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依波虽然这么说,可是庄珂浩离开之后,她却仍旧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病床上已然了无生气的人,一动不动。

    门口料理后事的工作人员已经等了很久,千星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来握住了她。

    庄依波这才缓缓收回了视线,转头看了她一眼,低声道:“我们走吧。”

    千星应了一声,终于拉着她走出了这间病房。

    两人一路下了楼,庄依波始终沉默着,千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陪着她。

    一直到走到住院大楼门口,庄依波忽然伸出手来,十分郑重地拥抱了千星一下。

    她知道千星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她人远在万里之外,虽然她明明已经和庄家断绝了关系,可是在她的妈妈即将离世的时候,千星还是赶了过来——不为其他,只是为了或许能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替她弥补一些遗憾。

    “千星,谢谢你。”庄依波低声道。

    “傻瓜。”千星揉了揉她的头发,“跟我还说这种话。”

    说完这句,千星却也伸出手来重重抱住了她,静默许久之后,才又低声开口道:“没事了,依波……从今往后,都会好起来的。”

    良久,才终于听到她低低应了一声:“嗯。”

    两人走出大楼的时候,申望津正坐在楼前树荫下的长椅上,他靠着椅背,闭了眼,任由斑驳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洒在脸上,不知是在思考什么,还是在休息。

    千星到底还是不大乐意见到他的,见状不由得问了庄依波一句:“你让他陪你回来的?”

    “不是。”庄依波低声道,“是他带我回来的。”

    闻言千星倒是微微一顿,好一会儿才又道:“那要不要多待几天再走?”

    庄依波缓缓点了点头。

    千星又看了申望津一眼,道:“我这几天也会留在桐城,需要我陪的话,你尽管开口。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会自觉消失的。”

    庄依波听了,只是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她的脸。

    千星又道:“我还要去霍家看看爷爷,他老人家最近身体不是很好……你有时间的时候打给我。”

    庄依波点了点头,千星又瞥了远处的申望津一眼,这才转身离开了。

    庄依波目送着她离去,又呆立片刻,才终于走向了坐在长椅上的申望津。

    他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接近,依旧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庄依波在他身边坐下来,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一只手。

    申望津这才缓缓睁开眼来,目光先是落在两人的手上,才又缓缓移到她的脸上。

    她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但是不像是哭过,目光平静,并无多少悲伤。

    申望津抬起手来抚上她的眼角,低声问了句:“说过再见了?”

    “嗯。”

    “那要不要多留几天?”

    “嗯。”

    “晚上想住哪里?”

    “随便。”

    “嗯。”申望津也应了一声,说,“那就随便吧。”

    庄依波听了,不由得抬眸与他对视了片刻,末了,轻声问了句:“你怎么了?”

    “什么?”申望津有些疑惑地反问道。

    “你心情好像不好。”庄依波说,“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