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895章 又白又二又蠢又憨!
陆夜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陆西弦豁地转身,连忙解释道:“哥,我不是觊觎你的家主之位,

    你只需要给我当一个月,等我追到了媳妇之后,立马还给你。”

    陆霸总伸手摸了摸下巴,表面像是在犹豫,心里却乐开了花。

    还是媳妇聪明,随便使个小计策,就将这烫手山芋给扔出去了。

    “也行,反正外界现在还不知道我活着的消息,就让爹地妈咪对外宣布让你做家主,

    小子,我可是连陆氏掌权者的位置都让给你了,你可得努力点,别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陆二少得偿所愿,开心得像个毛头小子。

    “我再去跟容情谈谈。”

    说完,他火急火燎的冲出了书房。

    江酒实在忍不住了,直接瘫软在沙发上,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陆西弦那孩子吧,摊上这样的大哥大嫂,也是够倒霉的。

    她现在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小子得知自己被坑后的苦逼表情了。

    一定很精彩。

    陆夜白踱步走到沙发区,伸手将她拽起来抱进了怀里。

    “坑是你挖的,日后那小子发起疯来,你顶着啊。”

    江酒窝在他怀里没心没肺的笑着。

    “这小子,真是太白太二了,同样是陆家的儿子,你们兄弟两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霸总微微眯起了双眼,眸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

    她说陆西弦又白又二,还说他们兄弟两差距大,那她岂不是在骂他老奸巨猾?

    “女人,一个上午没收拾你,皮痒了是不是?如果皮痒,咱们去房间好好松一松。”

    说完,他打横将她抱起来,直接朝门外走去。

    江酒在他怀里挣扎起来,“大白天的,能不能别这么荒唐?

    你放我下来,我还要去实验室跟火影研究解蛊香的法子呢,放我下来。”

    霸总不但没理她,反而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江酒开始拳打脚踢,“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生气了,我生气了。”

    陆夜白不禁失笑,“我抱你去实验室,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明明是你自己想歪了,非得赖我头上,你叫啊,看看丢的是谁的脸。”

    “……”

    好狗!

    …

    陆西弦冲出主屋后,径直去了医务室。

    经过花园时,看到容情在园子里采花瓣,他又调转了个方向,径直朝她冲去。

    到了跟前,他一边喘息,一边开口道:“女人,我马上就是陆家家主了,

    你嫁给我,我让你做陆氏主母,这不比你回去继任那劳什子玩意儿强么?”

    容情缓缓抬头,看白痴二货似的看着他,轻飘飘地问:“我回容家继任家主之位,

    跟你做陆氏家主有什么关联?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俩井水不犯河水。”

    陆二少有些激动地扣住她的胳膊,喘息道:“我知道你们女人的虚荣心很强,所以我特意听了我嫂子的建议,

    从我哥那里把家主的位置夺过来了,只要你嫁给我,我就让你做陆家的主母,满足你一切要求。”

    这下,容情看他的眼神更白痴了。

    如果她没猜错,这二货是被江酒给坑了吧。

    那对夫妇不想做家主,主母,所以将担子扔这傻子身上了。

    可笑这傻子,不但没察觉,反而认为他大哥大嫂对他有多好。

    唉!

    乐乐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又蠢又憨的爹呢?

    不过她也懒得提醒他。

    就让他继续去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我想做女王,你能为了我推倒一个国家,扶持我做女王么?”

    “……”

    陆二少愣了愣,傻傻地道:“陆,陆家主母也不错啊,我可以让他们将你捧成女王。”

    容情将手里刚摘的一捧花塞进了他怀里,冷幽幽地道:“医务室二楼左边第三个房间,

    你拿着这束花去给她求婚,她一定会答应的,你们下午就可以去领证了,祝你们幸福。”

    说完,她提着花篮朝出口走去。

    陆西弦下意识拽住了她的胳膊,可触及到她警告的目光后,又连忙撒了手。

    昨天被她的花粉一弄,半天没知觉呢。

    那操蛋的滋味,他是不想再品尝第二次了。

    “你真的要回去做容家家主么?我说了,当陆氏主母会更风光。”

    容情扬了扬眉,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既然他大哥大嫂都坑他,那她就再推一把吧。

    “等你做了陆氏家主再说吧。”

    她这么说,一来是想让他入坑更深,二来是想让他排斥她,觉得她是个拜金女。

    可结果……

    “行,就这么定了,我做了陆家家主之后就去容氏提亲,

    你爹要是敢不同意,我动用陆氏的势力挑了你家所有的产业链。”

    “……”

    额,他不嫌弃她拜金啊?

    这个男人,貌似还挺可爱的。

    只不过他们注定不可能。

    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回去继任家主,然后动用权限取出调香册。

    为了女儿,她困在容家一辈子又何妨?

    反正外面也没有她牵挂惦记的人。

    …

    修罗门分部。

    卧室内。

    安琪正在洗手间里跟楚雄通电话。

    楚雄道:“你就跟他说你想出去散心,

    然后将他引入东郊外的山谷里,我在那儿设了埋伏,定能拿下他。”

    安琪想了想,开口道:“我可以按照你说的做,不过你也得遵守承诺,将陆婷婷带过去做交换。”

    “行,我知道你恨那小贱人入骨,咱们好歹是合作伙伴,自然得满足你。”

    说完,楚雄直接切断了通话。

    安琪拽紧了手机。

    她虽然舍不得那个温柔的男人,但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

    他所有的温柔,都是给陆婷婷那贱人的。

    等哪天他知道真相,一定会将刀捅进她心脏。

    与其执着那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如拿着他去换陆婷婷。

    她真正恨的,只有那个贱人。

    隔壁书房。

    小哥懒懒地倚靠在沙发内,修长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沙发扶手。

    安琪与楚雄的对话,全部都被他窃听到了。

    终于忍不住想要出手了么?

    行啊。

    他敢断定,那条狗不会带着陆婷婷去赴约的,所以他只需要联系江酒去他的住处救婷婷就行。

    通话连接成功,他将情况跟江酒说了一下,然后问:“我去抓楚雄,你去救婷婷,可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