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511章 林斯特的终结
梦境迷宫塔,廷根市场景中。

    当化身侠盗“黑皇帝”的克莱恩和莎伦小姐赶到梅高欧丝的住所时,机械之心和代罚者小队已经与其处于了交战状态。

    明明是白天,是接近中午,可此刻,却有一轮血色的满月挂在了半空中。

    见此,莎伦没有任何犹豫就从口袋里取出一瓶药剂喝了下去——她那件可以无视满月的非凡物品有序列5的层次,在这一层同样被压制,失去了效果,所以只能靠“镇定剂”来控制“狼人”的诅咒。

    “没事吧?”头戴黑色皇冠的侠盗关心地问了一句,“如果很痛苦,可以退到满月的照耀范围外。”

    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的莎伦却摇摇头,简洁地道:“握笔没有问题。”

    也就是说,你要待在这里用“0-08”随时支援我?

    看到莎伦小姐眼中的坚定,克莱恩没有矫情,用灵体裹挟着那三枚“阳炎符咒”,直接穿过了房屋断裂的墙壁,进入了“战场”。

    此时此刻,代罚者和机械之心的大部分成员都在一只只面容狰狞,长着利爪的蝙蝠袭击下倒了下去,生死不知……

    只有几位序列稍高,手持封印物的队长和资深队员还能勉强抵抗。

    而立于房屋另一侧的梅高欧丝,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变成了一个依稀有着“人”型的肉块集合体,看上去很是恶心。

    尤其是其“腹部”位置,一个约莫篮球大小的肉球正在快速蠕动,似乎想要破开覆盖住它的“肉块”、“肉皮”!

    这……这比被真实造物主污染后的模样还丑啊!

    看到这一幕,克莱恩不由得暗暗对梦境里的代罚者和机械之心道了声抱歉,他之所以用羽毛笔“安排”他们过来,其实是担心邪神子嗣察觉到因斯出事后,执意去黑荆棘安保公司杀死队长,这才让他们拖延一下时间,等自己和莎伦小姐赶过来。

    在向这些“守护者”们致敬后,克莱恩直接灌注灵性,扔出了一张“阳炎符咒”。

    梅高欧丝腹部的肉球仿佛察觉到危险,顿时发出了一声让周围官方小队成员眼角淌血,头痛欲裂的尖叫。

    紧接着,他们就连面部都变得狰狞起来,部分代罚者身上甚至出现了鳞片……这是即将失控的征兆!

    如果还是在廷根时的克莱恩,仅仅这一下就足以打断他的激发过程,让他失去战斗能力,就好像当初黑荆棘安保公司中听到的婴儿啼哭声,如果没有队长的牺牲,他决没有机会用符咒消灭对方。

    但现在,拥有“亵渎之牌”撬动来的灰雾力量加持,拥有“黑皇帝牌”自带的“高位格”,邪神子嗣的一声尖啸却只是令他的灵体微微有些晃动,甚至都没能打破他在周围用“太阳胸针”布置的“圣光”防护,“阳炎符咒”就已经在一声低沉的赫密斯语中激发而出:

    “光!”

    房屋内一下透亮,诡异的血月也短暂消失,仿佛在畏惧着太阳发出的光辉。

    这座花园别墅的天花板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破碎出一个大洞,这大洞贯通了三楼的屋顶,让蔚蓝的天空与灼目的太阳同时映照了进来。

    那枚黄金薄片在梅高欧丝的头顶与阳光融合在了一起,旋即膨胀开来,于原地点亮了一个光球,四周缭绕着无数火焰的光球。

    轰隆!

    整栋别墅剧烈摇晃,附近街道的玻璃全部碎裂。

    然而,光球的威力集中在了核心位置,并没有散逸多少。

    房屋外,趁着满月短暂消失,莎伦小姐冷静地拿起羽毛笔,在笔记本上快速写道:

    “被‘阳炎’的威能所慑,林斯特与邪神子嗣的融合再度被拖慢了一些,难以控制住它在痛苦下的本能。没有使用‘月光化’来减少伤害,反而榨取力量使用了‘血月之箭’,想要一举击杀突然出现的敌人。”

    不同于她说话时的风格,在写作上,莎伦竟然显得极为注意细节。

    别墅里,在“阳炎”击中梅高欧丝腹部肉球的同时,一支鲜红如血,有着刺鼻腥臭味的箭矢也瞬间成型,以无法躲闪的速度跨过空间,眼看就要击中侠盗“黑皇帝”的灵体。

    但那道身着黑色盔甲的身影却骤然消失,又在几秒后再次从房屋断裂的墙壁中钻了进来,并再次向那已经被“阳炎”炸得彻底失去了“人”型的肉山扔出了一枚符咒。

    “光!”

    似是感受到了危险,那些肉块组成的“小山”迅速蠕动起来,并隐隐有“虚化”成大量“蝙蝠”,以减轻伤害的趋势。

    但就在这时,肉块腹部的肉球却再次集中力量,想要发出强力攻击,打死那个让自己“痛苦”的灵体。

    这样的操作,直接打断了其他能力的运用,以至于直到“阳炎”临身,它都没能做出任何应对。

    轰隆!

    炽白的光华里,那些肉块大部分被直接蒸发,只余下少部分拼死护住了那颗肉球。

    见此,克莱恩果断地扔出了第三枚,也就是最后一枚“阳炎符咒”以作最后一击。

    ……

    房屋外,莎伦小姐看着手中似乎突然变得破旧的羽毛笔,不顾额头上不断淌下的汗珠,以及极度匮乏的灵性,咬牙在笔记的最后写道:

    “如果林斯特在此时继续和邪神子嗣融合,是有机会度过难关真正降生的。但他本性自私,对连续不断的高级符咒攻击心生恐惧,所以果断抛弃了对方,想要独自脱离,再寻找机会附身他人……

    “可就在他刚刚切割掉大半灵体,脱离了邪神子嗣后,第三枚‘阳炎符咒’就被成功激发……

    “林斯特的故事就此结束。”

    合上笔记,听着剧烈的爆炸声再次传来,莎伦虚脱地瘫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那支本来变得破旧到随时可能断裂的羽毛笔却在一缕未曾消散的月光下自行竖立起来,并“跳跃”着在一块墙壁上写道:

    “邪神子嗣在被‘阳炎’消融的最后一刻,它被即将毁灭的灵分出了一丝,落在了莎伦的身上,隐蔽地将她‘污染’了一点……”

    刚刚写到这里,那根羽毛笔似乎是再也承受不住压力一般,直接断裂开来,彻底损毁。

    那些墙壁上的字迹也自行隐去,再也看不到。

    而这些,昏迷中的莎伦一无所知。

    ……

    别墅内,侠盗“黑皇帝”状态的克莱恩看着被消灭的梅高欧丝和邪神子嗣,不由得皱了皱眉,心中思忖道:

    “这会不会太容易了一点?

    “说好的林斯特的陷阱呢?就这?”

    克莱恩仔细回想了一番战斗过程,觉得应该没有问题,又飞出别墅,看了眼昏迷的莎伦小姐,发现她只是灵性耗尽,没有什么大问题,于是就要解除“召唤”,回归灰雾之上。

    可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支断裂成几段的羽毛笔。

    起初还没在意,但他随即想到了什么,硬生生停下了返回灰雾之上的操作。

    “不对!即便是样子货,它在这个梦境里也是‘0’级封印物,怎么可能因为安排梦中的人物就损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