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11章 甩锅比较好!
沈玄耸耸肩,不以为意道:“不是我的人我不感兴趣,海家主随意。”

    海涛压低声音对身边的贴身保镖道:“将那小孽种拎出来,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他作为我同父异母的兄弟,不除了,始终是个祸患,指不定什么时候成了我的绊脚石。”

    “是。”

    目送保镖离去后,海涛的视线在四周扫视了一圈。

    他虽然没有透视眼,无法穿透黑暗看清周围什么情况。

    但那一股股无形的压迫,就好像死神在召唤一般,让他无所适从。

    “沈家主,你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现在是不是应该你的兑现承诺,将四周的狙击手撤掉。”

    他虽然没有看到四周有埋伏,但是他敢肯定这家伙一定准备了许多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沈玄勾唇笑道:“只要你不搞什么暗箱操作,弄什么小动作,我的人是不会走火的,

    相反,你若在我眼皮子手下动什么手脚,那么不好意思,明年的今日恐怕就是你的死期。”

    这话说的虽然云淡风轻,但语气里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慑力。

    海涛丝毫不怀疑他的话,什么温文尔雅?要他说,这家伙就是个狠角色。

    能在国际上立足,成为制药业的龙头老大,世界霸主,岂是什么简单货色?

    一时间,局面再次陷入了僵持之中。

    几分钟后。

    匆匆离去的贴身保镖又迅速折返了回来。

    “主子,密室里没有海易的踪迹,看守的人都死了,他也凭空消失了。”

    海涛眼里隐隐升腾起一丝怒意。

    海易逃了,等于是放虎归山。

    可那么多保镖看守,他能如此轻易逃脱么?

    目光转移,落在了沈玄身上。

    该不会是这家伙……

    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可能,海易关押在建筑城内,想要救他,必须先破了外围的防守。

    可他来的时候,外面那些防御都还好好的,并没有受到破坏。

    所以应该不是沈玄提前将人就走了。

    大概是那小子有什么特殊本事,自己逃了出去。

    再说了,即使真是沈玄救走的,他今晚似乎也奈何不了他。

    头上悬着一把,不,是无数把刀,他想刚都刚不起来啊。

    “怎么,人跑了啊?海家主该不会是想赖在沈某人头上吧?”沈玄在不远处调侃。

    海涛狠狠一咬牙,先脱身再说。

    脱了身,他才能去调派人手抓那小野种。

    “放了海瑾,撤。”

    那些属下也不含糊,松开海瑾后,连忙护着海涛迅速朝外围撤去。

    沈玄没有为难他,笑看着他们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狗急了还会跳墙呢,更何况是被权利冲昏了头脑的疯子。

    海瑾还在风暴中心,他若反悔,对着海涛出手,保不准那小子使什么阴招,拉着他的女人一块去陪葬。

    海瑾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男人,下意识往后退去。

    沈玄不禁失笑,“我是洪水猛兽吗?至于把你吓成这样?”

    说到这,他的眸光微微一闪,眼里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接着,他一转话锋,用着暧昧的语调继续道:“咱们好歹深入了解过,是彼此亲密的人,

    我的种子,还在你身上生根发芽了,如今露出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是不是有点渣了?”

    海瑾眼里划过一抹惊诧。

    她印象里的沈玄,谦和有礼,一本正经,绝不会说如此露骨的话。

    如今……

    恍惚间,她只感觉腰间突然一沉。

    下一秒,她整个人朝前栽去,额头撞上了一个强硬的胸膛。

    等反应过来后,她开始奋力挣扎起来。

    “你放开我。”

    沈玄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手,撕声道:“我警告你,别乱动,

    不然我随便找个小树林,拉你过去,好好磨一磨你这野性子。”

    海瑾的挣扎戛然而止,满脸愕然地看着他。

    她真的无法想象这一番粗鄙的话出自于沈玄之口。

    这个男人,何其尊贵,修养得体,言论风雅,什么时候也,也……

    她又羞又恼,红着眼眶瞪着他,哽咽道:“我错了,我不该算计你的,

    如今我也受到应有的惩罚了,难道还无法让你息怒么?”

    沈玄无声一叹,松开了她的手,然后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摁在了怀里。

    “我没生气,你刚才一番瞎折腾,确实让我起了狠狠疼爱你的心思,

    不过我有我原则,在未经你同意之前,我不会来强的,

    海瑾,女孩子太过要强不好,就像你师父,她太强,过得也苦。”

    海瑾在他怀里眨着眼,逼退了眼眶里的水雾。

    似想到了什么,她猛地推开他,眯眼问:“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你是不是一直派人跟踪我?”

    沈玄抚了扶额。

    如果他说是,这丫头会不会又炸毛?

    跟江酒相处一段时间,他深知女人动怒有多可怕。

    “你师父告诉我的,可能是在你身边安插了什么人暗中保护你。”

    沈先生有点汗颜,没想到有一日他说谎话也能这么溜。

    不过他没办法啊。

    什么样的师父,教什么样的徒弟。

    这师父的脾气差到爆,徒弟又能好到哪儿去?

    所以就眼下这情况,以他跟江酒混迹多日以及陆夜白被惨虐的经验来看,甩锅比较好。

    海瑾歪着头,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真是师父让他来救她的?

    可她怎么觉得他的眼神在躲闪?

    沈先生轻咳了两声,拉着她的手腕朝外围走去。

    “天色已晚,我先带你去见你师父吧,海涛已经对你动了杀心,你不能回去送死。”

    “……”

    海瑾微垂着头,看着他宽厚的大掌握着她的小手,心思一片复杂。

    如果是几个月前,他这么拉着她,她或许会沉醉在他的温柔乡里,跟随着他的脚步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可如今……

    她身上终究压了太多的责任与期许,那些都是她必须要去承担的。

    他们……终究在最美好的时光里错过了彼此。

    两人刚离开,暗处突然闪出一抹纤细瘦小的人影。

    是沈芷薇。

    她得知海涛出现在这儿,原本想取他狗命的。

    可没找到机会下手。

    如今看着昔日疼爱她的兄长对自己所恨之人的徒弟这般疼爱,她就忍不住想要毁了这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