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988章 坠湖,算计!
陆夜白正倚靠在人工湖旁的柳树上沉思,突闻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下意识转身望去。

    入目处,一抹纤细的身影正朝这边走来。

    如今已是黄昏,夕阳余晖从天幕洒落下来,将整个天地都笼罩了一片彩光之中。

    原以为是江酒,可看清来人的模样后,他下意识蹙起了眉头。

    换做别人,他或许会冷眼相向,直接喝斥对方退出去。

    可这女人是火影,能拐走殷允,让那小子别再对着他媳妇儿死缠烂打的火影。

    就凭这点,他可以一改对所有女人的冷漠,好言相向。

    “火影小姐,你找我有事?”

    对方没回应他。

    仔细一看,就见她双目空洞,直视着前方的虚空,眼眸找不到任何的焦距。

    她这是?

    梦游?

    或者出现了幻觉?

    愣神间,视线内的女人已经走到了湖边的缺口处。

    接着,她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白开,别碰我,你别碰我,我死也不会让你再折辱我的。”

    说完,她直接纵身一跃,扑通一声扎进了湖水里。

    这女人明显不会游泳,入水后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眼下正是饭点,佣人都在忙着手头的事情,所以这人工湖旁几乎看不到人影。

    陆夜白陷入了两难之境,到底要不要跳下去救她呢?

    殷允是为了救江酒才中毒的,而为解殷允体内的毒素,火影不惜牺牲自己去跟白开做交易,最后弄得遍体鳞伤。

    说到底,他跟江酒要负主要责任。

    如果今日眼睁睁地看着她死,事后别说殷允了,就是江酒也不会原谅他。

    权衡利弊后,陆夜白见水里的女人已经彻底淹没了,也不敢再耽搁,直接纵身跳进了水里。

    容韵是懂水性的,可她没有施展出来。

    她跳湖就是想逼着陆夜白下来救她,她要是自己游上去,那还折腾个什么劲儿?

    她知道,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个男人不会让江酒以外的任何女人靠近他,她想要与他离得近一些,就知道耍手段。

    眼看着自己整个身体都沉入了水里,岸上的男人依旧无动于衷,其实她心里是很慌乱的,在犹豫着要不要自己翻上去。

    一连呛了几口湖水后,她甚至开始发力,准备冲出水面。

    可不等她有所动作,耳边传来扑通一声,接着便是巨大的浪花在周身炸开。

    眼前的视线很模糊,但她还是看到一抹修长的身影正朝她迅速游过来。

    来人工湖的时候,她仔细观察过了,四周无人。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跳水的,一定是陆夜白。

    陆夜白来救她了。

    那个倾慕了数年的男人,他真的来救她了。

    巨大的喜悦充斥着容韵的感官,她甚至顾不得装旱鸭子了,借着浮力迎了上去。

    “殷允,救我,救我,呜呜呜。”

    她一边哭,一边扑进了陆夜白的怀里。

    陆霸总眼里闪过一抹暗沉的光,下意识想要将她甩开。

    可当他看到她一边说话,一边呛水,整个人都在翻白眼的时候,忍不住咒骂了一声,然后箍着她的腰窜出了湖面。

    空气倒灌而入,腹腔里那股压迫感渐渐退散了。

    容韵想着要不要直接昏死过去,然后逼着这男人给她做人工呼吸。

    可转念一想,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陆夜白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禁欲薄性,他将所有的柔情都给了江酒,也仅限于江酒。

    或许他会碍于殷允的面子救她,但他绝不可能对着她做那种亲密的事儿。

    她要是就这么昏死过去,接下来就没法施展后面的计划,而今日这份罪,也白遭了。

    与其那样,不如装作将他当成殷允,对他……

    想到这儿,她猛地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八爪鱼一般挂在了他身上。

    “殷允,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呜呜呜,我好难受,好难受。”

    说完,她倾身就朝他薄唇逼近。

    陆夜白面色一沉,连带着周身的温度也下降了几分。

    “火影小姐,请自重。”

    说完,他伸手抵在她的肩膀上,逼着她往后仰了几公分。

    “如果你还没清醒的话,我不介意再将你摁回水里醒醒脑。”

    瞧!

    这就是陆夜白。

    眼里没有怜惜的光,就连说话的语气都那么凉薄。

    她终于知道为何有那么多女人将江酒视为死敌了。

    就凭她独自霸占着这完美又强大的男人,便足以刷爆所有人的仇恨值。

    “陆,陆先生,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刚才这是怎么了,我,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吧?”

    陆夜白不想跟她废话,一手拽着她的胳膊,一手朝岸边游去。

    容韵舍不得他的怀抱,舍不得他的气息,可也不会看过分的反抗,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陆夜白将她拉上岸之后,扶着她靠在了树干上。

    他刚准备起身,地上的女人突然拽住了他的胳膊,“陆,陆先生,我刚才梦游的事,别告诉殷允,我怕他担心。”

    陆夜白的眉宇间闪过一抹不耐烦,刚准备抬头说些什么,眼前突然一花。

    透过夕阳,他似乎看到了那张印入他灵魂深处的娇颜。

    “酒酒……”

    听着他的爱昵,容韵的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阴笑。

    她研发的能令人产生幻觉的迷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人能扛得住。

    心中越是深爱,这迷药的效果就越强,也就越容易深陷其中情难自禁。

    下水前,她在身上涂满了迷药,刚才通过亲密接触,一些药性被他吸入了体内,他迷失本性是正常的。

    除非他不爱江酒,除非他心中无女人。

    否则不管他爱的是谁,种了这迷药之后都会出现心爱之人的容颜。

    虽然当江酒的替身挺恶心的,但今晚过后,她就有了与江酒平起平坐的资本。

    即便最后他不接受她,他与江酒也再无可能。

    “夜白,是我,你爱我么?”

    陆夜白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抚摸上了她的脸蛋,“爱,我这一生只爱你。”

    容韵勾住了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道:“夜白,那边的花丛好美,咱们过去好好爱一场吧。”

    夜白?

    霸总拧了拧眉。

    眼里划过一抹疑惑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