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综+剑三]攻略副本 > 有趣的世界
    面对着库洛洛,唐豆豆可不敢像面对皇昴流一样放心地出神。

    她调动了全身所有的演技细胞(如果真有这玩意),努力做到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库洛洛一进入副本就自动和唐豆豆组队,无法攻击到队友,他又被封了念,最被人忌惮的鬼知道有什么奇怪能力的盗贼极意不能用,现在就像被拔了牙的老虎。正如系统所说的,她有什么好怕的?

    眼前的黑发青年一身洒脱优雅地对着唐豆豆点了点头,环视一圈初步观察了一下环境,友好地微笑:“你好,我是库洛洛·鲁西鲁,接下来这个副本,请多多指教。”

    如果不是清楚对方的身份,库洛洛真的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俊秀优雅青年,温润的黑眼睛像黑曜石一样柔和魅力,微微一笑甚至有点爽朗阳光的感觉。

    唐豆豆决定就当做对方是普通的温和青年了,自己进入一个对对方很有好感但还是有些害羞的女孩子角色。

    总之尽量把不自然的地方向着害羞内向的因素掰。

    系统之前已经向库洛洛灌输了剑三游戏世界的基本设定,接下来就是选择门派了。

    库洛洛仔仔细细地看过十几个门派的介绍后,还向唐豆豆请教游戏里的主流配置等等。即使没有玩过这种类型的游戏,但是作为长年逍遥法外的S级犯罪团体的头头,高智商罪犯理解起这种游戏的世界观,并不难。

    三大职业系一说库洛洛就懂了,他选了DPS中的霸刀,理由是看似非常直率的“喜欢用刀”。至于团长到底考量了些什么唐豆豆也懒得多想,跟聪明人相处,想再多也不如对方想的多,所以干脆就不想了。

    于是她选了经常在副本里当副T又能输出的藏剑,现在三才阵这个副本相对她的等级已经不算高了,可以放手浪一把,两个DPS打得快,早点打完她就能早点不用面对团长那双让她心惊胆颤的黑眼睛了。

    选完门派她才想起,霸刀和藏剑,这也是两个宿怨纠葛的门派啊,也真是太巧了。

    团长对于辅助NPC也很感兴趣,居然试图与他对话,当然来来回回只有那固定的几句对话,库洛洛很快失去兴趣。

    进入三才阵,面对一片枫红,库洛洛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打怪。对于这位BOSS,唐豆豆可就没有对皇昴流他们那样体贴亲切了,连技能熟悉的时间都没给,就直接上路了。

    她对团长的战斗力也有信心,在实战中摸索熟悉,这也是他们最熟悉的方式了吧。当然让新手开路的事她也做不出来,一路上都是她冲在最前,一身金灿灿的小萝莉,挥舞着大剑熟练地引怪、主动扛起仇恨,群攻也是藏剑最擅长的,“风来吴山”一次次飚起金色的龙卷风。

    冲在前方的唐豆豆没有注意到身后探究观察的目光。

    库洛洛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几乎看不出最初的生疏,使用技能行云流水,打到第一个BOSS面前时霸刀的输出技能已经形成了一套循环,减伤技能、控制技能用得恰到好处,简直比她当初玩霸刀还溜。

    如果这是游戏直播,她简直想给团长刷“666”了。

    在第一个BOSS面前,库洛洛打开了许愿面板。

    出于礼貌,唐豆豆也不凑过去看,库洛洛在许愿面板上点了许久,久得唐豆豆都一脑门问号了。

    “呵,豆豆桑,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呢。”库洛洛突然轻笑了起来,他在许愿面板上倒腾了半天,得出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

    “???”唐豆豆表示理解不了高智商人士的脑回路,求说人话。

    结果库洛洛什么也没说,最终写下愿望,然后就示意可以开怪了。

    唐豆豆也不好追问,她知道与库洛洛说话肯定是说得越多就被对方从细枝末节获取越多的信息,最好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所以她憋着一肚子问号,只好专心打BOSS。

    两个DPS加一个辅助NPC治疗有惊无险地打过了第一个BOSS。

    去往第二个BOSS的路上,已经熟悉了游戏技能的库洛洛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有闲情逸致地向唐豆豆请教剑三游戏的世界观。

    她本来不想回应的,但是奈何团长的人设魅力太大,唐豆豆自认不像那位被偷了念能力的千金小姐一样花痴,但团长如果真的想获得别人的好感,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俊美、优雅、知性、体贴、识趣,还有偶尔露出的充满阳光的笑容,在团长极富技巧的套话技能下,即使是知道他真实性格的唐豆豆也从偶尔回答库洛洛的问题,到有问必答,到最后的事无巨细统统告知。

    虽然唐豆豆也是以剑三的世界观而自豪,作为□□人对于那段辉煌历史的骄傲与向往一直根植于心,被善于观察的库洛洛从唐豆豆的眼神与语气中发现了这点而对症下药,引导着唐豆豆不自觉地越说越多。

    三才阵是天策府的门派本,里面的环境是与天策一样的残阳如血,一地落日余晖。而天策府在“安史之乱”中血战到最后一人的满门英烈,杨宁、曹雪阳、朱剑秋,潼关之战、洛阳血战、睢阳守城之战,曾经占据着剑三一整个90年代的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唐豆豆忍不住回忆述说着那段历史,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然而在整个国家都陷入水深火热中时,又岂是一人、一家、一个门派能够置身事外的?

    从三才阵说到天策府,再说到“安史之乱”那段真实的历史,说到最后唐豆豆自己都混淆了真实历史和游戏背景,对于天策灭门、万花闭谷、纯阳分裂的悲愤痛惜,对于玄宗昏聩、安禄山狼子野心、叛军铁蹄踏破大好河山、百姓生灵涂炭的憎恨杀意。

    唐豆豆身处这高仿真的全息游戏中,自己都有些分不清真实与虚拟了。手里握着轻剑与重剑,将一腔热血尽数倾注于杀意凛然的剑招中。她仿佛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中,本来是被系统引导的招式技能,好像变成了她自身的意识在动,手里的剑仿佛变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什么九溪迷烟、什么云飞玉皇,过去曾经无数次在电脑中看到过的招式,在她格外清醒的意识里被她主动用出,甚至忘记了招式名,只是身体自动地动了起来。

    库洛洛从最开始引导唐豆豆述说着这个世界,到后来不再说话,而是沉默地看着她的神情逐渐变化。

    从一开始进入游戏,库洛洛本来以为唐豆豆也是跟他一样,是被不知名的存在硬拉进这个游戏世界的。但是即使她极力遮掩,库洛洛还是察觉到了她神情中的异样。

    她认识他。

    这是库洛洛一见到唐豆豆就得出的结论。这种认识还不是对于真实接触、相处过的人的认识,而是类似于对于电视中明星那种知名人物的认识。

    库洛洛觉得有趣,幻影旅团虽然是S级的通缉犯,但真实照片在黑市上也是能卖出高价的,唐豆豆这样一个看起来身家清白、眼神单纯的人,是怎么知道黑暗世界中的S级通缉犯信息的?这个时候库洛洛还以为唐豆豆是与他一个世界的人,即使剑三这个游戏世界画风实在是奇怪,他也还没想到有其他的世界。

    库洛洛相信自己,他没有把这个游戏世界当做梦,最初是觉得是一种能创造异空间的念能力,库洛洛不觉得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是唐豆豆,毕竟从她走路站立的姿势就能看出,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普通人,更不要说有念能力了。

    但是在唐豆豆选择了门派,手里握住剑的一瞬间,库洛洛敏锐地察觉到,她身上有什么变了。

    即使看着还是个普通人,战斗时使用的技能只能是系统设定的游戏技能,但是在库洛洛漆黑如夜的眼睛注视下,她身上有某种气息,与整个游戏世界息息相关了起来。

    库洛洛再次怀疑起唐豆豆与这个游戏世界的关系。她真的只是一个测试玩家?

    第一个BOSS面前,库洛洛打开了许愿面板,他尝试了好几个愿望,从游戏中可能出现的物品道具,到真实世界中的各种事物。他甚至填写了“世界和平”,鉴定等级是100级,虽然等级很高,但,其实是可以实现的?为了保险起见,他甚至更进一步确认地填写了猎人世界中几个国家的名字,明确指定这几个国家的“和平”,鉴定的等级是80-90级不等。

    这个游戏世界的许愿系统,居然能影响到真实世界的整个世界大势的?他又鉴定了几个愿望,例如“流星街的人统治XX国”、“XX大陆遭遇暴雪大灾导致人类灭绝”,这些居然都是可以实现的?

    库洛洛在第一个愿望里最后填的是现阶段等级中性价比最高的“丝绸皮包”,在第一个BOSS倒地后拿到“丝绸皮包”并测试真的能用之后,库洛洛开始思考,这个游戏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念能力确实有可能创造一整个异空间,但异空间的许愿系统又能反过来影响现实世界,并且是世界大势,这就不是念能力能实现的了。

    库洛洛听说过“贪婪大陆”这个游戏,并且幻影旅团已经出发去这个游戏寻找除念师。那个游戏里也有各种奇异的能力卡片,但也没听说能够如此巨大地影响现实世界的。

    是类似于“许愿”的念能力?但是这种能力,一般会伴随着强力的“限制”,并且实现一个愿望必然会付出相对应的代价。但是在这个所谓剑三游戏里,似乎只要刷副本、打倒这些BOSS就可以实现愿望了?

    付出的代价太容易了。

    这个世界,真是……有趣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