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48章 后妈虐待继子?
黎父一噎,撑着双眼死死瞪着他,气得浑身轻颤。

    他这么给自己脱罪也没错,法律上不承认,自然不是夫妻。

    可他就看不惯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他闺女。

    他的女儿,那么优秀,年龄轻轻就成了国际最有影响力的医学家,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找不到,栽在这小子手里,他替她不值。

    ‘噔噔噔’

    楼梯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人齐齐朝旋转楼梯看去。

    见黎晚匆匆下来,黎父忍不住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他那么伤你,你还眼巴巴的贴上来。”

    萧恩嘿嘿一笑,快步迎了上去,“晚晚,我就知道你不会跟我置气的,嗝。”

    黎晚瞪了他一眼,抬手将他伸过来的爪子给拍掉了。

    “别闹,马上就要出大事了。”

    萧恩醉眼朦胧,似乎没听明白她的意思。

    黎晚也不跟他废话,踱步走到茶几前,端起黎父喝了一半的茶水,猛地泼到了萧恩的脸上。

    黎父冷哼道:“活该,嗯,这才是我闺女嘛,受了委屈就该发泄出来,闷在心里多难受。”

    黎晚没理他,看着满脸沾满茶水,鼻尖甚至贴着一片茶叶的萧恩,蹙眉问:“清醒了么?”

    萧恩甩了甩脑袋,醉意渐渐退去,眼前变得清明起来。

    “晚晚……”

    黎晚见他目光变得明亮,这才转入正题,“刚才酒酒给我打电话,说傅璇离开了萧家,正往别院方向赶来,

    你母亲还买通了不少记者,让他们半个小时后来别院集合,说有大瓜透露给他们,

    萧恩,你知道我暴露在世人面前是什么后果么?你觉得我能抵挡得住那些闲言碎语么?”

    萧恩彻底醒了酒,面目清冷地看着黎晚,咬牙问:“你确定?”

    黎晚怒道:“自从傅璇知道我还活着后,江酒便派人监视她,她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江酒的,

    如今你怀疑事情的真实性,是不是质疑江酒的说辞?亦或者傅璇在你眼里是圣母,不会干出这等龌龊之事?”

    萧恩抚了扶额,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先不说这个了,我命人送你离开,现在你还不能露面。”

    说完,他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黎晚对着他的背影道:“我跟小左去国外,你不必跟着了,什么时候解决了傅璇,什么时候再谈咱们的事。”

    萧恩猛地顿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蹙眉问:“你要出国?”

    “不然呢,等着被你母亲跟妻子宰割么?”

    “可是……”

    不等萧恩说完,黎父豁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我今晚就送我女儿跟外孙出国。”

    “……”

    一旁的黎芸笑着对萧恩道:“晚晚在外人眼里已经是个已死之人,如今她未死的消息已经被傅璇得知,

    为了打压晚晚,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对外证实这件事,晚晚留在国内百害而无一利,

    你就尊重她的选择吧,没了她在国内,你也好放开手脚去对付傅小姐,可懂?”

    萧恩自然是懂的,她分析得头头是道,但……

    “可……”

    “好啦,别可可可的了,再不疏散,咱们就要被记者围堵了,一旦让外界知道妹妹还活着,你大半夜的出现在妹妹这儿,世人怎么看待她?”

    萧恩强压下心里的不甘,大步走出了客厅。

    黎芸笑着对黎晚道:“你跟我去王室,届时我就对外宣称你没死,而是去王室秘密医治了,

    你福大命大,攻克了癌细胞,活了下来,如此便能圆了这个谎。”

    黎晚含泪看着黎芸,撕声道:“多谢姐姐。”

    半个小时后,傅璇抵达别院。

    原本她是想在外面等着记者过来后一块儿闯进去的。

    可她的车子刚停靠在马路边,就有几个黑衣人冲了上来。

    当她想要尖叫时,眼前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她人躺在别院的客厅内,四周围满了人,无数的闪光灯在室内响起。

    当看到自己衣衫凌乱的躺在地上,周围还有两个保镖时,她愕然。

    “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

    人群里的记者开始议论起来:

    “我们收到匿名信息,说这座别院里有劲爆的丑闻,啧啧啧,还真是丑闻啊。”

    “听说这座别院是萧先生前妻黎晚夫人的,她死后这座院子给了她儿子,小少爷经常来这儿居住。”

    “如今萧先生的新婚妻子跑来别院跟保镖厮混,真是好一出狗血戏码。”

    “这还真是个惊天大瓜啊,太劲太燃了。”

    傅璇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四周的记者。

    明明是来抓黎晚勾搭她丈夫的把柄,为何到最后翻车的是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小左从门外走了进来,苍白的小脸,身上有多处绑着绷带。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射了过去。

    “是萧家的小少爷,黎晚的儿子。”

    “小少爷,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小少爷,请问是谁给我们发的信息,引我们过来的?”

    “小少爷,请问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谁造成的?”

    小左站在门口,幽冷地目光落在傅璇身上。

    傅璇看着他那森寒的眸光,心里突然升腾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直觉告诉她,今晚怕是没那么容易脱身。

    傅璇硬逼着自己挤出一抹笑容,和善的问:“小,小左,你怎么在这儿?”

    小左收回视线,垂头看向自己身上的绷带,出口的话,石破天惊,“她虐待我,我身上的伤,都是她打的。”

    ‘轰’

    有什么东西在偌大的客厅里炸裂了一般,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惊骇之色。

    后妈虐待继子?

    卧槽!

    小家伙不管众人的反应,又继续道:“我父亲放不下我母亲,整日里买醉,就连新婚夜都没回家,

    这女人心里嫉妒,将对我母亲的恨跟对我父亲的怒全都发泄在了我身上,

    我这满身的伤都是她造成的,她为了报复我父亲,还跟这些保镖……我奶奶不敢得罪她,因为她是傅家女,

    无奈之下,她老人家只得给各位发信息,将你们引过来揭穿她的真面目,她真的好狠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