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家主眼里闪过一抹杀意,不过眨眼又消失不见了。

    他是不想让那小孽障活下来的,尤其是当他得知那孽障的父亲是陆二少后,他就更加不想了。

    如今陆氏由二少陆西弦掌权,他如果有所图谋,一旦与容情联手,容氏恐怕会面临灭顶之灾。

    但眼下这贱丫头态度强烈,硬逼着他开启禁地,抄录调香册,他如果拒绝,以这丫头的性子,恐怕会联合陆氏逼迫他。

    若真正撕破脸皮了,这丫头与他离心,不再回容家,那所有的攻击势必都会对准儿子。

    不。

    他不能让儿子再受一点点伤害,那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在他没将儿子治好之前,还是得有一个炮灰挡在前面。

    除了容情,他找不到什么好的挡箭牌了。

    “罢了,乐乐也是我的亲外孙女,如今危在旦夕,我又岂会冷眼旁观见死不救?你去禁地吧,不过里面有一些隐藏的危险,你得自己去面对,爹地不能明着帮你。”

    说完,他从身上取下家主令递给了她。

    有了这个令牌,看守禁地的保镖会直接放行。

    容情伸手接过,道了声谢之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容家主看着她冷漠的背影,眼里的阴郁渐渐变得浓郁起来。

    这个养不熟的赔钱货,眼里只有那个小孽障,他要是将容氏交到她手里,最后整个家族怕是要落个并入陆氏的下场。

    容情刚离开不久,管家匆匆走了进来,急声道:“家主,神医给小少爷施针后,小少爷吐血了,夫人请您赶紧过去一趟。”

    容家主霍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朝门口走去。

    “去瞧瞧,对了,一定要将主屋封得死死的,别让外面的人知道任何关于里面的消息。”

    “是。”

    容情走出主屋后,借着夜色做掩护,一路摸索着朝禁地而去。

    经过后花园一处假山时,她缓缓顿住了脚步,淡声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一直跟着。”

    下一秒,昏暗的夜色里闪过一道人影,眨眼间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看出来了?”陆西弦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问。

    容情看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不禁一叹,幽幽道:“我大伯,长老会,以及旁系那些野心家的目光全部都放在我身上,

    也就是说,我身边都是些豺狼虎豹,陆西弦,你不该跟来了,你可知眼下的容家是龙潭虎穴,你……唔。”

    念叨声戛然而止。

    容情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无限放大的俊脸,瞳孔剧烈收缩着。

    他强吻了她。

    他居然强吻了她。

    更重要的是,他还将她抵在了假山上,一边吻,一边上下其手。

    混蛋!

    她想用迷香招呼他,可花粉都粘在手指上了,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陆西弦没有太过放肆,在她唇瓣上碾压了几下后,缓缓退开了。

    容情气急,一巴掌甩在了他的俊脸上。

    陆西弦也不躲,傻乎乎地看着她娇羞的模样。

    他媳妇儿真美!

    “看够了没,看够了就滚开,不然老娘挖了你的眼珠子。”

    陆西弦不为所动,凑到她耳边调侃道:“我就当你这巴掌是在打情骂俏了,因为真的没啥力道,还是说被我吻了之后,人都变成水了?”

    “你……”

    陆西弦不给她发飙的机会,拉着她朝前面走去。

    容情想反抗,陆西弦轻飘飘地提醒道:“我观察过了,这后花园时刻有人过来巡逻,

    如果不想被别人发现,就小声点,老实点,咱们先去禁地,抄了调香册再说。”

    容情气得牙痒痒,可又反驳不了。

    一路无话,几分钟后,两人来到城堡最西边的一处密林。

    容情压低声音道:“你在外面等我。”

    陆西弦想都没想,直接反对,“我调查了,这处密林里十分凶险,我不放心你一人进去,

    你去将外面守卫的人引开,我偷溜进去,记住,别耍诈,你要是敢一人冲进去,我就强闯。”

    “.…..”

    容情瞪了他一眼,触及到他决绝的目光后,她无奈一叹。

    跟这男人斗狠,她斗不过。

    “等着。”

    扔下两个字后,容情从假山后闪出来,然后大步朝禁地入口走去。

    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样的法子,片刻后,守在入口的几个保镖全部都失去了意识。

    她朝陆西弦所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陆西弦连忙凑上去,见几人目光呆滞,有些好奇地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容情冷睨着他,嗤笑道:“我在你身上也弄一点你就知道了。”

    “别。”陆西弦连忙闪身躲开。

    不用她说,他大概也能猜出来好不好。

    无非是一些能迷惑人心智的迷香,他可不想尝。

    等陆西弦钻进密林后,容情也连忙解了几个守卫的迷香,不管他们脸上迷惑的神色,追着陆西弦的脚步冲入了禁地。

    密林里是没有活人把守的,但有机关陷阱,也有豺狼野兽。

    两人刚深入密林,数头虎豹就朝他们涌了过来。

    容情快速窜到陆西弦面前,低喝道:“在我身后待着,别逞能。”

    说完,她的手掌迅速翻转,一股股清香从两人周身蔓延,所过之处,那些野兽纷纷倒地不起。

    陆西弦站在容情身后,一点都不觉得被媳妇儿保护着有多丢脸。

    他在秘密注视着四周,避免被偷袭。

    随着一点一点深入,各种未知的危险全部都涌了过来。

    容情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地汗水,咬牙道:“野兽太多了,我的迷香有限,陆西弦,你去密室抄调香册,我来拦住它们。”

    这下陆西弦没法淡定了,瞪眼道:“你真当我是软蛋呢,把媳妇儿扔在危险之中,自己跑路,这事儿我可干不了。”

    说完,他摁住容情的胳膊,将她从唯一的缺口推去。

    “你去抄经书,抄那些你不熟悉的,尽量一次性全部都抄完。”

    容情有些犹豫,可转念想想,两个全部待在这儿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搏一把。

    “好,你小心,别硬碰硬,可以跟它们周旋。”

    “知道。”

    同一时刻,容家主去医务室的途中顿住了脚步。

    默了几面后,他对管家道:“向大房透露容情去了禁地的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