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69章 很痛苦是不是?
陆西弦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眼中透着坚定的光。

    “好,我会把妈咪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说完,他附身推开女儿,将她送到了江酒身边,“爹地妈咪不在的这段时间,一定要乖乖听大伯跟伯伯的话。”

    “嗯。”

    陆西弦深吸了一口气,与江酒对视一眼后,大步离开了书房。

    江酒缓缓蹲身,用指腹擦掉小丫头脸上的泪珠,笑道:“你爹地是陆家最拔尖的子孙,

    你妈咪也是容家最出色的嫡女,坚强点,加油与病魔抗争,等待爹地妈咪回来的那一日。”

    “伯母,我爹地妈咪会平安回来的对不对?”

    江酒扬了扬眉,不答反问:“乐乐,你在希腊有没有听说过伯母这一年来都干了什么?”

    小丫头连忙点头,眼里泛着崇拜的光。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在我眼里,伯母比妈咪还要厉害,比所有人都要厉害。”

    江酒揉揉她的脸蛋,笑道:“那不就得了,悄悄告诉你,伯母比现在表现出来的还要厉害哦,

    外界只扒了伯母一部分的身份,还有一些是他们不知道的,所以你应该相信伯母,

    既然伯母已经来了希腊,那你大可以把心放进肚子,我敢保证,你爹地妈咪不会有事的。”

    小丫头浮躁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乖巧的窝在她怀里,拿着小脸蛋蹭着她的脸。

    在乐乐看不到的地方,江酒眼里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她真的能保证容情跟陆西弦能平安无事么?

    不。

    她无法保证。

    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如果容家公然与她开战,她能保证他们死无全尸。

    但若是来阴的,她很难掌控。

    容大爷不容小觑,毕竟在容家的权利中心扎根了那么多年。

    如今他又先发制人,控制了容家主所有的势力,单凭一个容情……

    而且她心里还有一个担心,她总觉得那位容家主不是真心想要将家主之位交给容情。

    若是那样,那他极有可能会在容情与容大爷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捅她一刀。

    被自己亲生父亲背弃,这比任何打击都要沉重。

    不过现在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但愿一切顺利吧。

    …

    郊区古堡。

    会议室内。

    白开正在跟几个旧部谈白家的事。

    “二少爷,这两天家族的气氛有些怪异,那毒妇突然病重,闭门不出,

    如今由她的弟弟代为掌权,怎么说呢,我总感觉家族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对对对,我也有这样的错觉,二少爷,该不会是内部出什么事了吧?”

    “二少爷,如今时机已经成熟,我想咱们应该可以反击了。”

    “不错,趁那毒妇病重,她将权利交给了她弟,咱们完全可以取而代之。”

    “是的,咱们反击吧。”

    白开摆了摆手,淡声道:“时机不到,再等等,如果我们现在就出手的话,

    那只能动用咱们自己的势力,毕竟容北川那边还没有完全吞噬二房顺利掌权,

    可我们要是动用自己的势力跟那毒妇火拼,极有可能会遭到重创,元气大伤,

    到时候容北川那老东西反扑过来,我们极有可能会被他给秒杀,这样担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所以我宁愿再等几天,等那老东西完全掌控了容家的势力,让他出力帮我对付那毒妇,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会坐收渔利,背地里给我们来那么一下。”

    “……”

    站在白开身侧的老者点了点头,认同道:“二少爷的顾虑是对的,你们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

    若我们跟那毒妇斗得两败俱伤,容北川那老东西极有可能会趁虚而入,

    到时即使我们赢了那毒妇,也逃不过容北川的算计,一番血战,势必会为别人做嫁衣。”

    白开摆摆手,淡声道:“就这么决定了,此事不必再议,换别的探讨。  ”

    “……”

    同一时刻,主屋。

    容韵准备进客厅,被两个黑衣保镖给拦住了。

    “容小姐,没有白先生的允许,任何人不准入内。”

    “连我也不行?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我现在可是你家主人的座上宾。”

    保镖无动于衷,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容韵被气笑了,缓缓捏紧垂在身侧的拳头。

    “是你们逼我的。”

    呢喃一句话,她猛地一抬手,阵阵清香弥漫开来。

    下一秒,两个保镖便失去了知觉,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

    容韵冷冷一笑,容情欺负她也就算了,毕竟她技不如人。

    这两个狗东西算什么东西,也敢挡她的道?

    可笑!

    没了阻碍,她大步走进了客厅。

    前往二楼的途中,陆陆续续又有几人试图拦她,都被她给放倒了。

    一路来到主卧室,她的拳头捏得更紧了。

    在容情那贱人面前受气也就是算了,如今她跟了白开,没想到还有受气。

    白月光么?

    呵!

    但凡是会威胁到她地位的,她通通都不会放过。

    虽然她不爱白开,但白氏主母的位置,非她莫属。

    留着这个白开心中的白月光,不是存心膈应自己么?

    能弄死的,她绝不会留着过夜。

    ‘咔嚓’

    房门推开,她踱步走了进去。

    看到床上那四肢被束缚的女人,她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阴毒的笑。

    原本她还有些担心呢,怕这位以炼毒闻名的毒女对她用毒。

    如今看来,杞人忧天了。

    “啧啧啧,这不是咱们名扬国际的魔女火影么,以前那么的不可一世,居然竟然沦为了男人的药物,

    可悲可叹,也可怜啊,我要是你,被人当狗一样圈着,非得撞墙不可。”

    火影缓缓睁开了双眼,冷睨着她,讥讽道:“把你绑成这样,你能撞墙么?”

    “你……”容韵磨了磨牙,冷笑道:“还在想着你那情郎过来救你呢?

    我劝你别天真了,殷家放出消息,说殷允即将与曾小姐联姻,两人马上要喜结连理了。”

    火影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两下,眼眸深处划过一抹黯淡又悲伤的光。

    原来他那晚在电话里说的,都是骗人的。

    容韵狞笑了起来,“很痛苦是不是,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能让人致命的迷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