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败家人鱼小崽崽 > 第208章 番外·成年篇·三十
菲儿立刻闭嘴了。

    菲儿觉得,  这个时候再套用容秋秋的那句不要、不行、不可以,但是强行抱抱的做法不大可行。

    另一位女学生说道:“这样吧,百淼玲同学,  你向阿紫发出挑战,  那这束花我先帮忙拿着,  可以吗?”

    容秋秋单手拿着花束,身体微微偏移,推了菲儿一把,  让菲儿向后退了好几步后,他跟着菲儿的方向走了两步,  与两位女学生拉开距离,  说道:“我忽然想起来我有事需要做,下次再挑战你!”

    菲儿:“……”

    两位女同学:“……”

    容秋秋说着,抱着花束就跑。

    跑了两步,容秋秋实在气不过,  他又冲了回来,  又狠狠推了菲儿一把,回头对着两位女同学喊了一声“下次会把花还给你”的,  然后就跑了。

    菲儿等三人看着容秋秋抱着花束狂奔的身影。

    想来,  容秋秋是真的遇到了事情,他的速度很快,  转瞬间就跑没了影。

    女学生看向菲儿,  说道:“菲儿,  花束被他带走了。”

    菲儿:“……嗯。”

    女学生说道:“之前明明说好了,  我帮你送给他的。”

    菲儿:“……嗯。”

    女学生:“还没送过去,  他就已经抢走了。”

    菲儿:“……嗯。”

    女学生笑了笑,  说道:“菲儿,  他应该非常喜欢你。”

    菲儿对两位女学生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们。”

    其中一位女学生说道:“他应该去了训练馆,你可以过去找他。”

    菲儿点点头,应了一声“好”,顿了下,他又说道:“……如果,我再买一束,他会更高兴吗?”

    女学生说道:“我觉得,会的。”

    “你看他,已经把第一束花抢走了。”

    菲儿对两人笑了笑,重新进入了花店。

    菲儿知道,他让容秋秋生气了。

    为了重新和容秋秋加为好友,菲儿想,他需要哄一哄容秋秋。

    他第一想法是,定制一些容秋秋喜欢的胸针,将设计好的胸针款式送入店铺下单后,他又想,等成品礼物出来,或许还要一段时间。

    他想到了容秋秋似乎挺喜欢花。

    犹豫了下,他特意选了一束玫瑰花。

    从花店走出来,正巧碰见了两位同学。

    关系还算不错的两位同学与菲儿进行一番简单的交谈,菲儿有些担心……

    现在容秋秋在生他的气,不肯收下他的花束怎么办?

    相对比男性,容秋秋对女性宽容许多。

    菲儿在与两位女学生交谈后,她们表示愿意代替菲儿将花送给容秋秋。

    让菲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容秋秋竟然会自己跑出来抢花。

    菲儿想,既然容秋秋这么喜欢,那他再买一束好了。

    菲儿重新买了一束玫瑰花束后,朝着训练馆的方向走去。

    -

    容秋秋在听到行艺系的学生们遭遇到的事情后,第一时间朝着训练馆的方向冲。

    距离训练馆的方向越近,他听到的消息就越多。

    其中有人说道:“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不知道那个百淼玲的小娇妻们都是几班的,没有百淼玲带着,他们的实力真弱。”

    “一个个都是辣鸡,也不知道是怎么进入我们学院的。”

    “之前被他们给气死了,现在终于把这仇给报回来了!”

    容秋秋听得拳头都硬了,实在是担心,他停下脚步,给林爱莎拨通通讯。

    另一端并没有第一时间接通通讯,容秋秋继续朝着训练馆的方向跑。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林爱莎接通了通讯。

    容秋秋着急地询问:“莎莎,我听许多人说我的朋友们遭遇到了意外,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爱莎:“……”

    林爱莎眼皮跳了跳。

    容秋秋见通讯另一端的林爱莎并没有立刻回答,有些着急地又一次询问。

    林爱莎:“……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容秋秋见林爱莎说话的态度,心里放松了。

    通过林爱莎现在的表情,容秋秋猜测,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意外。

    一旦放松,容秋秋就察觉到了许多之前忽略到的点。

    与林爱莎的通讯中,他听到了一群哭哭啼啼的声音,其中邱羽柔的声音格外鲜明。

    邱羽柔生气又委屈地说道:“qaq嘤嘤嘤,他们都是坏人!呜呜哇哇!他们肿么可以这样对我呀?”

    另一道活力十足的女生带着哭腔说道:“他们简直不是个东西!”

    “都说打人不打脸,qaq他们就专门打我的脸,你们看看我,我现在就是一对熊猫眼!”

    “呜呜呜辣鸡!”

    “哇哇哇凑撒比!”

    “嘤嘤嘤qaq混蛋滚!”

    …………

    ……

    容秋秋通过形形色色怒骂的背景音中听出来,行艺系这些学生们虽然哭哭啼啼,但是状态还算不错。

    容秋秋更放心了。

    邱羽柔哭着说道:“qaq嘤嘤,如果鱼鱼在,鱼鱼肯定会给我们报仇的!”

    “对qaq,我要告诉鱼鱼!”

    “林爱莎和田浩羽都不是好人,他们就任由别人欺负我们,这个我也要告诉鱼鱼!”

    “果然,那些实力厉害的人,除了鱼鱼外都没有好人嘤嘤嘤!”

    容秋秋想,他们还想着跟他告状,状态看起来是真的很不错。

    林爱莎单手揉了下太阳穴,看着容秋秋,说道:“你不要太担心。”

    林爱莎简单说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当时,在行艺系的学生们说容秋秋会带着他们去竞技场进行战斗后,林爱莎和田浩羽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了。

    然后,这一批跟过来的每一位行艺系的学生都进行了1v1的排战。

    几乎是他们排战的瞬间,训练馆早已经看着他们不爽的学生们就接受了他们的战斗请求。

    一次性,十位学生进入战斗台,开始了1v1对战。

    在容秋秋不在的情况下,第一批进入战斗台的十位学生都表现得非常糟糕,而他们的对手……

    也不能说他们第一场战斗的对手狠,不过……

    伤害不高,侮辱性是真的十足。

    前十位进行战斗的学生,每一位学生都被硬生生打出了黑眼圈,就是特别的惨烈。

    打人专打脸,而且还各个都打出了同款熊猫眼。

    第一批上场的十位学生气炸裂了,紧接着,马上就轮到了第二批。

    第二批行艺系的学生们看着第一批上场学生们惨烈的状况,已经想要退出了,然后,他们听到田浩羽说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们已经有一部分的同伴进行了战斗,现在剩下的你们,难道不想在其他人对你们的嘲讽之下为你们的同伴出这一口恶气吗?”

    他说:“并不是让你们一定要赢,而是,只要对他们造成一点点的伤害,对你们的同伴而言就是报复。”

    田浩羽成功说服了这些愤怒的行艺系学生们。

    想法很美好,现实充满了骨感。

    在田浩羽煽动的话语之下,这些行艺系的学生们忽然就对自己没了bb数,然后气势汹汹地上台,又被打出了同款黑眼圈之后,他们又一起下来了。

    第二批行艺系的学生们被打出黑眼圈之后,又轮到了愤怒至极的第三批行艺系学生。

    真的是,气死行艺系的学生们了。

    满含怒气,无能狂怒,怒上加怒。

    在林爱莎和田浩羽的带领下,耳边听着战斗系学生们对他们这些容秋秋小娇妻的嘲讽,他们强忍住眼泪,重新进入了室内训练室。

    少了其他人的视线,众行艺系的学生们再也受不了这个委屈,开始抽抽噎噎哭着说起了自己的委屈。

    就特别的惨烈。

    容秋秋得知前因后果后,有瞬间的无语。

    他说道:“但是,莎莎、浩浩,我觉得这是你们的不对,他们都那么柔弱,你们现在就让他们独当一面,他们肯定会被欺负啊。”

    林爱莎眨了眨眼,从表面上看起来,她很镇定。

    但是,非常了解林爱莎的田浩羽却是知道,或者说,他现在也一样。

    林爱莎和田浩羽都很心虚,实话是,他们就是故意的。

    就和行艺系的学生们不喜欢他们一样,他们也不喜欢行艺系的学生。

    在他们看来,行艺系的学生就是在试图争抢他们的宝贝,凭什么?

    林爱莎与容秋秋双瞳对视,面色如常,一本正经地说道:“啾啾宝贝,你不能这样想,你太惯着他们了,就好像妈妈对我们一样,他们必须踏出第一步,未来才会更好。”

    容秋秋:“不是,他们还太弱……”

    不等容秋秋说完,林爱莎继续试图给容秋秋洗脑:“强压出成果。”

    容秋秋:“……”

    林爱莎:“在高压下,如果不想被欺压得更厉害,他们就只能更加努力,这种方式才是最佳成长方式,就和过去的我们一样。”

    容秋秋:“……但是,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林爱莎:“没有什么不一样,过去的我们还非常小,都能习惯妈妈的训练,更何况是现在的他们?”

    容秋秋忽然觉得,林爱莎说得似乎挺有道理的。

    他训练行艺系的学生们时确实非常严格,但是带着他们进行实战时,却一直宽容对待他们,这样似乎也不对。

    林爱莎:“……以后,我可以陪着你一起教导他们,嗯?”

    容秋秋想了想,“嗯”了一声,点点头,说道:“好。”

    林爱莎唇角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她看向容秋秋手上抱着的玫瑰花束,询问:“你手上的玫瑰花束,是谁送你的?”

    林爱莎心想,以前就是这样。

    以前,繁瑟学院就有许多学生试图靠近容秋秋,都被他们拦下了。

    果然,现在容秋秋只身一人来到塔奥国,趁着他们不注意,立刻就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试图靠近容秋秋。

    通讯另一端,行艺系邱羽柔等学生们还在娇里娇气地哭泣。

    不过,他们之中有人很敏锐地察觉到了自林爱莎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学生们察觉到了林爱莎身上散发出的炙热温度。

    哭哭啼啼的行艺系学生们感觉到了危险,齐刷刷和林爱莎拉开距离,安静如鸡地蜷缩在一起,唯恐一不小心让林爱莎发现他们,将他们当成了泄愤对象。

    和行艺系的学生们并不一样,通过通讯,容秋秋并没有发现林爱莎陡然转变的气息,不过他注意到行艺系的学生们忽然不哭了。

    再听林爱莎询问他关于玫瑰花的问题,容秋秋也就没再关注行艺系学生们的异常,一脸生气地和林爱莎告状:“莎莎!是菲儿!”

    林爱莎眨了下眼,显而易见的,她周身散发出的气息温柔了许多,那些原本还噤若寒蝉的行艺系学生们见状,又开始哭哭啼啼了。

    顿时,林爱莎和容秋秋的通讯中,再一次加上了行艺系学生们悲惨的背景乐。

    林爱莎说道:“是菲儿送你的玫瑰花?”但是,为什么容秋秋的模样看起来那么生气?

    在林爱莎的好奇心之下,容秋秋重重跺脚,说道:“莎莎!菲儿他买的玫瑰花,他送给了塔奥战斗系的一个小妖精!”

    林爱莎:“……”

    林爱莎顿了下,询问:“你的意思是,菲儿特意买了花束,送给别的人?”

    这本来就是扎心的事情,由林爱莎叙述,容秋秋悲从中来,他含着两泡泪水,重重跺脚,说道:“对qaq!他要送别人花!”还是代表爱情的红玫瑰!

    以林爱莎对菲儿的了解,她感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她询问灵魂问题:“……那么,为什么现在这一束花在你手上?”

    容秋秋:“……”

    容秋秋狂奔的动作忽然停住,目光心虚地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敢正视林爱莎。

    林爱莎轻声说道:“菲儿应该是买给你的,所以才会在你手上,不要生气了,嗯?”她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容秋秋鼓起腮帮子,生气地说道:“才不是!莎莎我告诉你,这花是菲儿买给战斗系的一位女学生的,当时我好生气,看到了就没有忍住,直接从对方手上把花给抢过来跑了。”

    林爱莎:“……”

    林爱莎抚了抚额头,感觉这种事真的很像是容秋秋会干出来的事情。

    不过,林爱莎并不认为菲儿会送别人花束。

    容秋秋说道:“我当时对那位学生说,我找到机会会把花还给她,莎莎你让浩浩帮我还好吗?”

    林爱莎说道:“嗯,好。”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说道:“但,但是,莎莎,我觉得浩浩很好看,特比能迷惑人,如果那位学生不喜欢菲儿,喜欢上别人就好了。”

    林爱莎:“……”就是,所谓的移情别恋吗?

    不过,林爱莎认为,他们之间一开始就不会有恋。

    在瞬间的无语后,林爱莎说道:“宝贝,我觉得你想多了,他们是塔奥人,塔奥的异能战士普遍会找行艺系的学生,她们不会和菲儿怎么样的。”

    容秋秋说道:“但是菲儿长得好呀。”

    林爱莎轻声叹息:“宝贝,就算这样,比起浩浩,我觉得她们会喜欢上你的可能性……”她说到这里话戛然而止。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双瞳亮晶晶地看着林爱莎。

    林爱莎:“……”

    她眼皮跳了跳,忽然有种极度不好的预感。

    容秋秋说道:“我可以以行艺系学生的身份,约那位学生见面!”

    林爱莎:“……”

    容秋秋小下巴骄傲地高抬:“菲儿不检点,让我头顶一大片青青大草原,我要让他康康我的厉害!”

    林爱莎:“……”

    林爱莎深吸一口气,说道:“宝贝,我认为你和菲儿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

    容秋秋晃了晃手上的玫瑰花束,询问:“莎莎,你看看我手上抢劫来的花,你还觉得我和菲儿之间有什么误会吗?”

    不等林爱莎回答,容秋秋又说:“不仅仅只有花花,之前也是,菲儿明明说好了抱我,结果就不抱了!”

    林爱莎觉得容秋秋在气头上,安慰道:“……他超过分,怎么可以不抱你呢。”

    容秋秋皱皱眉头,又说道:“他还每天和别人勾三搭四!”

    林爱莎:“……那实在是,太过饭了。”

    容秋秋:“对!”

    容秋秋关掉和林爱莎的通讯,继续迈步,朝着训练馆的方向冲去。

    不久后,容秋秋进入训练馆,入耳的就是战斗系众学生们的交谈。

    其中有许多学生说,他们今天和容秋秋的那些小娇妻们战斗,他们没有容秋秋带领,实力真的很弱,打人专打脸,可算是让他们好好报了一把仇。

    他们说,他们之前就看容秋秋与他的小娇妻们特别不顺眼了,明明身穿着战斗系的制服,结果一个个看起来弱小无助,而且还特别会阴阳怪气,这一次揍了他们一把,可谓神清气爽。

    容秋秋听着他们说得话,拳头都硬了。

    更让容秋秋感觉生气的是,当他走过一群学生时,那些人注意到标志性的帽子、眼镜、口罩装扮的容秋秋,纷纷对他投以挑衅的目光注视。

    容秋秋本来就生气,现在更生气了。

    他在心里想,哪怕是为了争一口气,他也一定要训练好行艺系的学生们。

    他加快脚步,朝着训练室的方向冲。

    有学生压低声音说道:“你们看他手上拿着的花束,不知道又是他哪个小娇妻送他的。”

    容秋秋:“……”

    qaq这是他收到的礼物吗?这是他抢劫来的礼物!

    容秋秋愤怒地冲去了训练室。

    在林爱莎给他开门的时候,行艺系众学生们的情绪已经被成功安抚,他们不哭了。

    但是……

    当这些一个个顶着熊猫眼的学生们看到容秋秋后,被粘合的心态又“砰”地一声,支离破碎了。

    他们丢掉一直给他们特训的田浩羽,哒哒哒朝着容秋秋冲过去,把容秋秋围绕在最中心,抽抽搭搭和他告状,说战斗系的学生们到底有多么的可恶。

    其中一位学生抹着眼泪,说道:“qaq我都对他们说了,不要打我脸,我说我的脸很宝贵,打我哪里都可以,但是他们就仗着比我们厉害,一定要打我的脸qaq!”

    “我和他们说,如果他们敢打我的脸,我一定要给老公告状,但他们说随便我们怎么告状,他们就是要打我们的脸!”

    …………

    ……

    容秋秋听着他们的告状,越听越生气。

    容秋秋开始带动气氛,喊道:“这就是实力!”

    “现在你们知道实力的重要性了吧?你们想想,如果你们实力强,他们敢这么对你们吗?”

    “不,你们应该这么想,这一次与他们战斗的是你们,如果和他们战斗的是我,你们觉得他们敢这样对我吗?”

    行艺系众学生齐刷刷摇头。

    容秋秋:“所以,我才一次又一次对你们说,性格要强势,被打了就要想办法打回去!我们要有自信,要努力!明天我就带着你们进行10v10,我们不要怂!”

    众行艺系学生们异口同声应“是”!

    在这被点燃的气氛下,忽然有一位学生询问:“但是,鱼鱼宝贝,你可以说说你刚才是丢下我们去哪里了吗?”

    “你手上的花,是谁送你的?”

    容秋秋:“……”

    容秋秋眨巴眨巴大眼睛,看向自己手上抱着的花束。

    说起来,这就是一个悲伤的话题了。

    容秋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林爱莎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容秋秋。

    有一种人,叫做不要脸。

    林爱莎刚扶住容秋秋,邱羽柔就不动声色地推了林爱莎一把,试图取代林爱莎站着的位置。

    不过,林爱莎体质强,邱羽柔一时之间并没能推动林爱莎。

    但是……

    没关系。

    林爱莎充分见识到了行艺系众学生能有多么的不要脸。

    邱羽柔眼见自己没能推动林爱莎,他就硬生生挤入了林爱莎和容秋秋之间。

    在这个过程中,林爱莎一直暗地里使用力气,双脚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是……

    容秋秋在邱羽柔的挤动下,自然而然和林爱莎拉开了距离。

    等林爱莎想要重新和容秋秋零距离接触时,行艺系其他学生们又围了过来,将林爱莎挤出了包围圈外。

    林爱莎:“……”

    林爱莎眉心一阵跳动,她和田浩羽彼此对视,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相同的情绪。

    ——难怪战斗系的学生们打人专打脸,实在是,行艺系这些学生们太欠揍了。

    林爱莎对田浩羽点头。

    田浩羽秒get到了林爱莎的意思,也跟着点了点头。

    他们用目光交流,他们绝对会让行艺系这些娇气的学生们感觉到来自他们的凶残狠辣的。

    他们觉得,他们今天还是对行艺系这些学生们太温柔了。

    容秋秋今天情绪有点不大好,再加上时间已经过了许久。

    他和林爱莎、田浩羽说了一声,再次叮嘱他们让他们一定帮他看好菲儿,就和邱羽柔一起,带着行艺系的学生们回到了行艺系。

    容秋秋回了自己的宿舍。

    而邱羽柔等被打出黑眼圈的学生们,他们先是回到宿舍开始给自己消肿,时不时照照镜子。

    越看越生气,越看越愤怒。

    他们踏出脚步,一一去往别的宿舍,告诉自己的好友们。

    他们说,那些战斗系的学生们对他们是多么的过分,打人专打脸。

    行艺系众学生们看到他们惨烈的脸,感到无比的心痛。

    他们看着同学们眼睛上的伤,出离愤怒了。

    一大群学生聚在一起,心疼地为他们这些被打出黑眼圈的同学们敷眼睛。

    这个时候……

    行艺系的学生们想到了他们在战斗系时遭遇到的情况。

    那时,战斗系的学生们嘲笑他,林爱莎和田浩羽对他们冷漠,他们告状也没用,还嘲讽他们,认为他们太废物了。

    他们将这件事告知给容秋秋,容秋秋虽然愤怒,却也没有揉眼睛一般呵护的轻柔动作,现在再对比一下行艺系同学们的温柔……

    这些被打出黑眼圈的学生们顿时稀里哗啦哭了出来。

    看到他们哭泣,朋友们认为他们肯定是被打得疼了,哄得更上心了。

    其中一位学生说道:“我知道要怎么对付战斗系那群两面三刀的混蛋了!”

    被打的几位学生齐齐看向这位学生。

    这位学生一脸生气地说道:“他们好大的胆子,这还没有结为伴侣就打我们行艺系的学生,等以后,那还得了?我们必须打回去!”

    一位被打出黑眼圈的学生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地说道:“qaq但是,我们完全打不赢他们呀。”

    另一位学生摸了摸这位学生的头发,说道:“我不是让你们在战斗系打,我的意思是在特殊区打。”

    行艺系被打出黑眼圈的众学生:“……?”

    他们愣了下,眨巴眨巴眼睛,陷入了思考。

    无论战斗系那群学生真实的内在是多么的野蛮骄纵蛮横,但是,至少在特殊区时,他们会尽可能将不好的一面伪装起来……

    在片刻的停顿后,一位学生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明天开始在行艺系约见战斗系的学生,别管是谁,等见了面,我们要一不小心在他们的眼睛上砸几拳吗?”

    他加重了“一不小心”这几个字的音。

    “对,我认为在特殊区,他们应该不会像是在战斗系那样的蛮不讲理。”

    众学生觉得,这个提议非常的好。

    其中一位学生说道:“……那,就这样吧?”

    众学生点头。

    又一位学生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联系其他班级的学生们,让他们也这么做。”

    “好。”

    行艺系的学生们齐齐行动了起来。

    这一天,注定是行艺系学生们集体恼羞成怒的一天,所有学生们都为那些被打的同学感到心痛,那是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现在他们可以打他们的同学,明天,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打他们。

    不行!

    必须报仇。

    行艺系的学生们四散开,那些被打了的学生们以着添油加醋的方式说战斗系学生们的坏话,完全点燃了几乎所有学生们的怒气。

    紧接着,他们说出计划。

    明天,但凡没课的学生,他们要约见战斗系的学生们。

    就和战斗系的学生们打他们一样,他们也要打回来!

    每一位行艺系的学生们摩拳擦掌,就等动拳头了。

    在行艺系的学生们计划如何更好地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复仇时,容秋秋将玫瑰花带回宿舍,整个人越想越生气。

    虽然生气,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他再一次想到了林爱莎说的话。

    与其让田浩羽和那位战斗系的女学生见面,那还不如身为行艺系的他带着几位学生一起去见那位女学生,将她迷得五迷三道,再也不愿意看菲儿一眼还比较靠谱一些。

    容秋秋重重“哼”了一声,他将玫瑰花束放到了桌上,打开个人光脑,联系林爱莎。

    林爱莎秒回。

    容秋秋询问林爱莎,之前菲儿送花束的那位学生是战斗系几年级几班的学生?

    名字又叫什么?

    另一端的林爱莎在信息界面敲敲打打,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中”五个字。

    小片刻后,林爱莎直接给容秋秋发送了视频通讯。

    容秋秋接通。

    通讯接通的那一刹那,容秋秋就看到了手上抱着一束玫瑰花的菲儿。

    容秋秋眯了眯眼睛。

    菲儿说道:“阿秋,我……”

    容秋秋不等菲儿将话说完,喝到:“闭嘴!”

    菲儿:“……”

    菲儿眨了眨湛蓝色的双眼,作为妻管严,他下意识闭嘴了。

    容秋秋见菲儿不说话,更生气了。

    通过视频投影,容秋秋看出了场地,菲儿和林爱莎此时此刻还在训练馆。

    林爱莎看向容秋秋,说道:“阿秋,你误会菲儿了,菲儿对我说,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你购买的花束,他是想让那位同学将花束转给你……”

    容秋秋打断林爱莎:“莎莎!”

    林爱莎:“嗯?”

    容秋秋:“菲儿说得这种不靠谱的鬼话你也相信?”

    林爱莎:“……”

    容秋秋:“如果真的是这样,你看,菲儿为什么又买了新的一束花?”

    菲儿想,这不是之前容秋秋单独和林爱莎聊天时,有说抱抱会拒绝三四次,他想,就算容秋秋多拒绝几次,他也要多买几次花,所以才买的吗。

    虽然这么想,但是菲儿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说。

    容秋秋横眉竖目看着菲儿,说道:“都是借口!”

    菲儿:“不是,我……”

    容秋秋:“你们给我等着!”

    菲儿:“……”

    林爱莎:“……”

    容秋秋一把挂断了通讯,之后打开二楼的窗户,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因为非常生气,这一次容秋秋进入战斗系,甚至没有通过邱羽柔进入,而是直接从行艺系与战斗系的连接处,在强行突破一道道从空中射击而来的能量冲击,并且在警报提示声中强行闯入了战斗系。

    而这时,忽然的警报声让整个战斗系乱成了一团。

    容秋秋以假的百淼玲的身份,风风火火朝着训练馆的方向冲。

    训练馆一大群学生交流,说有学生闯入了他们战斗系,不过不知道是谁。

    容秋秋直接路过他们,两只脚哒哒哒,朝着竞技场的方向冲。

    没多久,容秋秋就看到了竞技区抱着一束玫瑰花的菲儿。

    不仅仅有菲儿,还有一些同系女学生围绕在菲儿身旁。

    菲儿身旁是林爱莎和一脸冷漠的田浩羽。

    容秋秋生气地跺跺脚,之前菲儿还说玫瑰花是送给他的,但是,结果呢?

    有女学生围绕过来,菲儿就想将手上的玫瑰花束送给别的女学生?

    容秋秋生气地一把朝着菲儿冲了过去。

    感觉到动静,菲儿微微偏头,看向容秋秋。

    当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刹那,菲儿唇角弯起,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

    人群中,有几位学生压低声音惊呼,他们夸赞菲儿生得真的很俊俏,绝对符合塔奥国人的长相。

    听到他们在私底下的尖叫声,容秋秋顿时感觉,菲儿时时刻刻都在勾搭战斗系的学生们,每天都在不检点。

    容秋秋生气地朝着前方冲过去,推了菲儿一把。

    容秋秋的力气很大,菲儿被推得踉跄了一下。

    容秋秋一把从菲儿手上把玫瑰花束抢到了手上。

    菲儿:“……”

    围观众学生:“……”

    竞技区一群人斜眼看容秋秋,觉得容秋秋简直莫名其妙,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还有一些学生窃窃私语说容秋秋的坏话。

    菲儿说道:“如果你喜欢,我明天还可以……”

    不等菲儿说完,容秋秋一手抱着玫瑰花束,又推了菲儿一把,转过身,抱着花束,和林爱莎和田浩羽挥挥手,抱着玫瑰花束跑走了。

    在场众人:“……”抢花就跑,真的是太没礼貌了!

    说容秋秋坏话的学生更多了。

    菲儿皱眉,看着那些说容秋秋坏话的人,说道:“希望你们不要擅议他人,花束我原本就是买给他的,他并没有争抢。”

    战斗系众学生:“……”

    战斗系众学生:“…………”

    众学生以十分微妙的目光看着菲儿。

    在片刻的沉默后,有一位学生看向菲儿,说道:“菲儿,虽然不知道你与那位叫百淼玲的同学有什么关系,不过,希望你能明白,他有一群小娇妻。”

    菲儿:“……”

    菲儿顿了下,说道:“那都是误会,他们的关系清清白白。”

    许多人用“你没救了”的目光看着菲儿,其中一位学生说道:“虽然但是,你难道没有听那些人是怎么称呼他的吗?”

    “他是真海王。”

    “他们都称他为老公!”

    菲儿:“……”

    菲儿感觉,自己头顶真的一片绿油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