄园的,

    后来她就一直住在白开先生那儿,直到前两天,她突然溜出了白先生的住处,

    我本以为他们是闹翻了,可细查之下才发现,白先生的毒王经被她给盗了。”

    陈媛一下子激动起来。

    记录了天下所有炼毒术的毒王经啊。

    若是落入她手里,她就能像殷家那样受无数人尊重与忌惮了。

    “那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把人给我带回来,那丫头虽然没有了利用价值,

    但她手里的毒王经却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包括我,你一定要赶在白开之前拿下她。”

    “是。”

    切断通话后,陈媛无比兴奋在室内来回踱步,饶是这样,仍旧无法压制她内心的喜悦。

    有了毒王经在手,她就无敌了。

    殷家之所以那么横,不就仗着那玩意么。

    只要那东西被她掌握在手,她就能凭一己之力重新建立一番势力了。

    没想到那丫头失去了利用价值后还能给她这么大惊喜。

    哈哈,看来真是老天不亡她啊。

    总有一日,她会站在这世界巅峰傲视群雄的。

    …

    与此同时,白开的住处。

    书房内。

    白开正懒懒地靠坐在沙发内,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玉珠。

    对面,一个黑衣人拿着手机刚通完话。

    他就是陈媛仅剩的那个心腹,不过已经被白开收买了,直接背叛了陈媛。

    “怎么样,那老女人相信了么?”

    “白先生放心,是个有野心的人都逃不过毒王经的诱惑,

    陈媛她野心勃勃,入局是必然的,她要我带沈芷薇回去见她。”

    白开勾唇一笑,轻飘飘地道:“你这一回去,见到陈媛后会不会顾念往日主仆情分,再次……”

    不等他说完,黑衣人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白先生,陈媛大势已去,我再投奔她,就是自取灭亡,

    再说了,您替我解了多年隐疾,我感激不尽,又怎会恩将仇报?”

    白开猛地握紧手里的玉珠,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踱步走到黑衣人面前,伸手将他扶了起来,狞笑道:“我身边缺人才,你跟着我会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的。”

    黑衣人连忙点头应是,“我相信白先生的能力,您一定会闯出一片天地的。”

    “好。”

    白开满意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何取舍,我相信你心里有一杆天平秤,我就不多说了,

    这次除了护送沈芷薇回去见陈媛,我还有另外一个任务交给你。”

    说到这儿,他附身贴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明白了么?”

    “是,属下一定完成任务,带回您想要的东西,

    对了,我是不是需要备一份假的毒王经去见陈媛?”

    “这个我已经准备好了,并且交给了沈芷薇,

    等时间一到,你就带着她去见陈媛,对了,帮我保住沈芷薇,

    我好不容易才培养出一个毒人,她对我而言,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是。”

    …

    基地。

    客房内。

    一阵惊恐的尖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不好了,不好了,艾莉小姐割腕自杀了。”

    下一秒,整栋住宅区都乱套了。

    陆西弦匆匆赶来,见艾莉躺在血泊中,幽暗的瞳孔狠狠收缩了两下。

    昨晚他很明确的告诉她,今日天一亮他就会将她送回洛克家族。

    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软弱,动不动就寻死。

    作为一个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陆西弦也不例外。

    他虽然冲过去将艾莉抱了起来,但眼中该是升腾起了一抹不耐之色。

    一次两次,他或许还能看在往日情分上容忍谦让,可三次五次,就没意思了。

    不过他也不会任由着她死在这儿,毕竟曾经做过恋人。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叫医生过来啊,没看到她还在流血么?”

    他这一咆哮,外面围观的女佣立马做鸟兽散。

    容情正在后花园里摘花瓣,听到客房里传来的喧闹声后,不禁一叹。

    看来她是得找陆西弦好好谈一谈了。

    她真的无心拆散他们,所以他完全可以不用顾及她的感受。

    如果他真的爱艾莉,他们还是可以黏在一块缠在一块儿的。

    实在没必要弄成这样。

    “在想什么呢?”

    耳边传来一道悦耳的女声,她下意识转头望去。

    见江酒正懒懒地靠在一颗海棠树下,她失笑道:“在想怎么将陆西弦还给艾莉,

    你未来弟妹自杀了,情况好像挺严重的,你不去瞧瞧?”

    江酒忍不住嗤笑了两声,轻飘飘地道:“我不做圣母,去救了她,可能还得惹一身骚,

    倒是你,看起来挺像圣母的,容家大小姐不愧是名门闺秀啊,这胸襟,我自叹不如。”

    后面一番话,她是带着嘲讽的口气说出来的。

    原以为容情会反思,结果却不近人情。

    她只淡淡一笑,然后顺着她的话道:“嗯,我也觉得我挺圣母的,谢谢夸奖,

    没办法,艾莉小姐跟我说的那个爱情故事太感人了,让我忍不住想要撮合他们。”

    得。

    酒姐没脾气了。

    这女人处事的态度比她还要气人。

    “不开玩笑了,跟你说正事,我昨晚想到一个法子,不知是否可行?”

    容情也跟着收敛了玩笑,蹙眉问:“什么法子?”

    江酒颔首道:“毒王经与调香册是两大古籍至尊,传承了千年,生生不息,

    里面包罗了许多万物相生相克的法子,我想全部收集,找找有没有破解蛊香的法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