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04章 你又坏我好事!
凉亭背面,被江酒硬拽而来的殷允听到这番话后,猛地顿住了脚步。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凉亭内的‘火影’,眼里泛起了疼痛的光。

    怎么可能?

    火影怎么会逼着别的男人娶她?

    曾几何时,她追着他到处跑,说这辈子非他不嫁,如今……

    殷允受不了她这样的转变,踱步就准备冲进凉亭当面问清楚。

    江酒见状,连忙伸手拽住了他,压低声音道:“再等等,如果她真是火影,就不会轻易让别的男人娶她,

    殷允,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么,不错,她确实经历了一些苦难,

    但因为这点苦难就彻底变了性情,说不通的,所以你稍安勿躁,看看她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殷允额头的青筋暴突着,强压下心里的冲动后,铁青着脸靠在假山旁。

    凉亭内,陆夜白听了容韵那句‘我要求你娶我’后讥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脸大。

    自己什么逼样,她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那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她应该比谁都清楚。

    如今恬不知耻的命令他娶她,呵,他惹了那么多桃花,只有这一朵最奇葩,也最可笑。

    “那晚发生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所以别再用这种话来恶心我了,

    这里就咱们两人,你也不要再演了,没那个必要,我今日约你出来是诚心想要跟你解决此事,

    若你还执迷不悟,那我只能用强硬的手段逼你说出那晚的真相了,

    火影小姐,你不是深爱殷少主么,眼巴巴的跑过来勾引我,这就是你的一往情深?”

    容韵死死攥着拳头,眼里划过一抹不甘之色。

    她是想攀附陆夜白的,尤其是得知他与江酒闹掰后,她就更加想要拿下他。

    可这个男人太过睿智,一口咬定那样没碰她。

    如果她强行将罪名安在他身上,只会适得其反,让他彻底厌恶上她。

    而且事情一旦闹大,让殷允知道她有了别的心思,恐怕会起疑,继而失去这把保护伞。

    不,她不能失去殷允的庇护,在没有彻底拿下陆夜白之前,她还需要殷允罩着她。

    权衡了利弊之后,她眨了眨眼,从眼眶里挤出了两滴泪水。

    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夜白,哽咽道:“那,那晚是我梦游,把你错当成了殷允,

    事后我担心殷允看到那一幕后误会我是那种轻浮的女人,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

    陆先生说得对,那晚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是我太害怕殷允误解,所以才将你拉下了水。”

    陆夜白冷冷一笑,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殷允突然从凉亭背面跃了上来。

    容韵一见是他,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殷,殷允……”

    不等她说完,殷允直接冲上来,一把扣除了她的手腕,恶狠狠地道:“你口口声声说陆夜白欺负了你,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

    梦游?把他当做了我?呵,你这理由够跛脚的,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了,

    说,你到底是谁?火影又在哪里?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容韵的心陡然一沉。

    殷允居然怀疑她不是火影,怎么可能?

    她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而且她还对这男人使用了迷香,他现在对她深信不疑。

    怎么突然之间又怀疑她不是火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才离开几分钟而已,中途究竟发生了什么?

    “殷,殷允,你说什么呢,我为何听不懂?我是火影啊,那个追逐了你数年的火影。”

    殷允冷睨着她,目光与她对视,似要穿透她的瞳孔,一眼看穿她的内心深处。

    “是吗?你还知道你追逐了我数年,可你转眼就生出了嫁给其他男人的心思,

    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至死不渝吗?还真是短暂又廉价,让我大开眼见啊。”

    容韵彻底急了,伸出另外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胳膊,可怜兮兮地道:“我没想过嫁给别人,刚才……”

    不等她说完,殷允直接摆手道:“要我相信你是火影也行,把三年前我送给你的那一把匕首拿出来给我看看。”

    匕首?

    什么匕首?

    她又不是火影,哪来的匕首给他看?

    “匕,匕首啊,我不小心给弄丢了,你也知道,我向来心大,有时连自己的命都护不住呢,更别说一把匕首了。”

    殷允听罢,连连后退了数步,满脸警惕地看着那张与火影一模一样的脸。

    “三年前我对你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么可能会送你匕首?

    蠢东西,你露馅了,说,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充火影?”

    容韵狠狠一磨牙。

    她每走一步都谨慎小心,没想到还是掉进了陷阱。

    怎么办?

    她该怎么脱身?

    他们应该只知她是冒牌货,还不知她是容韵。

    只要她能想到法子逃出去,就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倘若落入他们手里,怕是插翅难逃,这辈子也难以再见光明。

    想到这儿,她心一横,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花粉,然后猛地从陆夜白殷允二人撒去。

    这玩意虽不致命,但能够短暂的迷惑人的心智。

    只要她控制住了他们其中一人,那她今日便能全胜而退。

    当那些花粉即将靠近陆夜白跟殷允面前时,两人的身后又传飘来了一阵花香,与对面扑过来的花粉碰撞在了一起。

    接着,那股诡异的香味渐渐消失了。

    容韵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轰出去的致命一击就这么被拦下来了,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死灰斑的绝望。

    下一秒,容情略显讥讽的调侃声响起,“就你这点小伎俩,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容韵,虽然这些年我不愿跟你争,但事实证明你一直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收起你那些阴毒的招式吧,在我面前你讨不到任何的好,反而还让自己变成了一个跳梁小丑。”

    原本容韵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期盼着他们没有看出她的真实身份,她还能有一线希望逃出去。

    可如今她的身份被容情直白的捅出来,后路彻底被葬送了,她怕是再无翻身之日。

    “容情,你又坏我好事,我要杀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