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42章 她挟持了你师父的儿子!
江酒看着她的肚子,神色一片复杂。

    如果一个多月前发生的那些事儿是有人刻意安排的,那叶冉腹中的胎儿就不一定是霍斯他堂兄的。

    天知道阴谋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不定那晚跟她发生关系的就是霍斯呢,毕竟叶冉深爱霍斯,若要她与别的男人发生关系,大概是抗拒的。

    就比如她,即使她喝醉了酒,大抵也不会让除了陆夜白之外的任何男人触碰。

    这是发自内心的抗拒。

    她想无论是她还是叶冉,都该有这样的感觉。

    当然,这话她现在不方便说,免得给了她希望,最后又带来绝望。

    在没有查清当日之事的真相前,她不管妄加定夺。

    倘若老天爷真的打算作弄他们又该如何?

    从希望到绝望,只不过是一字之差,但落在人的身上,那将是难以承受的疼痛。

    “冉冉,你现在月份还小,不宜流产,很伤子宫的,不过你若对未来的子嗣没有任何期待,那当我没说。”

    叶冉面色一白,抖着声音问:“你这话什么意思?流产会影响到我以后的生育么?”

    江酒点点头,故意将情况说得严重些,“月份太小就流产,会伤到子宫的,轻则日后不能受孕,重则会引发子宫癌。”

    话落,她又补充道:“如果你执意要做手术,我也不会推迟阻拦的,这就命人去准备。”

    叶冉有些犹豫。

    她不想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不过想到她与霍斯再无可能,又不禁苦笑,“没了心爱之人,这辈子做不做母亲又有何区别?

    罢了,不是自己的终归留不住,酒酒,为我安排手术吧,我不想一错再错下去了。”

    江酒轻叹了一声,不再多劝,颔首道:“我命人准备一番,不过这两天可能没空,你能否等两日。”

    叶冉想了想,试着道:“要不我去中心医院?”

    “不行。”江酒想都没想直接反对,“我亲自给你做手术,或许能帮你保住子宫不受损伤,

    但你若去医院,以他们的医术,你只能听天由命,叶冉,你还年轻,别这么糟践自己。”

    “可……”

    “别可可可的了,你若把我当朋友,就听我的,况且外界现在不知道你的情况,只当你是在养病,

    你若去医院落胎,可有想过是什么后果?以前你跟我说过,演戏是你的爱好,难不成失恋了还要将自己热爱的也一并丢了么?”

    江酒这么拦着她,其实是另有打算的。

    她想等她腹中的胎儿再大些后针刺取样,然后跟霍斯做亲子鉴定。

    若孩子是霍斯的,那有些悲剧就能避免,也能还叶冉一个清白。

    退一万步讲,若孩子真不是霍斯的,她暗中做鉴定,绝不会让叶冉知道,届时再顺着她的意把孩子打掉。

    不过做这些事儿的前提是必须给她充足的时间,所以落胎之事能拖一日便拖一日吧。

    叶冉听完她这番话后,缓缓抚上了自己受伤的脸,自嘲一笑,“演戏?我如今这副鬼样子,还有哪个公司哪个剧组会要我?”

    江酒拍拍她的脸,笑道:“我有法子让你恢复如初,别忘了我是神医无名氏,别的没有,疗伤祛疤的药多得是。”

    叶冉神色平淡,没有半丝喜悦。

    她若真在乎这张脸,当初就不会毁了它。

    “你去忙吧,我再等几天,虽然肚子里这块肉让我恶心,但也不是非得立马弄掉不可。”

    “好,那我走了,你如果闲着无事,就去主屋找小瑾,她刚来沈家,身边也没个朋友。”

    “嗯。”

    送走叶冉后,江酒回房去找陆夜白,准备跟他一块去主屋用早餐。

    走进房间,见陆夜白沉着脸靠在落地窗前,清晨阳光照射在他身上,驱散不了他周遭的寒气。

    这是……出事了?

    在她面前,他鲜少露出这样的神色。

    “怎么了?”

    “中东那边传来消息,说局势很严峻,我基本可以断定黑豹与你师姐联手了,

    她倒是聪明,知道自己来海城奈何不了你,所以尽可能的在中东闹出大动静,

    那边的天一旦捅破,咱们不可能坐视不管的,毕竟你我是修罗门跟暗龙的掌权者,

    只要咱们过去,那边是她的地盘,游戏怎么玩,就由她说了算,咱们只能被动拿捏。”

    江酒淡淡一笑,伸手抚摸着他蹙成川字的眉宇,笑道:“不过是个女人罢了,你又何必放在眼里?”

    陆夜白抿着唇,俊脸紧绷着,欲言又止。

    江酒再了解他不过,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立马猜到他的话没说完,“不对,中东的局势,你早就知道了,

    这段时间也没见你这般凝重,如今突然这样,应该是有了变数,说说吧,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夜白沉声问:“你师父是不是有个儿子?”

    “嗯?”

    江酒被他给问懵了。

    她有很多师父,集百家之长也不为过。

    他乍然一问,她还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陆夜白补充道:“教你易容术的师父。”

    “……他呀,嗯,确实有个儿子,不过他儿子心思不在易容上,所以他才没将易容术传授给他,

    说来也惭愧,我拜鬼面为师三载,却从未见过我那师兄弟,只听说他经商,其他的一概不知,我也没调查过。”

    道不同不相为谋嘛。

    如果他当年继承他父亲的易容术,他们师兄妹自然能见着。

    但他不感兴趣。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他真的继承了他父亲的易容术,大概也就没她什么事了。

    毕竟传承衣钵的人一个就够了,多了便是同室操戈。

    “无面挟持了你师父的儿子,此举怕是要逼你去中东。”

    江酒怔了怔,诧异过后是浓浓的嘲讽,“呵,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自从我知道她觊觎我手里的众生相,我就没打算放过她,

    她帮助黑豹,就已经透露了她的品行,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样的人不能留。”

    陆夜白冷笑道:“她大概以为你很看重众生相,不想去中东冒险,所以才挟持了你师父的儿子逼你现身,你有什么打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