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00章 别拉我进来当炮灰!
容情耸了耸肩,目光在陆西弦身上扫了一圈,那眼神,看起来有些复杂。

    默了片刻后,她一脸轻松道:“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就按照咱们之前商量的去做呗,

    我回容氏继任家主之位,然后打开禁地取出调香册,

    不过乐乐我不能带去容家,所以拜托你们照顾了,

    这孩子日后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愿她能得上天眷顾,保住一条命吧。”

    “不行。”陆西弦冲过来,不顾容情幽冷的目光,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据我所知,容家的家主不能与外族通婚,你若继承家主之位,我该怎么办?”

    容情下意识挣脱了两下,未果,不禁蹙起了秀眉。

    “所以你的意思是缠着我不放,然后酒后就这么舍弃女儿了?

    我若不回容家继任家主之位,就得不到调香册,

    若得不到调香册,那咱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乐乐去死,

    陆西弦,这是为人父母应该做的吗?眼睁睁看着孩子去死,你就不怕遭天谴?

    当然,你没有带过她一天,也没有养过她,所以父女感情浅薄,

    可这不能成为你抛弃她的理由,放手,别逼我用强的。”

    一番控诉,听得陆西弦无地自容。

    对,他确实没有管过乐乐,也没有养过她。

    作为父亲,他很失败。

    但这些东西不是他能够控制的啊。

    若一开始他知道她给了他生了个女儿,他会不管她们母女死活么?

    “我没有说要放弃乐乐,你思想不要这么极端,我只是觉得不能因为救女儿而牺牲掉你,

    孩子还小,给她一个完整的家,才是咱们做父母的应该做的,

    你竟然已经给我生了孩子,那我这辈子就非你不娶,容家若想用家主之位困你一生,那么……”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默了片刻后,恶狠狠地道:“那我就只能打压容家,逼他们还你自由了,

    如果这样他们还不肯放手,那我就只能颠覆整个容氏了,你最好别质疑我的话,我说到做到。”

    容情愣住了。

    她大概也没有想到陆西弦会说这种狠话。

    这家伙是在大放厥词么?

    不,她并不觉得他这是在斗狠,陆家的男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货色。

    这家伙若从他哥手里拿到家族的掌控权,几年之后,他将会成为第二个陆夜白。

    如果他日后真的要针对容家,说实话,容家还真的吃不消。

    毕竟容氏只是一个隐世家族,遮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已,自身实力并不是很强。

    若与陆氏那样的庞然大物相抗衡,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所以若将这家伙给惹炸毛了,容氏可能真的会面临一场巨大的灾难。

    “陆西弦,你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应该能够合理掌控自己的情绪吧,你能不能冷静一些?

    我不爱你,你也不是那么爱我,所以我们没有必要为彼此曾经做过的事买单,

    如今孩子危在旦夕,需要调香册才能保命,我回去当家主,貌似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吧,你……”

    还不等她说完,陆西弦怒吼道:“谁他妈说这事儿在老子的承受范围之内?

    他们惦记的是老子的媳妇,你觉得我能承受得了吗?”

    “你……”

    容情不断深呼吸着,试图压制体内翻卷的怒火。

    她要是再多听几句,不敢保证是否会直接放毒毒死这丫的。

    默了片刻后,她偏头望向江酒。

    还不等她开口呢,江酒先她一步笑眯眯地道:“这是你们小两口的事情,别拉我进来当炮灰,

    儿女的事儿吧,还得父母去磨合,我真给不了你们什么建议,你们自己和平解决哈,

    不过容我提醒你哟,我家这小叔子,动起怒来也是挺可怕的,

    他若冲冠一怒为红颜,因你而挑了整个容家,那我们也管不着,

    哦,对了,我公公婆婆已经在海城宣布,让陆西弦继任家主之位,

    也就是说现在陆家的权势掌握在西弦手里,他想要做什么,我们夫妇俩管不着了。”

    容情直接被气笑了,猛地甩开陆西弦的钳制,转身朝实验室走去。

    “我去调制能压制虫蛊的花粉,咱们先冷静冷静,明天再谈。”

    陆西弦忍不住嘀咕道:“明天再谈也是这个结果,我反正不会未来媳妇救女儿而毁了自己一辈子。”

    “……”

    江酒见容情一边走一边生气,还要保持优雅,就挺想跟她说一句:想泄愤就泄愤吧,别忍着,男人就是女人的出气筒。

    不过到最后她还是没敢说出口,因为她这一说,遭殃的绝逼是陆西弦。

    等容情离开后,江酒忍不住朝陆西弦竖了个大拇指。

    “小子,出息了啊。”

    陆西弦扯了扯嘴角,咧嘴一笑,“多谢大哥大嫂放权,让我有了底气。”

    江酒忍着笑。

    孩子啊,等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是你哥在坑你。

    你想追到媳妇后就做甩手掌柜,没那可能咯。

    这陆家家主啊,你怕是至少得做十年,而且是在陆墨有出息,十八岁就能挑大梁的前提下。

    如果那小子扶不起来,你恐怕要被这家主之位困一辈子了。

    “不用谢,不用谢哈,都是一家人,说谢太见外了。”

    陆西弦想了想,转移话题问:“大嫂,你有别的法子取到调香册么?”

    江酒转了转眼珠,轻笑道:“等着吧,嫂子一定能给你取来调香册。”

    陆西弦试着道:“在不搭上媳妇儿的前提下。”

    “是是是,我保证最后你能将她们母女全部娶回家。”

    “那就好,谢谢大嫂。”

    江酒偏头望向陆夜白,笑道:“陆先生,有劳你跟我去商量对策了,这关乎到你亲弟一辈子的幸福,总不能让我一人去扛吧。”

    霸总伸手搂住媳妇儿的腰,在她额头上弹了两下,“你何时需要过我?”

    江酒眨了眨眼,凑到他耳边道:“生猴子还是需要你的。”

    “……”

    …

    郊区别墅。

    沈芷薇带着陈媛穿梭在密道里。

    “老家伙,你还挺狡猾的嘛,居然在密室里挖了地道。”

    陈媛一边走一边喘息,“不狡猾,怎么虎口逃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