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综+剑三]攻略副本 > 穿越:K
    从大门口到会议室,这短短一段路程,唐豆豆走得一点都不轻松。

    一路不断有人对着她鞠躬行礼。

    人生头一次有这待遇,唐豆豆觉得自己不能露怯丢脸,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目不斜视地走在前方。

    一只手被悄悄握住,传达着“不要怕,我在这”的意思。

    唐豆豆心里一暖,不回头地收拢手,握住那带着热量的手。

    后方看到前头两人小动作的Scepter4高级干部们眼神复杂。

    宇智波斑一直没有说,比唐豆豆对于视线更敏感的他感受到投射在他身上的视线从来没有少过。

    Scepter4成员对于青王还能说带着期待和崇敬,看待他的眼神就不能说友好了。

    但这真的不能怪这些青王氏族们。

    算到宇智波斑,现在的赤王已经是第十代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短短六十年里,除去王位虚悬的时间,每一代赤之王的在位时间平均下来没有超过五年。

    作为七王中最不稳定、属性是“暴烈”和“热血”的赤王,这如果算正常,那么作为属性是“秩序”与“制御”,稳定性仅次于白银之王的青之王,其王位更迭却仅次于赤王,到现在已经是第六代,这能算正常吗?

    白银之王和黄金之王都是第一代,六十年前就是旧识。绿之王和灰之王虽然总是一起神隐,但也没有换得这么快的。无色之王,哦,无色是孤寡一个,不用管。

    在唐豆豆之前的五代青王,其中有三位的陨落直接或间接与赤王有关。上一代的青王甚至与赤王是同一天成王、同一天死亡。

    赤青之间的孽缘简直让历代所有青之氏族看赤王的眼神都是“带坏我家乖宝宝的隔壁家熊孩子”,更何况这还不止是“带坏”,是直接往死路上带啊!

    前青王在时,操碎了心的Scepter4就有“防火防盗防赤王”的危机意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谁能阻止赤王坠剑?

    现在面对着貌似是姐弟的青王与赤王,青王氏族表示绝望了。

    他们能怎么办?小姐弟俩看样子是彼此相依为伴过来的,感情还挺好,作为姐姐的青王甚至为了保护弟弟而挡下所有攻击。

    谁能分开他们?

    ========

    走在前面的唐豆豆和宇智波斑完全不知道跟在后面的一大串Scepter4成员心里经历了怎样的一番历程。

    到了会议室,所有人就坐。

    在十几道注视着她的视线里,唐豆豆鸭梨山大地开口了:“你们好,初次见面,我是唐豆豆,今年十九岁。”

    十九岁?!不是未成年吗?

    看着下面一片睁大的眼睛、满脸的意外,唐豆豆心累。

    还是心理素质好的中村麻衣很快回过神,“呃,室长的名字,是中国人吗?”

    “是的。叫我唐豆豆或者豆豆吧。”一说起室长她就只能想到宗像礼司啊,有种别扭感。

    这么一打岔,所有人都回神了,然后又被这句话重重一击。

    不肯让人称呼她室长,新任青王这是不承认Scepter4吗?

    “这是宇智波斑,是我的……”唐豆豆卡了一下,“呃,弟弟。”

    询问地看着斑,他点了点头,对于这样的介绍没有意见。

    宇智波这个姓氏虽然从没听过,但这个名字明显是日本人。姐姐是中国人,弟弟是日本人,这可能吗?

    “呃,请问……”纠结了一下称呼,最年轻的藤原和仁似乎完全没有体会到坐在身边的前辈们沉重的心情,直接没神经地问了出来,“是亲姐弟吗?”

    “不是的,但是斑和我一起经历了很多,所以以后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打算以姐弟的身份生存下去呢。”

    她的意思是在K的世界里,他们这两个外来者就打算以姐弟的身份相互依存下来,然而青之氏族们却重点落在了“经历了很多”上。

    果然是一起经历了可怕的事情,逃出来之后就决定把彼此当做唯一的亲人了吗?

    所以只想脱离这个有着王、氏族、权外者的世界,回归普通人的世界度过宁静的日子吗?

    所以才不肯承认自己是室长吗?

    (你们想太多了!)

    唐豆豆看着莫名其妙沉重下去的氛围,眨了眨眼,歪了歪头。

    坐在她左手边的Scepter4副长善条刚毅突然笔直站了起来,直视着唐豆豆的眼睛,成熟男性刚毅的脸上满是严肃:“那么,我直接说了,请您就任Scepter4的室长,青王大人!”

    整个宽广的会议室内安静下来,所有Scepter4的人连呼吸都屏住了。

    时间仿佛凝固住了。

    在这样凝重的气氛中,唐豆豆也站了起来,漆黑的双眼回视着善条刚毅,一脸认真地回答:“这几天,中村桑跟我说了很多关于Scepter4的事情,还有关于前任青王羽张大人的事情。对于羽张大人的高洁直率人品,我是非常尊敬钦佩的。对于能否继承这样的人,成为后继者,我其实并没有多少信心。”

    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下一句就是拒绝时,唐豆豆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也正是因为对于羽张大人的尊敬,对于他的守护一方平安的信念的认同,我也并不愿意因为我的因素,就此让羽张大人的心血Scepter4解散消失。”

    只要她还是青之王,只要她还停留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她就无法避开前青之王留下的这个Scepter4。K的正式剧情是在十四年后开始,那个时候的Scepter4即使全部大换血,但这名号和职责依然被宗像礼司继承了下来。

    正如她之前对皇昴流说过的,不能逃避,那就直接面对。

    她的选择是继承这Scepter4。

    “所以,将来,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唐豆豆对着在座的所有Scepter4成员弯腰鞠躬。

    “啊,不……这个……”在大松一口气的同时,直面青王的大礼,一向以沉稳示人的善条刚毅也慌乱了一下,“请快起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唐豆豆直起腰,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我会努力的,拜托各位了!”

    “啊,”所有人都露出笑容,“请多指教,室长。”

    ========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远离这个Scepter4的,我有自信不会被他们找到。”

    回到房间,只剩他们两人的时候,宇智波斑不赞同地看着她。即使他其实还不大清楚穿越是什么,但是对于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他本能地知道不应该结下太多牵绊。

    “然后在不断地躲避中度过九年吗?”

    “……”宇智波斑对于逃亡与追杀并不陌生,但即使在外奔波再久,他也有宇智波,有能够安心回去的地方。

    但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并不存在这样的地方。

    他知道唐豆豆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留在这Scepter4的,但对于她可能会因为他而做出的牺牲,他并不高兴。

    可恶!如果他再强一点,他们是不是就可以有别的选择?

    明明他们两个人里,他才是男人,他才是应该被依靠的那个。

    他想变强,想成为可以让唐豆豆依靠的人,而不是必须在此时做出迫不得已的决定。

    突然伸过来一双手掰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紧的双拳,唐豆豆笑眯眯地说:“哎呀,干嘛表情这么严肃啊?我可是来做头头啊,Scepter4的室长啊,青王氏族的首领啊,一听就是不得了的大人物啊,干嘛好像我来卖.身似的?”

    “虽然仍然没有信心,但是还好有斑在身边啊。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肯定会害怕的。但是现在,是斑给了我面对的勇气啊。”

    “所以,要一起努力吗?”唐豆豆松开他的双手,然后又对着他伸出一只手,做出要握手的姿势。

    宇智波斑看着她,一起努力吗?

    他握了上去。

    “撒,一起努力吧,斑。”

    “啊,一起。”

    =======

    虽然大言不惭要努力,但面对繁重的训练,唐豆豆还是想泪奔。

    她反复强调自己真的已经十九岁了,是成年人了,才争取到自己不用去重新念中学的权利。然后就是掌握青王之力的训练、格斗训练、剑术训练,还有作为Scepter4室长需要掌握的各种知识。她自己还安排了每个晚上两个小时的念力修炼。

    每天修炼完念力就筋疲力尽地沉入睡眠,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因为宇智波斑的课程比她更重!

    作为货真价实的未成年人,宇智波斑本来是必须要去上学的,但在他本人的强烈反对和唐豆豆的支持下,不用去学校,就请了家教在家里学习。

    即使课程经过筛选,但是看着那厚厚一摞的数学、物理、化学,还有唐豆豆私心建议加上的世界史、政治经济学,唐豆豆拍了拍斑的肩,然后轻快地跑了。

    除了文化课,他还需要格斗训练,忍者的忍术、幻术这些只能靠他自己,即使是体术也是与这个世界的格斗术不大一样的。

    还有,赤之王的力量,青王氏族对于过去的历代赤王避之唯恐不及,自然是不可能有什么赤王的修行方法。而过去的赤王似乎大多都是野兽派,一向奉行正面刚,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修炼方法写成书流传下来。

    好在唐豆豆在修炼念力的冥想中发现青王之力也会被影响,就把念力的冥想法教给斑试试,发现真的有助于提升狂暴的赤王之力的控制力。

    Scepter4的日常事务暂时由善条刚毅主持。

    时间如流水,一年后,训练初有成效,很快到了唐豆豆和宇智波斑第一次出外勤的时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