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61章 叶小姐流产了!
一听他提起这个,霍斯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

    都那样了,难不成还是假象?

    “嗯,迷迷糊糊就将她给……罢了,事已至此,我不想再说太多了,

    如今她有爱人有孩子,我又被迫跟徐倩绑在了一块儿,这一生,怕是无缘再相守了。”

    萧恩走到酒柜旁,伸手捞起一瓶烈酒走到他对面坐下。

    两人刚喝几杯,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个黑衣保镖。

    “霍先生,医院那边传来消息,称叶冉小姐腹中的胎儿没有保住,已经流产了。”

    ‘哐当’

    霍斯手里的酒杯滑落,砸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孩子没了?

    叶冉腹中的孩子……没了?

    愣了三秒后,他豁地起身,大步冲到那保镖面前,伸手揪住他的衣领,怒道:“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保镖硬着头皮重复了一遍。

    霍斯盛怒,抡起拳头朝他砸了过去,直接将他给砸飞了。

    萧恩不知道早上发生的事情,见霍斯这么愤怒,连忙冲上去拽住了他。

    “叶冉腹中的胎儿掉了也好,这样一来,你就有希望了,兄弟,老天又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可千万别再犯浑了,好好珍惜吧。”

    “你知道个屁。”霍斯忍不住爆粗口,“我在她腹部砸了一个被子,要是她流产,也是我害的,

    她那么在乎霍明,为了他不惜放下姿态来求我,如今他们的孩子被我弄死了,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原谅我了。”

    萧恩愣了三秒,待反应过来后,蹙眉道:“你太冲动了。”

    霍斯伸手揪了揪头发,他也不想弄成这样,可那会儿失去了理智,杯子就这么扔出去了。

    如今后悔还有什么用?

    “你别多想,我去医院看看,即便孩子掉了,也得确保她是否安全,女人小产很伤身的。”

    霍斯脱口道:“我跟你一块儿去。”

    “行,不过你得答应我,别在医院闹事。”

    “嗯……”

    …

    萧家。

    医务室内。

    萧母脸色苍白的靠在床头,她用死居然都无法逼儿子就范。

    今日就要开庭了啊,难不成她真的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长锒铛入狱么?

    “少夫人,您来了。”

    外面传来佣人恭敬的声音,拉回了萧母飘忽的思绪。

    抬眸间,见傅璇正扶着腰朝里面走来。

    “听说婆母昨晚上割腕自尽了,我以为能劝萧恩回头了呢,没想到他回都没回。”

    萧恩其实回来过,只是萧母那会儿陷入了深度昏迷,所以并不知道。

    如今听傅璇这么一讽刺,原本就苍白的脸越发惨白了。

    不过她能屈能伸,深知现在只有傅家能救她兄长了,放下姿态好言相劝总归没错。

    “阿璇,你救救莫家,救救你舅舅好不好,他今天就要开庭了,我找律师询问了一下,

    以他的情况,轻则无期,重则死刑,咱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是个乖孩子,我那么喜欢你,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咱们现在好歹是一家人了。”

    傅璇冷笑了起来,“一家人?你何时将我当成一家人了?

    要不是我对你有点利用价值,你会坑自己的儿子,害自己的孙子么?

    老太婆,你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我根本就救不了莫家。”

    萧母根本就不理会,拽着她的胳膊继续道:“阿璇,你救救莫家,我保证会让萧恩回心转意的。”

    傅璇一点一点掰开她的手指,冷漠道:“别说你哥哥害了人,就算没有,傅家也兜不住的,

    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从一开始我就是在骗人,因为你的要求我根本就办不到。”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她也掰开了萧母最后一根手指头。

    “婆母还是在家好好养身体吧,我会命人照看你的,至于舅舅那边,出了庭审结果我也会派人过来通知您一声的。”

    说完,她转身离开。

    萧母见她如此绝情,怒火瞬间上来了,对着她的背影咆哮道:“这里是萧家,萧家,还轮不到你一个新妇指手画脚,

    你再有能耐再有本事,也只是萧家的媳妇,孝顺公婆是你应尽的本分,你不能这么对待长辈。”

    傅璇走到门口后缓缓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道:“如今这个家还像家么,你丈夫走了,儿子走了,孙子走了,

    现在偌大的别墅,只剩你一个人了,若你老老实实听话,奉承我依附我,我会让你好过点的,

    若你还像现在这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孤苦无依。”

    “你你你……”萧母死死捂着心口,猛地呼吸了几下,身体一抖,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傅璇冷冷一笑,踱步走了出去。

    萧母看着她冷漠的背影,心里一片荒凉与绝望,她缓缓闭上了双眼,眼角淌下两行悔恨的泪水。

    她也不知道她在悔恨什么,就是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她在这世上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她有些后悔了,后悔对自己的儿子做那些事,后悔拆散儿子跟黎晚,更后悔去害自己的孙子。

    那是她的亲儿子亲孙儿啊,她对他们都做了些什么?

    “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错了呀。”

    偌大的病房内回荡着萧母凄厉的忏悔,周遭却一片安静,无人回应,也无人守候。

    …

    医院。

    休息室内。

    江酒坐在主位上,挑眉看着对面战战兢兢的院长。

    “陈老,我刚才说的,你可都听明白了?”

    这家医院是沈家开的,属于海城数一数二的私人医院。

    院长哪敢得罪东家的千金,连忙颔首道:“二小姐请放心,别人来查,得到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叶冉小姐流产了。”

    江酒勾唇一笑,摆手道:“退下吧。”

    “是。”

    院长退出去后,江酒望向窗外,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叶冉一心想要打掉腹中胎儿,而霍明也想用胎儿困住叶冉,再三权衡之下,她还是决定瞒着叶冉,对她说孩子已经掉了。

    如此一来,她不会再惦记着流产的事,而霍明也没了软禁她的由头。

    “二小姐,霍先生跟萧先生过来了,说要给叶冉小姐看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