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37章 无奈妥协!
江酒死死捏着手里的手机,眸中迸射出了森冷的杀意。

    萧恩还是太过情敌了,这才被傅璇先发制人,狠狠摆了一道。

    “陆夜白,这……”

    陆夜白摇了摇头,叹道:“即便咱们能救小左,也没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救出来,

    傅璇之所以到这个点才告诉黎晚绑架小左的事,就是想看他们无计可施不得不妥协的模样,

    如今萧恩若是想救自己的儿子,怕是只能认命,乖乖与傅璇完成接下来的婚礼仪式。”

    江酒磨着牙,一字一顿道:“强求来的东西,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有什么用?”

    “呵,你难道还妄想跟一个已经发了疯的女人讲值与不值么?

    没用的,她只想达成所愿,至于过程跟结果对她而言不重要,

    而且她应该已经知道黎晚还活着的消息,也猜到今日会发生什么,

    如果不主动出击,她就会万劫不复,所以今日这场劫,他们几个局中人都逃不掉。”

    江酒瞬间卸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红着眼眶道:“这让黎晚如何接受啊?”

    “唉!”

    两人谈话的间隙,傅璇已经走到了萧恩的面前。

    傅二叔将傅璇交给萧恩,悄悄退下礼台后,牧师便开口说话了,“萧……”

    不过未等他把话说出口,萧恩就摆手打断了。

    “慢着,在婚礼仪式开始之前,我有些东西想要给各位瞧瞧。”

    这话一出口,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宴会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毕竟是新郎官开的口,所以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他射去。

    傅璇死死揪着婚纱的裙摆,眼里泛起了泪花。

    她走在红毯上的时候还在想,如果他肯老实跟她举行完婚礼仪式,她便放了那小孽障,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如今他一喊停,她就知道他不是真心想要跟她举行婚礼的。

    他不过是想借助这个机会狠狠羞辱她,让她颜面扫地,再无翻身的可能。

    萧恩啊萧恩,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我也有几句话想悄悄跟新郎说呢,既然已经耽搁下来了,那就等会儿吧。”

    说完,她也不等萧恩开口,倾身凑到他耳边,低语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别白费心思了,

    今日这个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当然,如果你不顾那小孽障的死活,那就当我没说。”

    萧恩冷冽的目光直扫向她,“你这话什么意思?”

    傅璇冷冷一笑,“就是你理解的意思,你儿子,在我手里,十分钟内如果不举行完仪式,你必会见到他的尸体。”

    萧恩身形巨颤。

    他死死盯着她的眼睛,从她眸中看到了森冷的杀意。

    这个女人,不是在说笑。

    如果小左在她手里,而他让她生不如死,她一定会弄死小左的。

    该死的,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明明瞒得严严实实的,这女人为何会弄这么一出来逼迫他?

    “你早就知道我今日没打算真的娶你?”

    傅璇眼眶里的泪水越发浓密,之前不过是猜测,如今从他嘴里得到证实,仍旧心痛如绞。

    这场婚礼,还真是他一手导演,全然没有真心。

    “防范于未然罢了,我知道你不想娶我,所以挟持你儿子,加大筹码,

    走红毯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后悔,怕你是真心想要跟我成婚,而我却算计你,

    如今想想,真是可笑,我那么做,完全是对的,我也无比庆幸我未雨绸缪了。”

    萧恩沉着脸,神色紧绷,正处在动怒的边缘。

    “你,很,好。”

    傅璇悲凉一笑。

    她也不想算计他,可肚子里的孩子都是算计来的,他们之间,还剩什么真心实意?

    既然横竖都是靠算计,那就算计个彻底吧。

    “已经过去三分钟了,还有七分钟,你确定要在这儿浪费时间么?”

    萧恩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腹腔里翻卷的怒火,咬牙道:“我怕你在诓我。”

    傅璇后退两步,对一旁的贴身保镖道:“把我准备的继续给姑爷看看,看完之后,咱们就可以举行婚礼仪式了。”

    “是。”

    贴身保镖走上台,挡住了下面所有人的窥视后,这才将托盘里的手机打开了。

    萧恩看着屏幕上的照片,瞳孔剧烈收缩着。

    确实是小左。

    确实被挟持。

    而且身上还血迹斑斑。

    “这张照片属下已经发给黎二小姐了,姑爷,你请便,属下劝你别抱太大希望,否则小少爷会死不瞑目的。”

    萧恩死死握着拳头,一连说了三个好。

    “司仪,牧师,走婚礼流程。”

    痛定思痛后,萧恩还是妥协了,婚礼照常。

    他不能拿自己的儿子去赌。

    坐在嘉宾席上的傅戎看到这一幕,微微眯起了双眼。

    看来他这妹妹的执念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逼萧恩妥协,想必是极其不光彩的做派。

    ‘我愿意’

    ‘我愿意’

    伴随着两声我愿意,交换戒指,婚礼完毕,他们便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

    台下一片鼓掌声道贺声,热闹非凡。

    萧恩却无暇顾及这些,将戒指套在傅璇手上后,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宴会厅。

    傅璇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

    她就不信他跟黎晚还能守在一块儿。

    他们要是再敢纠缠,她就命新闻媒体抨击那贱人是不要脸的第三者,看她日后还如何在海城立足。

    萧恩刚离开宴会厅,江酒与陆夜白立马紧随其后。

    几人在外面的走廊上碰了面。

    “你去哪儿?”江酒冷幽幽地问。

    她心里确实有气,如果不是萧恩大意,也不至于着了傅璇的道。

    如今被逼着完成婚礼仪式,他跟傅璇在外人眼里就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以后黎晚要是再跟他有任何纠缠,外界铁定会骂她是第三者。

    萧恩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善,颔首道:“我去找黎晚,跟她解释一下,我不想让她误会。”

    “愚蠢。”陆夜白冷着脸呵斥,“你是今日的新郎,外面无数记者狗仔盯着你,

    即使你能甩开他们,能甩得开傅璇安插在暗处的眼线么?

    如果甩不开,你贸然去见黎晚被拍,外界该如何去看待黎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