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19章 可以坑妹婿!
陆西弦整个人都裂开了,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他,他一开始就打着坑我入局的主意,他,他还是不是人?爹地,我救救我,救救我啊,这偌大的陆氏,我管不住啊。”

    堂堂第一家族,子息盘根错节。

    且不说那成片成片的族人,单单陆氏财阀这个跨国大企业他就顶不住。

    尤其是家族企业在大哥手里翻了几翻,比之前更庞大,产业链也更广泛。

    他一个刚上道的半吊子,怎么执掌偌大的陆氏?

    陆父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轻飘飘地道:“家族已经交给你们两兄弟了,要么他坑你,要么你坑他,

    很明显,你段位不够,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坑惨了,那就老老实实接管家族吧,

    现在管不住也没关系,等渐渐适应了,也就上路了,你还年轻,不急,慢慢来。”

    “……”

    陆西弦都想吐血啊。

    这是什么破兄长,坑起老弟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亏他还暗自感谢了他好一阵子呢,没想到黑心至此。

    他可是他弟,一母同胞的亲弟,怎么能这么坑呢?

    “不行,这烂摊子我可不接,好不容易追到媳妇儿,我还打算陪着老婆孩子游山玩水,

    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呢,我是有多想不开,从他手里接了这烫手山芋。”

    说完,他疾步冲出了书房。

    陆父看着敞开的房门,直接被气笑了。

    别的名门望族子孙为了家主之位,争得头破血流。

    他两个儿子倒好,都把这滔天的权势当成是麻烦累赘,恨不得有多远避多远。

    “臭小子,等你们没了权势,寸步难行的时候,就该知道大权在握何等重要了。”

    陆夜白走出主屋后,对一旁的阿坤道:“备车,去黎家别墅。”

    阿坤摸了摸鼻子,讪笑道:“陆总,夫人半个小时前离开了黎家别墅。”

    陆夜白猛地顿住脚步,眯眼看着前方的园景。

    默了片刻后,淡声道:“几个月没去拜访外祖父跟舅舅了,备车,去秦家。”

    “……”

    要不是夫人去了秦家,别说几个月没拜访老爷子,就是几年,您老怕是都想不起来。

    两人这一耽搁,倒让陆西弦追了上来。

    “大哥,把话说清楚再走,当初咱们明明说好的,我只借你的家主之位追媳妇,完事后就还给你,你答应了的,如今可不能出尔反尔。”

    陆夜白嗤嗤一笑,“你当权利更替是过家家呢?既然从我手里接管了家主令,那你就是新一任的家主。”

    陆西弦一噎,好半晌过后才瞪眼道:“是你算计了我,这个做不得数。”

    陆夜白盯着他瞧了片刻,轻轻地笑了起来,“我算计了你,你也可以去算计别人啊,

    婷婷不是看上了个有本事的么,人家还是修罗门的副门主呢,

    未来妹婿找你求娶,你趁机坑他一把他敢说什么不成?最后还不是任你拿捏。”

    陆西弦愕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这样也行?

    不过转念一想,确实挺行的。

    让他大哥松口把家主令收回去难如登天,可坑妹夫应该不难吧,毕竟那小子还要娶他妹呢。

    他敢不接陆氏的家主令,他就绑着妹妹不让他娶。

    心里有了主意,他也就不拦亲哥了,不但不拦,还朝他拱了拱手,“多谢大哥提点。”

    “……”

    …

    萧家别墅。

    客厅内。

    萧母小心翼翼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傅璇,试探性的问:“璇璇,你跟萧恩后天就举行婚礼了,你父母兄长会来吧?”

    如果傅氏夫妇屈尊来观礼,那她萧家的脸可就足了。

    傅璇轻轻抚摸着小腹,红唇微勾,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慢悠悠地道:“父亲去国外访查了,回不来,不过我妈咪跟我哥哥会来观礼的。”

    傅先生日理万机,来不了是正常的,萧母倒是没多大失落。

    只要傅夫人跟傅大少能来就够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命人为你母亲跟兄长安排住处,到……”

    “不用了。”傅璇很不客气的打断,丝毫不给萧母留脸面,“他们身份尊贵,来海城自然住官邸,

    萧家可拿不出比官邸更奢华的住处来招待我母亲跟大哥了,你还是别瞎折腾,也别丢这个脸了,

    要不是看在萧恩的面子上,我才不会委身下嫁萧家呢,你们能得我这个儿媳妇,是你家几世修来的福气。”

    萧母心里憋着气,脸上却还在强颜欢笑。

    她在这丫头面前哪有婆婆的威严?被她踩在脚下肆意践踏,脸早就丢光了。

    这贱丫头最好祈祷能帮莫家解决困难,否则她以后有她好看的。

    “是是是,萧家能娶到你做媳妇儿,是萧家的福气,以后萧家由你做主,你想要什么,尽管提。”

    傅璇拨弄了一下指甲壳,一点儿也不客气,直言道:“我想要萧恩回来陪我,

    明天我就要搬去官邸住了,他德亲自送我过去,婆母如果闲得慌,就想办法让萧恩回来一趟吧。”

    “……”

    自己没本事,看不住男人,每次都威胁她,可恶。

    “好,我这就去给萧恩打电话。”

    说完,她猛地站起身,大步朝外面走去。

    傅璇看着萧母气得直发抖的背影,心情大好。

    婆婆又如何,还不照样被她踩在脚下践踏。

    只要傅家不倒,她在萧家便能耀武扬威,这老不死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

    陆夜白匆匆赶到秦家,得知江酒正跟秦衍在凉亭品茶,他又连忙朝花园赶去。

    只不过刚出主屋就被秦老爷子派人给拦住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忍着心里的酸泡泡,老老实实去见老爷子。

    老爷子见到他的时候,看他紧绷着俊脸,不禁笑骂道:“你是表兄,他是表弟,你就不能让着他一点?”

    陆夜白皱了皱眉,立场十分坚定,冷幽幽地道:“其他的东西我都能让,包括外祖父给我的势力,

    但女人让不了,她是我的妻子,即便亲表弟,我也不会给他任何的可乘之机。”

    老爷子无声一叹,“他的腿废了。”

    陆夜白寸步不让,“我可以废自己一条腿赔给他。”

    老爷子一下子怒极,指着他臭骂道:“混账东西,他要你的腿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