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079章 江酒,你作弊!
“其实江酒入门才几天,能绣出这幅春莲已经很不错拉,足以证明她有天赋,假以时日定能成为刺绣大师。”

    “可这也改变不了她输了比赛的事实,她要是输了,云氏就惨咯,

    不但要让出天下第一绣的招牌,还要退出国际市场,夹着尾巴做人,

    你们想想啊,若没了这两样荣耀加持,云氏怕是就只剩一个空壳子了。”

    “说不定江酒买通了评委呢,她既然敢出来应战,证明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

    你们别忘了,这次可是为她缝制嫁衣,所以才有两大刺绣世家的比试,

    她现在是云氏弟子,嫁衣可以由云氏绣女帮忙,今日判定云氏赢,你们还能咬她不成?”

    “不会吧,她应该没这么卑劣吧,那么多人看着呢,技不如人,愿赌服输不是。”

    苏媚儿站在休息区的席位上,身体摇摇欲坠。

    她死死盯着屏幕上投射出来的那幅嫁衣图,眼里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怎么可能?

    江酒怎么可能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绣出这样一幅繁杂的绣品?

    这样的百鸟朝凤图她也会绣,但至少得半天。

    可刚才她们明明只有一个小时。

    江酒她,她怎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幅半日才能绣好的作品?

    “这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幅百鸟朝凤,更别提还临摹了嫁衣的框架,

    江酒,你作弊,你肯定作弊了,没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到,没有,你肯定耍了手段。”

    她这番咆哮一出口,四周的群众开始面面相觑。

    “卧槽,嫁衣图不是苏媚儿绣的,而是江酒绣的啊?”

    “她刚才都亲口说了,还质疑什么,这才是江酒的正确打开方式,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仔细看两幅画,春莲图用的是苏锦阵法,嫁衣图用的是云锦阵法,

    所以大家不用质疑了,那幅嫁衣图确实是江酒绣的,想作假都作不了。”

    “噗,一个从小就学绣工的刺绣传人居然比不过一个刚入门的小白,苏小姐,请问你作何感想啊?”

    “说出去真丢脸,学了二十年的刺绣,居然绣了这么个东西,真是连给江酒提鞋都不配。”

    “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啊,还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真不知道之前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说出云氏任何人都可以参赛的话,现在翻车了吧,该。”

    苏媚儿哪有心思理会四周的冷嘲热讽?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今日这场比赛的胜负。

    如果苏氏输了,那她一定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家族不过绕过她的。

    而以刚才群众的反应,以及她对那幅嫁衣图的忌惮,今天的胜出方十有八九是江酒。

    她若想扭转局势,就只有一个法子,锤死江酒,不管用什么法子。

    作弊,抄袭,造假,只要能压制住江酒,不让她胜出,什么罪名都行。

    “江酒,你作弊,这根本就不是你绣的,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宗师级别的绣工?”

    她的控诉,再次让四周嘈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是啊,江酒刚入门,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本事,绣出这种常人绣不出的东西?

    嫁衣框架不难,百鸟朝凤也不难,给苏媚儿足够的时间,相信她也能完成。

    关键是得有足够的时间。

    可江酒有么?

    她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绣出了这副作品,特么诡异,这根本就解释不了。

    “调后台监控吧,看看这幅画是不是江酒亲自绣的。”

    “对,头顶  安装了监控,就调那个监控,是不是作弊,一瞧便知。”

    主位上坐着的沈家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以前他们欺负江酒也就罢了,现在在沈家,居然还敢当着他们的面欺负沈氏嫡女,这群人真以为沈家人个个是病猫么?

    林妩第一个站起来,刚准备为江酒说话,一旁的海瑾拉了拉她的袖子。

    “你拦我做什么?”

    海瑾眨了眨眼,似笑非笑道:“我好久没看酒姐打脸了,伯母,您就放心吧,没人伤得了她的,

    再说了,人言可畏,她只有靠自己才能证明清白,不然你为她说话,只会落人口实的,那不是帮她,而是害她。”

    沈玄插话道:“听小瑾的吧,那丫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还担心她在沈家别墅被人欺负了不成?”

    “……”林妩愤愤的坐回了椅子上,咬着牙道:“这个苏家,以后别想好过。”

    最后,工作人员在沈玄的示意下调取出了监控录像。

    事实证明,这幅图确实是江酒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

    苏媚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站在原地如坠冰窖。

    江酒轻笑道:“苏小姐可还有话说?”

    苏媚儿死死揪着礼服的裙摆,狠瞪着面前的巨大屏幕,好似要将那幕布给盯穿,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突破似的。

    结果她运气好,还真就让她找到了不同寻常之处。

    “大家快看,她使用的针法不对劲,按照正常人穿针的速度,绝不可能那么快,

    她这套针法……有云氏针法的影子,但操作的时候又加了别的手法,这个我好像见过,

    云女,对,就是云女,她这个绣法,就是云女三年前创造出来的全新针法,

    江酒盗用别人的刺绣手法,跟抄袭剽窃无疑,这场比赛,不能判她胜出。”

    “……”

    “……”

    四周的人都在看白痴似的看着苏媚儿,无语至极。

    就连徐倩都悄悄隐入了人群,不想被殃及。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她也看出了江酒用的针法,难道还猜不到她的真实身份么?

    这人呐,真是蠢到没朋友了。

    江酒淡笑道:“苏小姐刚才用的也是苏家祖宗创造的针法吧,也就是说你同样抄袭剽窃了?

    如果是这样,你苏氏也没必要存在了,因为人人都在剽窃,行为恶劣,难以立世。”

    “你,我,这,这怎么能算剽窃?苏氏祖祖辈辈都用的这个针法,你凭什么说我们剽窃?”

    江酒摇了摇头,她都不想跟这蠢人浪费口舌了。

    “在场的有没有哪位好心之人提醒一下她,告诉她我究竟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