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综+剑三]攻略副本 > 请你教我
    键盘网游里小怪有一个触发距离,在距离之外就算玩家站在小怪的眼前它也看不见。

    全息网游改进了这点,触发距离变成了触发范围,大约就是小怪正面扇形的视线范围内,只要能被它看到就会触发攻击,也算是很逼近人的真实感知范围了。

    这么一改进之后,唐豆豆又苦逼了,她又需要重新学习适应。

    潜行和偷袭,这些却是忍者的本行。于是在幼儿斑鄙视的眼神下,唐豆豆不小心触发了第一组两个小怪。

    好在她还记得赶紧用“七星拱瑞”定住一个,辅助NPC很给力地拉住另一个。

    接受了游戏的设定之后,幼儿斑镇定地按照唐豆豆说的站在后方加血,前面的输出和MT卖力打怪。

    不卖力不行,唐豆豆记得这里有一组到处巡游的小怪,辅助NPC的水平大概也就是玩家的平均水平线上,高手算不上,当然更比不上她过去的精英开荒团主T了。万一被三个以上小怪围炉了,她这才17级的小身板扛一个费力,扛两个准扑街。

    一边拼命输出一边拉着小怪后退,担忧着前方有可能冒出来的巡游怪。

    然而有句话叫做怕什么来什么,在又冒出来三人一狗的组合巡游怪之后唐豆豆的心情是崩溃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在幼儿BOSS面前扑街丢人,昨天在泽田纲吉面前死来死去她都跟他一起嘻嘻哈哈,但是今天遇到这位未来的大BOSS,她就是有种微妙的不想丢人的感觉。

    看着扑过来的三人一狗,这一瞬间唐豆豆简直超神附体,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按照多年游戏锻炼出来的本能,首先抢在小怪距离还远时一套“生太极”、“破苍穹”、“冲阴阳”气场落在自己脚边,然后开紫气后一套两仪加韬光加两仪的会心组合暴击加上气场攻击加成集火送走一个人形怪,掐准距离一个“三才化生”锁住小怪后“六合独尊”剑气漫天飞舞,这下除了辅助NPC拉住的小怪其余的仇恨都在她身上了。等三才的锁足效果过去又接一个五方行尽减速,一个“九转归一”推开一个人形怪,补个“坐忘”后硬扛一人一狗的攻击又来一个酷炫的“六合独尊”,耀眼的漫天剑光下是她急速下降的血条。

    之前一个小怪时,斑远远站着,甩着笔吹着小风加血加得优哉游哉,很快熟悉了游戏模式。然而骤然增加了3个小怪围炉过来,眼看着队友尤其是一挑三的脆皮纯阳唐豆豆那大姨妈一样“唰”地下降的血条,斑在楞了一下之后很快找回节奏,按照刚才短暂的练习,果断一个水月长针甩到唐豆豆身上。

    眼看着皮脆脆的唐豆豆血条快要见底时身上突然一个绿字冒出来回复大半,然后春泥减伤特效出现在她身上,接连不断的绿字在持续给她加血。

    觉得安心下来的唐豆豆没有犹豫地掐着春泥的效果消失开了“镇山河”,8秒无敌真汉子大纯阳宫气咩咩唐豆豆在酷炫的“六合独尊”剑光下神勇地砍死两人一狗后,被最开始那个“七星拱瑞”定住、时间到了解开定身的小怪砍死了。

    所有技能都CD中的唐豆豆表示浪过头果然现世报。

    嘤。

    还剩下一个小怪,满血状态,己方还剩下一个残血T和一个满血半蓝的奶。

    唐豆豆估计斑的瞬发大加(水月)技能应该还在CD中,只能用小加慢慢地把辅助NPC的血条慢慢拉上去,然而他的蓝条也见底了。

    “碧水,快用碧水补蓝。”

    唐豆豆躺在地上,费力地看着选中目标小怪的血条以难以察觉的速度缓缓下降,她也郁闷,只有T和奶,难道要慢慢磨死小怪。

    她躺在雪地上,虽然没有痛觉,但是好冰凉啊TAT。

    斑也觉得太慢了,加血间隙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备。他是意识被拉进游戏的,原来身上的武器装备自然是全部没有,只有游戏给的门派套装。

    等等,有个暗器装备?

    他腾出空试图以投手里剑的方式投出暗器,然后看到小怪头顶上一个血红的“-1”缓缓升起。

    “噗!”唐豆豆躺着转过头。

    她不知道,斑误会大了。

    他是向着敌人的要害投去的,如果在他的世界里,这样的要害部位被击中就瞬间没命了。过去死在这宇智波一族特有的手里剑技术下的人数不胜数,然而在这里只能打掉1点血条值?

    他不知道在这游戏世界里用暗器伤害还不如他现在治疗心法下的“阳明指”伤害高,基本是近战用来引怪用的废柴技能。

    刚才唐豆豆人品爆发以一敌四,居然在短短不到1分钟内消灭4个敌人,那剑气纵横、漫天剑光飞舞的技能特效也在第一次见世面的幼儿斑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于是他误会了,对唐豆豆的印象瞬间变成“高手”,之前第一次见面感觉像普通人,一定是她隐藏了实力。

    至于刚才引到怪,斑也能理解,在他的世界里也有武士高手的存在,剑术高超擅长正面对敌却不善潜行和偷袭。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在好不容易磨死这最后一个怪后,幼儿斑用复活技能拉起唐豆豆,然后重新以平等的目光看待这位队友,“下一步怎么办?”

    “先回复。”唐豆豆一被复活就立刻升了一级,血蓝全满,但她仍然盘腿坐下打坐,并让幼儿斑也打坐回血回蓝。

    刚才她快冻死了,先让她缓一缓,“后面还有很多这样的小怪,不好意思,刚才是我的错,我引到怪了。”

    “没什么。”反正这里也不会真的死亡,经过这一阵仗,现在斑是真的镇定下来了。对他而言,只要不会死亡,就什么都不是问题。

    唐豆豆看了看小小的男孩,发现他是真的没在意,就问:“嗯,后面的路上,你能不能教我一点潜行的技巧?”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我是真的完全不会,我会认真学的,不会拖后腿的,请你教我吧。”

    斑回满血蓝,站起来看看她。

    她坐着他站着,两人正好平视,唐豆豆诚恳的目光里满是诚意。

    斑觉得有点奇怪的感觉,在他的世界里,忍者是类似于雇佣兵一般的存在,他们挑起战争、燃起战火,普通人面对忍者,即使是来委托任务的委托人,在看着他们忍者的目光里也是恐惧中隐含着轻视。

    恐惧中隐含着轻视,是他除了族人和敌人以外看到的最多的目光。

    她不是忍者。

    她目光诚恳地对他说:“请你教我。”

    幼儿斑下巴一抬:“让一个宇智波教你,你可真敢说。”

    唐豆豆却看出他并没有反对,赶蛇上棍地双手合十笑眯眯地说:“拜托啦,斑老师。”

    斑睁大眼,还从来没有人叫过他老师,即使是父亲,也还是当他小孩子。

    然后小小的男孩偏过头,留给她一个后脑勺:“那你可得好好学,我只说一遍,学不会是你的事,要是再引到怪,我可不承认是我教的!”

    耳朵红了哟!唐豆豆悄悄地微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