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综+剑三]攻略副本 > 第49章 间章
    两人沉默了半晌,消化了一下这突破三观信息量。

    对于宇智波斑自然是重新构建世界观,对于唐豆豆而言,她自小接受的就是唯物主义教育,虽然看过了无数玄幻网文,但这身处其中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所谓的观念,要改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时候人还是会下意识地遵循自己的固定思维。

    发呆出神了一会儿,斑首先回过神来。对于那些太遥远的其他世界他不感兴趣,他只想了解自己的世界。

    “系统,每一个世界都拥有自己的‘世界树’,那么在我的那个世界,有没有一条‘时间线’上,是没有战争的和平世界?”

    “没有这样的世界,无论是哪个世界,都不可能有永无休止的战争,也不会有永无休止的和平,只要有人类,战争与和平是人类历史永恒的主题。”

    现在的斑已经不是那个非黑即白的单纯孩子了,他知道人类是既有动物本能又有社会属性的复杂生物,既可以善良高尚如神明,又可以恶毒卑劣如魔鬼,好人可以做坏事,坏人也有可能做好事,这都是真实存在的人性。

    但是如同他所在的世界那样残酷到连孩子都无法长大、大量夭折在战场上的,也是太过残酷了。

    他执着地继续追问:“那么至少,我所在的那个时间点,有没有和平的存在呢?”

    “有的。”

    听到这两个字,斑仿佛全身松了口气一般,露出放松的表情。

    “斑,为什么不继续问别的‘时间线’上和平是怎样的?”一直托着腮认真听的唐豆豆突然问道。

    斑少年垂下眼,笑了:“没有必要,知道和平的世界是存在的,就够了。我想要的也仅仅只是保护我重要的人而已。其实即使这样的世界完全不存在,我也不会放弃的,如果没有,就由我来创造。大概我还是太软弱吧,在知道真的有别的世界里我的亲人能够和平地活着,好像更加安心了一些一样。”

    人类总是会受限于自身的眼界,就像被关在一片漆黑的屋子里,如果没有人意识到门与窗的存在,没有第一个人去打开门窗让外界的光明照进来,那么即使再难以忍受,人们也就那么一直浑浑噩噩在漆黑中生存下去。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原来还可以这样活。

    在K世界生活了八年,看到了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并且接受了一系列正规的系统教育之后,宇智波斑的所思所想已经不再局限于原本的那狭小的一家、一族,甚至一国了。

    从忍者世界到王的世界,又再次回到忍者世界的宇智波斑,对着与他记忆中丝毫没有改变的忍者生活,这样挣扎在死亡与生存之间、满布鲜血与痛苦的存在,他发现自己一时一刻都无法忍受。

    想要改变。

    不想再接受重要的人的死亡。

    不想继续忍者这种悲剧的命运。

    他比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想要改变。

    就像唐豆豆不能忍受依靠德累斯顿石盘来决定自己终有一日坠剑的命运,所以她一手计划毁灭了石盘;厌恶岛国极右翼势力主导保守反华的政局,她就在岛国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将传统的旧产业逼迫得在消亡与革新中挣扎。

    他也想要改变自己的、家族的、乃至忍者的命运!

    “呐,小夏。”早就已经知道她的本名,也知道她的亲人称呼她的小名,于是私底下他也这么喊她,尽管她屡次要他喊姐姐。

    斑少年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恋人,“小夏,你能来帮我么?我想要改变我的世界。”

    他相信唐豆豆可以帮助到他,不,大概在他的世界里,也没有别人能够理解他了。即使是他曾经的儿时玩伴千手柱间,他也有想要改变的愿望,但眼界依旧局限于一族,或者说局限于忍族。千手柱间能够想到联合忍族组建忍村,大概已经是他那个世界拥有宽广胸襟、划破时代的先见者了,但是他依然没有意识到忍者这种存在真正的悲剧根源。

    其实宇智波斑也只是勉强明白,对于唐豆豆曾经说过的阶级、利益集团、制度、意识形态什么的,那些太抽象了。即使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现代人,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被这些西方国家阵营与共产主义国家阵营的不同意识形态来回洗脑、和平演变了十几年的人,也只能有一个粗浅的思想体系。

    宇智波斑更加倾向于一个实干派,如果有正确的宏观战略方针指引,他会是最出色的战术家、最坚定的执行者。

    而唐豆豆作为一个纵观种花家上下五千年历史,并接受过全面的科学发展观教育的人,还曾经在岛国一手铸造了一个青夏集团,要理论知识有理论知识,要实践经验有实践经验,再加上作为忍者世界的旁观者,能够跳出局内者的局限,是最能帮助宇智波斑寻找正确道路的人。

    唐豆豆笑了,“好啊。”

    即使只回答了两个字,好像想都没想太过轻浮,但她其实明白着这个承诺背后沉甸甸的份量。那是代表着一个世界的革命,是也许需要花上几年、几十年才有可能达成的艰辛历程。

    但是她觉得,一个人在世,总要去做一些自己认为应该去做的事,而不仅仅只是为了生存而去做必须做的事。

    他们两人之间不需要更多的赘言,宇智波斑也开心地笑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他最相信的人是谁,那就只有唐豆豆了,在看过她带领着青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之后,好像就没有什么可以难倒她。青夏集团曾经为自家的互联网产品做过一个广告,广告词还是唐豆豆给想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宇智波斑甚至觉得只要有她在,他就一定可以做到他想做的事,因为她就代表了无数的可能性。

    唐豆豆从来都是个行动派。

    在做了决定之后,她就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了。

    她之前回来的地方还是离开之前的无盐岛副本,按照之前系统设定,她在副本里的停留时间只有下限三小时,上限则是没有。也就是说,无论她在无盐岛里呆多久,退出游戏之后回到现实都会是她那个大学宿舍温暖的床上。

    无论她在这期间经历过多少,她都可以回到最初的时间。

    这最大的后顾之忧没有了,那么她就要好好琢磨下怎么去火影世界了。

    她想起在上一章她本来想问系统的问题了,“系统,我之前在王的世界提前了半年离开,这半年时间可以补回给我吗?”

    “可以,测试玩家可以选择之前开过地图的一个世界停留半年。”

    “咦?我之前许的愿望是在忍者世界呆九天,结果意外去了王的世界变成了九年,这两个世界不是有很大时间差吗?”

    “是的,但是这时间差在玩家达到一定等级之后可以调整的。”本来就是在不同的世界树之间跳跃到某一个时间线,区别只是跳到哪一个点而已。

    等级?唐豆豆这才迟钝地抬头看左上角头像。没办法,太久没有进游戏了,她都生疏了。

    果然,她的等级变成了50级。

    她之前是多少级来着?完全想不起来了。这升级用的经验值都是哪来的?难道她在K世界里做了什么能升级的事?

    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再看这个所谓的剑三系统,再次觉得它实在是太奇怪了,跨越不同世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即使是K世界或者火影世界的最强者也不可能做到吧,对它而言似乎就是一个“神行千里”技能的事情。这个剑三系统,到底是个什么存在?又为什么找上了她?还帮了她这么多,在她看过那么多的穿越文里,她的这个剑三系统对她简直是太宽松了,除了需要刷副本,也不限制她去别的世界,其余几乎是有求必应。很多穿越文里也说要么维护剧情要么破坏剧情,系统则压根没提起过剧情这回事,似乎是任由她怎么玩都可以。要不是在K世界的最后毁灭石盘玩大了被那个世界的法则踢出来,她都快忘了系统的存在了。

    这个系统不简单,能够在不同的世界树之间跳跃,这个系统起码是凌驾在了K世界和火影世界之上的存在。但它起码对她是没有恶意的,目前所做的好像都是在促使她强大起来,她直觉继续走下去,总有一天她能够知道这个系统的真相。

    她不急,成长路上的风景也是不容错过的呢,她有耐心慢慢去挖掘。

    等等,想到之前的K世界,唐豆豆又想起她是怎么被踢出来的了,“那我作为外来者,可以改变斑的那个世界吗?不会又被法则踢出来吧?”

    “不同的世界,固有法则也是不一样的。之前的王之世界的法则完整而丰富,在大部分的世界里都可以算是比较成熟的法则,也快进化出自己的意识了,要知道越是高维度的存在,越难靠自身进化出清晰而完整的意识。但是忍者的那个世界的法则,还很年轻,还有重大的缺陷,不要说意识了,大概连排除外来者这样的本能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两个世界相比较起来,大概就是健康的成年人和有残疾的幼儿的区别吧。

    “重大的缺陷?什么缺陷?”事关自己的世界,宇智波斑听到这里忍不住提问了。

    “说来话长。所有的世界在诞生之初都会定下将来的发展方向,大致可以分成科技侧和神秘侧两大类。王之世界是典型的科技侧,德累斯顿石盘的存在更像是法则的一个漏洞,泄漏了一部分法则的投影在低纬度世界,以当时的科学发展程度还无法解释的超能力的方式表现出来,但总归是在法则的范围内。”

    “而忍者的世界,本来应该也是一个科技侧的世界,但在一千多年前,在法则还很年幼的时候,有外来者入侵了那个世界。”

    “……诶???!!!”宇智波斑和唐豆豆同时发出不明意味的惊讶声。

    系统继续解释下去:“应该说是一先一后两个外来者,不过他们好像来自于一个地方。那两个外来者导致了‘查克拉’这种能量体系在忍者世界广泛传播,活生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方向,那已经不是歪脖儿树了,是从根子上都整个调转了一个方向。本来那个世界的法则还是能调整过来的,但是其中一个外来者(大筒木辉夜)因为需要对抗她原先世界的追杀者,利用另一个外来者(神树)大肆汲取整个世界的生命力转变成‘查克拉’,这彻底激怒了那个世界的法则。于是本来还没发展完整的年幼法则在不断抗拒镇压着与那两个外来者有关的一切,包括他们带来的‘查克拉’,以及后裔。”

    “那个世界的世界树,几乎可以说是充满了法则原住民与外来者造物之间的不断抗争史,从入侵者的第一代后裔开始,几乎永无宁日的战乱,其实是整个世界都在拒绝他们。但是人类的血脉不断融合,一千多年前的法则没有及时排除入侵者,一千多年之后入侵者的血脉已经完全融合到整个人类社会中,于是本来就不完整的法则变得更加混乱。”

    被自己生长的世界拒绝,可以说是最让人类绝望的事情了。忍者的整体实力一代不如一代,血脉越来越稀薄,即使拥有人类中最强大的武力,社会地位却始终低下,作为上层统治者手中的刀,连年攻伐不断,以家族这种形式包团求存居然延续了一千多年还没改进。

    宇智波斑几乎可以说是心乱如麻地想着,原来他们忍者是被整个世界拒绝着的?

    “有解决办法吗?”这话是唐豆豆问的。

    “需要调和法则的力量。事实上外来者的血脉与原住民的血脉已经分不出彼此了,不如就这样继续发展下去,也是一条路。但是法则一千多年来的惯性不是那么好调整的,而且因为人类常年的战火纷乱,人类社会无法在和平的环境下健康发展,那个世界的法则也渐渐越发不平衡了,所以宇智波斑再次回到那个世界时,代表‘暴烈’的法则就如同泛滥的河流奔向大海一样立刻到了他的身上,成了忍者世界的‘赤王’。而且这可与王之世界的‘赤王’还不一样,毕竟之前的只是法则碎片的投影,他现在得到的可是真正的代表‘暴烈’的法则碎片,所以不会再有坠剑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