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39章 我能?爱你?
愣神间,身后传来脚步声,是陆夜白出来了。

    他很听话的穿了一件白衬衣,黑西裤,腕上带着一块价值上千万的限量版名表,

    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上位者气势更是浑然天成,矜贵又稳重。

    这样的男人,放眼整个世界,找不出五个。

    他本就是金字塔尖的存在,即使卸任了陆氏家族家主之位。

    但他背后隐藏的那些身份,仍旧能够支撑起他的气场,叱咤风云。

    江酒看着镜子里倒影出来的俊脸,勾唇一笑。

    这个男人,只能是她的,谁也别想抢走。

    深吸一口气后,她起身走到他面前,然后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陆先生淡淡一笑,眼里闪过无奈的光。

    既然她想玩,那他就舍了一身剐,陪她好好玩。

    他单手搂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的指腹在她涂了口红的唇瓣上摩挲些。

    “除了你之外的女人,她们哪怕近了我的身,我也不会主动回应什么,

    酒酒,我深深的迷恋着你,这世上,也只有你能给我想要的快乐。”

    江酒伸手拍掉了他的爪子,“别把上面的口红都蹭掉了,我还没开始呢。”

    话说得虽然恶狠狠的,但心里却甜蜜蜜的。

    接着,她倾身吻过他的俊脸,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印记。

    然后再是白色的衬衣,也印满了红色的唇印。

    陆夜白抱着她靠在置物架上,含笑看着她,眸光温柔又宠溺,任由她闹腾。

    “宝贝,你别拿自己跟别人比,她们远不及你,比如此刻,你能在我身上为所欲为,但她们不行。”

    话落,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暗沉起来。

    不为别的,只因怀里的女人转移了阵地,不再在他衬衣上捣乱,而是打开扣子,贴在了他怀里。

    陆先生紧绷着神经,愣愣地看着头顶的水晶吊灯。

    今日这血一样的教训,他铭记在心了。

    以后要是再让女人近他的身,他先自己甩自己几个耳刮子。

    不知过了多久,当江小姐玩得差不多之后,再次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低语道:“还愣着做什么,抱我进去啊。”

    陆先生一愣,有些木讷地问:“我能?爱你?”

    他怕这又是小磨人精恶整的手段。

    如果真到了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喊停,他会死的。

    江酒看了看他身上那数不清的红印,满意一笑。

    虽然这做法挺幼稚的,但她乐在其中。

    “你不是说我跟其她女人不一样么,那你得证明给我看,我跟她们到底哪儿不一样啊。”

    陆夜白不再废话,打横将她抱起来,凑到他耳边道:“我能狠狠的爱你,这是别的女人拥有不了的。”

    “……”

    …

    同一时刻。

    基地东侧另一栋别墅。

    房间内,小哥伸手握住了陆婷婷捣乱的手。

    “婷婷,还不到时候,等我跟楚雄做个了断,去陆家提亲后,你再把自己给我,好么?”

    陆婷婷眼里划过一抹失落之色,不过她还是很乖巧地点了点头,“好,那我跟你一块儿去欧洲,陪你去解决楚雄。”

    小哥拧了拧眉,摇头道:“楚雄已经失去理智了,接下来他的疯病可能更严重,

    你不能跟我去那边,我怕他对你不利,毕竟他被你给坑惨了,一心想要报复你,

    你过去,就是给他送人头,我虽然无惧他,但暗箭难防,若他使阴招,我怕我顾及不到你。”

    “可……”

    “婷婷。”小哥脸色一沉,凝声道:“还想不想我娶你?如果想,就听我的安排。”

    小丫头撇了撇嘴,哼哼道:“好吧,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去海城娶我。”

    小哥捧着她的脸,在她额头印了一吻,“嗯,等我解决完昔日的恩怨,我就回海城找你。”

    陆婷婷扑进他怀里,闷声道:“我知道你从小就亲情贫瘠,这些年很苦很苦,

    虽然我无法弥补你曾经缺失的亲情,但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然后再给你生几个孩子,让你余生都不再孤独。”

    小哥抱紧了她,心脏在噗噗乱跳,一声一声的闷响在胸膛里激荡着。

    这个女孩,是他生命里一缕阳光啊,照亮了他黑暗的世界,他一定要牢牢的握住。

    翌日。

    江酒拖着酸痛的身体起床洗漱,她的动作很轻,不想吵醒还在沉睡的男人。

    昨晚闹得太狠,加上他几天没休息,一直在处理海因家族的事,所以凌晨办完正事后,一觉睡得很沉。

    等江酒洗漱完,穿戴整齐回到房间后,她径直走到床边,附身在陆夜白的俊脸上印了一吻。

    当她准备退离时,腰间突然一沉,接着她整个人跌进了他的胸膛里。

    “你醒了干嘛还装睡,讨厌。”

    陆夜白闭着眼,撕声道:“你偷亲我的时候我才醒,几点了?”

    江酒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柔声道:“八点半,你再睡会儿,我去一趟海因家族给云衡动手术。”

    陆夜白摇摇头,抱着她坐了起来,“我跟你一块儿去。”

    他是不敢再留在基地里了,如果苏娆那女人再杀过来,他有种预感,第二次没第一次那么容易过关了。

    他没有受虐体质,所以老婆去哪儿,他就跟去哪儿吧。

    江酒洞察到了他的心思,忍不住调侃道:“你那红颜知己是洪水猛兽么?至于把你吓成这样?”

    不等陆先生开口,外面的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陆夜白下意识伸手扯过被单盖在了身上。

    江酒也下意识蹲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可不等她捡完,房门猛地被撞开了。

    然后江随意跟陆墨两兄弟从外面滚了进来。

    “那个,我们上来看看我爹是不是还活的。”

    “卧槽,战况这么激烈的么,啧啧啧,衣服都成了碎片,好厉害哦。”

    江酒俏脸一红,对着陆夜白说了一句‘好好给他们两松松皮’,然后走到门口,拎着想要钻进来的江随心朝外面走去。

    江随心笑眯眯地问:“妈咪,你跟爹地那么勤快,我什么时候能升级当姐姐呀?”

    回应她的,是亲妈两个耳刮子。

    江随心忍不住哼哼道:“没出息,狐狸精都上门来挑衅了,可爹地一勾手指头,你就败下了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