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06章 你这是送上门让我羞辱?
江酒被吼得没脾气了。

    殷允是救她才中毒的,所以她得负全责。

    以前的秦衍,现在的殷允,她其实不想让他们以命相护。

    因为背负着别人的命而活,真的很沉重。

    她宁愿死的是自己,也不愿看着他们为她而死。

    “你说得不错,我什么都不是,也没资格在这儿大放厥词,

    不过事已至此,也希望你能冷静一点,失去理智,有时候真的会害了很多人。”

    说完,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火影紧抿着红唇,眸中闪过一抹懊恼。

    刚才是她情绪激动,所以口无遮掩,说了不该说的话。

    就在江酒快要走出房间时,她沙哑着声音说了声‘对不起’。

    江酒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脚步未停,边走边道:“我没那么小心眼,

    你先歇会吧,等殷允醒来后,给我打电话,咱们再商量解毒之法。”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她的背影也消失在了门口。

    火影微微眯起了双眼。

    有时她真的很羡慕江酒,羡慕她遇事成熟稳重,不动如山,也羡慕她冷静克制运筹帷幄。

    这样的女人,活该被那么多男人倾慕着,惦记着,守护着。

    有时她在想,如果她是殷允,或许也会爱上江酒那样的女人。

    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他们去追逐。

    江酒走出检测室,双腿一软,直直朝地面栽去。

    就在她上半身快要着地时,走廊上突然冲来一道人影,堪堪接住了她。

    “怎么了?身体为何虚成这样?你该不会也中了招吧?”

    说完,陆夜白开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江酒瘫在他怀里,撕声道:“我没中毒,我要中了毒,不会撑到现在,

    你别折腾了,我就是躲避银针的时候耗光了体力,现在一放松下来,神经崩了而已。”

    陆夜白打横将她抱起,踱步朝隔壁的房间走去。

    “殷允体内的毒,很棘手?”

    江酒埋首在他怀里,哽咽道:“我不想欠他们那么多的,可我又阻止不了。”

    陆夜白顿住脚步,垂头看着她,安抚道:“即使没有今晚的事,白开也会想其他法子将毒下到殷允体内的,

    他们是宿敌,就像你跟沈芷薇一样,彼此都容不下对方,迟早都要对上,逃不掉的。”

    江酒不禁苦笑,“你总能找到法子安慰我,那你猜猜白开用这么阴狠的毒素对付殷允,是为了什么?”

    陆夜白拧紧了眉头。

    他又不是白开肚子里的蛔虫,如何知道他的心思?

    那家伙已经判出了殷家,还盗走了毒王经,按道理说,他应该彻底沉寂下去才对。

    可他如此高调的炼制毒药,害了殷家的少主,与整个殷家正面开战,实属诡异。

    “现在还看不出来,一般男人发疯,只有两个原因,其一,为了权势,其二,为了女人,

    白开即使杀了殷允,他也做不了殷家的家主,所以不是为权势,那就只能是……女人了。”

    江酒仰头看向他。

    听了他一番分析后,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能让白开对殷允下死手也要从他这儿抢走的女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火影。

    难不成白开看上火影了?

    “乖,别想那么多了,进去休息一下吧,既然白开已经挖了坑,想必他会自己找上门的。”

    江酒点点头,叹道:“也罢,现在揣测再多也没用,人心隔肚皮,谁能知道白开心里在酝酿什么。”

    …

    海因家族。

    书房内。

    贴身保镖从外面冲了进来,对着正坐在沙发上处理公务的海涛道:“家主,陈媛死了。”

    海涛一愣,待反应过来后,猛地合上了笔记本。

    他霍然抬头看向保镖,沉声问:“消息可靠么?是谁杀了她?”

    “您放心吧,消息不会有错的,曼彻斯特是海因家族的地盘,到处都是咱们的眼线,

    这座城市发生点什么风吹草动,都能被咱们的暗探捕捉到,

    陈媛确实死了,死在东西路的一家存储门店内,尸骨无存,

    探子回禀,说她被沈芷薇重伤,后来江酒又过去补了一刀。”

    海涛猛地从沙发上窜了起来。

    他没工夫管那老女人是怎么死的,他在意的是那份控制了海因家族经济命脉的机密文件现在在哪。

    “她手里的文件呢?你的人有没有替我抢回来?”

    保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抖着声音道:“属下无能,没有拿回文件,

    我猜东西在沈芷薇手里,那女人可比陈媛好对付多了,

    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替您拿回您想要的东西。”

    海涛一脚踹过去,怒道:“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哪怕是将曼彻斯特翻个底朝天,也要将沈芷薇那女人给我揪出来。”

    “是,是是,属下这就去加大搜索的力度,保证在三日内替您拿到那份文件。”

    “滚。”

    保镖连滚带爬的窜了出去。

    片刻后,管家上来禀报,说海瑾小姐求见。

    海涛狞笑了起来。

    他还没去找她麻烦呢,她倒主动送上门来了。

    “放她进来。”

    不一会儿,海瑾推门而入。

    海涛忍不住讥笑道:“你这是送上门来让我羞辱么?”

    海瑾站在门口,冷眼看着他,咬牙问:“你真的想成为海因家族的千古罪人么?”

    海涛哈哈大笑,“能成为千古罪人也是一种本事,海英家族传承千年,

    也就出了我这么一个,我不但不会认为这是一种耻辱,反而会引以为傲,你能奈我何?”

    “你……”

    不等她开口,海涛又道:“陈媛死了,那份机密文件落入了沈芷薇手里,

    你不是控诉我拉着家族毁灭么?那你倒是做一些实事,从沈芷薇手里将文件夺回来呀。”

    陈媛死了?

    海瑾眼里划过一抹诧异之色,转瞬即逝。

    如果文件真的落入了沈芷薇手里,那确实比落入陈媛手里要容易夺回得多。

    “好,我帮你拿回那份文件,你最好别做蠢事,

    否则家族毁了,你只会沦落为落魄少爷,遭人践踏。”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海涛猛地反应过来。

    看着海瑾的背影,眸中闪过一抹杀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