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 > 第1100章 陆夜白,你终究让我失望了!
江酒冷冷一笑。

    “都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没想到你还这么衷心,倒也对得起你身上这层皮。”

    迷彩服男人一愣,待反应过来后,脸色倏然一变。

    “江小姐,您这话什么意思?”

    江酒冷眼看着酒庄内,幽冷的目光在流转,连带着周围的气息也变得逼仄起来。

    “你们还没看清局势么,这就是个坑,你家指挥员已经掉坑里去了,

    如果你再犹豫不决,怕是只有等着给你家主人收尸了,你最好信我。”

    迷彩服男人抿了抿薄唇,试着道:“我之前也收到了情报,称人质在温泉池内,

    后来我将情况告知了苏长官,她现在应该去了温泉池,不过我跟她也断了联系。”

    江酒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她偏头望向身侧的阿坤,沉声问:“里面现在什么情况?”

    阿坤颔首道:“除了最初几声枪响,后面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我猜对方并不想要陆总的命,至于为何要弄这么一出,我也不清楚。”

    江酒缓缓握拳了拳头。

    他不知道,但她知道。

    无面那女人不想杀了陆夜白得罪陆家跟暗龙,所以准备耍阴招破坏她跟陆夜白的感情。

    如今苏娆跟陆夜白同时被困温泉池内,他们之间本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如果无面再耍一点阴招,他们很有可能会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而这个,恰恰是她江酒无法容忍的。

    她可以接受陆夜白的过往,哪怕他曾跟别的女人有过露水情缘。

    但她无法接受他们相爱后陆夜白还碰其她女人。

    “二小姐,要不我带人进去查探一下情况吧。”

    耳边传来阿权的声音,拉回了江酒飘忽的思绪。

    江酒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中一片清明。

    “不,我亲自去,阿坤,你派人把控整个温泉池,凡是可疑人员,通通抓回去。”

    “是。”

    江酒带着阿权等人进入酒庄后,径直朝西南侧的温泉池而去。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最后,她被深深的绝望给吞噬了。

    无面挖了那么大一个坑,目的就是让她看到陆夜白背叛她的一幕,彻底击垮她的意志。

    虽然那男人意志力坚定,不会轻易碰别的女人。

    但如果无面用强势的阴招,他防不胜防。

    倘若他真的跟苏娆之间纠缠在了一块儿,她该如何自处,又该如何面对这段情?

    一路浑浑噩噩,最后到了温泉池。

    几乎是刚靠近这片区域,她就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是迷药。

    整个空气里都散发着这样的味道,因为她医术精湛,精通药理,所以闻得格外的清晰。

    药性应该是通过温泉水蒸发而飘散的,无孔不入。

    只要人待在里面,怎么着都得中招。

    而且这药性的浓度极大,能迷惑人心,一旦沾染上了,再忠贞的人也得缴械投降。

    无面啊无面,为了赢下这开场第一局,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闻到这股迷药的时候,她其实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陆夜白跟苏娆在里面待了十多分钟,一旦到了极限,怕是……

    “二小姐,要不还是让属下进去探探情况吧,您就在入口候着,

    他们的目的不在于取人性命,所以这里基本安全了,我去去就回。”

    江酒再次闭眼,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我亲自去。”

    从腰间取出一个瓶子凑到鼻尖闻了两下,然后扔给了阿权,“这个能克制空气里的迷药。”

    说完,她率先走了进去。

    阿权接过嗅了一下后,也跟了上去。

    绕着温泉池走了半圈,他们听到空气里传来压抑的闷哼声。

    那声音,很像是男女在纠缠时发出来的沉吟。

    江酒的步子猛然一顿,脸部的神经在狠狠抽搐。

    她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阿权伸手扶住她摇摇欲坠的声音,撕声道:“二小姐,陆先生也是迫不得已,

    如果他不这么做,他就会没命,两相权害取其轻,这种时候,保命才是正确的选择。”

    江酒斜睨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可他们有着说不清的过往,如今再纠缠,一切就没那么简单了,

    即便我可以大度不计较,但他碰了苏娆,苏娆会放过这上位的机会么?

    阿权,我现在是沈家的女儿,必须为沈家的名声着想,舆论很可怕的,

    苏娆身份特殊,一旦跟我和陆夜白拉成三角恋,会有很多麻烦接踵而至。”

    阿权缓缓垂下了头,“那二小姐就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面对吧,我相信大少爷也会支持你的。”

    江酒不禁苦笑。

    她的意愿是跟陆夜白相守一生,可命运会让她这般轻易得偿所愿么?

    答案是不会!!

    她伸手推开了阿权,撕声道:“你在这儿等着吧,里面的一幕,不适合你看。”

    阿权点点头,后退了两步。

    江酒迈开腿,刚准备跨出去,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这里的事情先别告诉我哥。”

    “是。”

    阿权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眶有些酸涩。

    比起沈芷薇,这个女人要坚强得多,或许沈家人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骄傲不许她懦弱吧。

    沈芷薇不是沈家骨血,虽然这些年他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任何的韧劲儿。

    恍惚间,他听到空气里响起江酒的痛诉声,“陆夜白,你终究让我失望了。”

    接着,陆夜白压抑有破碎的声音紧随而至,“酒酒,对不起,我撑不住,忍不了,所以才……”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不知是谁打了谁。

    不过以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江酒打了陆夜白。

    下一秒,江酒幽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语调里带着浓郁到化不开的冷漠,似冰封三尺的刃,凉而悲。

    “把衣服穿起来,我让阿坤过来接你。”

    说到这儿,她微微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道:“苏小姐,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苏娆笑道:“就是江小姐看到的情况,还需什么解释?

    像陆先生这样的天之骄子,无数国际名媛趋之若鹜,我拜在他脚下,不是很正常么?”

    “闭嘴。”陆夜白低喝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