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门马 > 第1004章 都是我啊
当天下午。

从海达地产传出消息,李爱民已经收购了丁闯手中的九十几套房,此消息一出,海连市、平宁省内无不为之震撼,因为大家都打算看李爱民是如何死的……

一鲸落,万物生。

还有很多人惦记他消失之后的市场空白,最不济也要打个十天半个月,两人相互消耗,哪成想只是一个回合事情就结束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两人的和解条件是什么,但门马、海达所有人都守口如瓶,乃至哈弗岛集团的董岚对这件事也只字不提,没透露半点口风。

不过,还是有人发现蛛丝马迹,从海达地产收购时的价格可以推测,这一局,李爱低头了。

娱乐圈内有两件大事。

一是,京城影音与门马影视达成独家合作协议,钱乐乐、萧飞、未来三年内所有发行歌曲在磁带、光盘制品方面,由京城影音独家发行,并且其他门马艺人的磁带、光盘也由京城影音独家发行!

此消息一出,娱乐圈内的老板气的破口大骂,虽然早就知道随着萧飞的火爆,已经封不住丁闯,一定会有影音制品因为利益选择合作,但京城影音的动作出来,还是要骂几句才解气。

至于与京城影音断交,他们还没有胆量,原因很简单,钱乐乐、萧飞的歌曲太火爆,他们以此断交为威胁相当于断人财路,直接对抗京城影音,矛盾还没到这种程度。

所以只能是无能狂怒。

二是,门马的《夏洛特》定档,在大年初一上映,这是一年中的黄金档期,近几年的票房记录都是在这个档期中产生。

娱乐圈内的老板们再度沸腾,大骂院线不讲道理,唯利是图,是小人,毕竟京城影音还帮着对抗两个回合,看实在没办法封杀住丁闯才倒戈,院线倒好,一个回合都没坚持,听《夏洛特》的编剧中有钱乐乐、萧飞词曲作者,都像是狗闻到味一样冲上去,怎么能不让人生气。

生气归生气,也无能为力,因为国内只有四大院线,相当于被四家垄断,有史以来都是院线封杀影视公司、传媒公司,他们从来不敢挑衅院线,见面了还要笑脸相对,嘘寒问暖。

毕竟,担心给他们排片率降低。

与此同时,还有个小道消息。

位于东湾的盗版村楼寨放出话,从今以后不再盗版门马公司旗下艺人的任何歌曲,并且号召同行不再盗版,让人们为真正的艺术买单。

此消息一出。

娱乐圈在骂。

影音界也跟着骂。

搞到最后,丁闯居然变成了好人,成了谁都追捧的香馍馍,你们不盗版丁闯的,意思是还要盗版我们的喽?

盗版也就罢了,还说让人们为真正的艺术买单,难道丁闯做的是艺术,我们就不是?太特么气人!

但,也无能为力……

只能无能狂怒。

…….

南山会,山水华庭。

“刚刚接到消息,京城影音与丁闯达成未来三年的合作、有电视台、电台等媒体开始购买歌曲版权,他所拍摄的电影,也会在今年大年初一上映。”

金飞走在山间小路,边走边道。

而他前方半步,是南山会的会长赵定昌。

在之前,金飞与丁闯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南山会的态度也非常鲜明,可经历过“伏击”的事情之后,意味着南山会整体都与丁闯不死不休,这段时间以来虽然没有动作,但丁闯所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他的发展速度,要比想象中的更快一点啊。”赵定昌缓步前行,步伐很稳。

他的另一侧站着一名女孩,皮肤白皙、五官立体、身上穿着休闲装,扎着马尾辫,乍一看起来与都市女性没什么两样,不过是更漂亮一些,但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南山会长之女,赵如意。

赵如意听着两人谈话,并不表态,只是跟在旁边。

金飞沉吟片刻,悲哀道:“会长,对不起,如果那天不是我的失误,不可能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不可能……”

在事后他做过很多次复盘,发现其实从最开始就是扼杀丁闯最后的时机,当他从平宁省回来,在服务区停下让外国记者去接的时候,就应该让杀手弄死他,为什么要给他机会?不应该给他机会!

当时太自信,认定丁闯进入省内绝对有去无回,所以才造成死亡十几人却没能留下丁闯的悲剧,更让整个南山会耻辱!

赵定昌抬手打断,继续道歉没有任何意义:“目前挡在我们和丁闯之间的,还是方老这座大山,根据方老以往的行事风格,不会在平宁省内多停留,轨迹会不停运动,而这次,他居然在省内安静近半月,他的身体恐怕要扛不住了。”

金飞见被打断,没继续说,但心中还是愧疚,想到会长被丁闯打了一巴掌,南山会因为自己,集体跪下道歉,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外人根本不知道,自从那晚过后,就开始失眠,很少有睡超过四个小时的时候…….

金飞沮丧点点头:“我也听到一些传闻,可是,方老这些年传出的传闻并不少,不排除他能安然度过的可能。”

赵定昌闻言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金飞:“小飞,你应该调整心态,不要太悲观,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失败也是成功的必要过程,不要看过程,要看结果,放宽心态。”

金飞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面对的是丁闯,一个曾经不需要看在眼里的小蚂蚁,与巨人搏击失败十次都没关系,在小蚂蚁面前摔跟头,一而再、再而三摔跟头,很难捱。

“我明白了,谢谢会长。”金飞深吸一口气,尽力克制住悲观,严肃分析道:“我们可以把动手时间设定在方老走后,可目前,方老什么时候走并没有预期,按照丁闯的发展速度,等到方老走后我们再动手,恐怕不能采取直接的方式……”

之前的事件是南山会所有成员集体抗压,才勉强扛下来,但,任何人都不能只看表面,他们也很清楚,有些层面要动南山会的决心越来越大,目前不过是冲击南山会会对全省经济造成震荡,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而当丁闯的发展程度,到底南山会动他会流血的时候,恐怕有些层面也会介入,趁机瓦解南山会。

赵定昌见他心情缓和一些,重新向前走,当然也清楚因为“十几条人命”其他层面的不满。

古井不波道:“不能采取直接手段,就用常规手段,遇山开路、遇水架桥,终归有办法,不要太心急,机会,往往是等出来,我们目前要等的是方老。”

金飞点点头,不再说话,眼中又浮现出阵阵悲哀,他没有半点办法对付丁闯,不对,应该是对丁闯产生阴影,认为那家伙不可战胜,自己搞不定,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会长身上。

赵定昌见他不说话,也不再多聊。

走了大约五分钟。

金飞电话响起,公司有事情让他处理。

赵定昌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先离开。

赵如意见金飞走出很远,这才开口道:“爸,我有种感觉,我们不应该继续对付丁闯,你经常说没有永远的敌人,我很不懂,为什么要一直针对丁闯,而且,目前省内大局,对我们很不利……”

并非帮丁闯说话,而是真心发问,丁闯身边有董岚、有方老,最关键的是,斗赢了丁闯又能如何,不过是出口气而已,看不到任何收益。

“呵呵……”

赵定昌听到女儿说话笑了笑,双手背到身后,换成闲庭信步的步伐,更像是在散步,感慨道:“是啊,为什么要一直抓住他不放呢?在任何人眼里,他都不配做南山会的对手,无论输赢,我们都输了。”

赵如玉看着父亲的侧脸,满头雾水。

试探道:“你后悔了?”

她一直觉得不应该动丁闯,目前付出的代价,已经远远超过弄死丁闯的收益,更不要提还没弄死丁闯。

“后悔,也是南山会后悔,与我赵定昌何干?”赵定昌徐徐道。

“啊?”

赵如意更加糊涂,你就是南山会的会长啊,怎么能与你没关系?

赵定昌并没直接解释,而是道:“还记得去年我过寿当天发生了什么?”

虽然传统的春节还没过,但从日历来看,确实是去年。

“记得!”

赵如意点头:“那天丁闯来参加您的寿辰,金飞当众逼宫,你还让丁闯自裁,后来董岚出现,大闹您的寿辰,并且在寿辰上当众掌掴金飞,带走丁闯。”

赵定昌立即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董岚为什么能顺利进入山水华庭,又为什么能顺利带走丁闯?”

“因为……”小如意下意识要说因为那天宾客很多,保安不可能一一核对,董岚混进来的,这也是所有人的想法,合情合理。

可赵如意只说出两个字就停住,意识到父亲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问。

看过去,看到父亲泰然自若的面庞,惊愕道:“难道是你?”

“没错!”

赵定昌笑道:“不只是我让她顺利进来,还是我让她平安出去,更是我让人发信息告诉他,丁闯救过你的命,让她以此来威胁我,保证小湾村的安全,都是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