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49.不同意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六十,  补齐之后会显示正常章节。  彼时赛场上欢呼呐喊声交织一片。

    陆凛低头,她对他微笑,勾起一双折折的桃花眼。

    他身体紧了紧,  他转移了话题:“我来还你餐盒。”

    姜妍接过粉粉的餐盒,打开看了看,  盒子干净,显然已经被清洁过了。她嘴角有掩不住的笑意漫出来。

    “芒果千层好吃么?”

    “还行,  有点甜。”

    “特意多加了糖。”她特意强调:“我弟那份就不如你这份甜。”

    陆凛默了会儿,  道:“谢谢。”

    姜妍将餐盒装进袋子里,淡淡道:“见外了。”

    射击比赛,  姜仲晨牛逼轰轰拿第一名,可把他能坏了。散场的时候,他叫住陆凛。

    “陆大哥,我想跟你比比,行不?”

    陆凛回头:“比什么?”

    “就比射击。”

    陆凛望向他手里的奖杯,挑眉道:“觉得自己就出师了?”

    “哪能啊!”姜仲晨微笑说:“比着玩玩。”

    姜妍抱着手臂站边上看好戏。

    “怎么样,陆大哥要试试么?”

    “来吧。”

    陆凛刚刚答应下来,姜仲晨立刻说道:“陆大哥,  你要是输了,  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陆凛会输,  开什么玩笑。

    姜妍对姜仲晨说:“好不容拿个奖杯,小破孩怎么不珍惜荣誉呢。”

    姜仲晨撇撇嘴,  不理她,  只问陆凛:“陆大哥,  行么?”

    “可以。”陆凛爽快地同意:“我输了,答应你一个要求,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姜仲晨嘴角笑意加深,走到陆凛身边,附在他的耳边,悄悄说了什么。

    陆凛闻言,目光朝姜妍望了望。

    虽然正规的赛事已经结束,不过陆凛和射击比赛冠军姜仲晨这一场私底下的较量,还是吸引了不少同学围观。

    暮色四合,夕阳的余晖中,陆凛戴上射击专用眼镜,薄薄的墨色镜片将他的目光堵上了一层沉稳的质感。

    在姜仲晨卖弄着他玩枪的技能,引得女孩阵阵尖叫的同时,陆凛已经开了枪,预热。

    看起来随意而散漫的几枪,却稳稳命中靶心,毫不费力。

    持枪的陆凛,整个人气质开始往下沉,变得冷峻而持重。

    枪是武器,能保护人,也能伤人。

    他一旦拿起枪,肩上就多了一份沉甸甸的重担和责任,所以这个时候,陆凛的眼神感觉格外深,格外厚。

    姜妍坐在单杠上,面带微笑看着射击训练场地的两个人。

    姜仲晨跃跃欲试,自信能够打败他曾经的师傅,大有青出于蓝而胜的架势。不过看陆凛这云淡风轻的模样就知道,胜负已定。

    姜仲晨这家伙,怎么可能是陆凛的对手。

    曾经连续四年蝉联警院射击比赛第一名,他是天生的神枪手。

    比赛开始,姜仲晨连续三枪,枪枪命中靶心,只有最后一环,稍稍打偏了一点,不过也在二环以内。

    周围欢呼叫好声响起来,他志得意满,冲姜妍所在的方向甩了个飞吻。

    姜妍轻笑,嫌弃地伸手打开他的飞吻。

    接下来轮到陆凛,他站直身体,瞄准靶心。眉心紧锁,鹰隼一般的目光,扣住了目标。

    三枪定胜负,前两枪,陆凛命中,不偏不倚。

    第三枪,当然也没什么悬念,只要他能命中,便赢了姜仲晨,因为姜仲晨最后一枪打偏了。

    姜妍看着自己的弟弟,此时此刻,他完全没有即将输掉比赛的情绪,恰恰相反,他信心满满,还对她比了个放心的嘴型。

    姜妍太了解他,心里有什么坏主意都写在那双狡黠的眼睛里,所以她心头不禁疑惑,这家伙肯定打了什么坏主意。

    在场所有人都凝神观望,等着陆凛开这最后一枪。然而令人费解的是,陆凛这一枪迟迟没有打出来。

    姜妍紧紧盯着他,心里疑惑。

    他似乎拿不定主意。

    他拿不定,这一枪,究竟要不要命中。

    为什么要犹豫?

    就在姜妍正纳闷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陆凛开枪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枪命中两环至三环,竟然比姜仲晨打得还偏!

    在场一片失望的叹气声。

    警队的同志更加不能相信,以陆凛的水平,居然会打偏?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相信,姜妍当然更加不信,结束以后,姜妍拉住姜仲晨的衣领,质问道:“你跟陆凛说了什么,让他故意输给你。”

    “姐,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实力,更不能侮辱陆大哥的底线和原则。”姜仲晨嬉皮笑脸地将姜妍的手拉开:“陆大哥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

    身后,陆凛走过来。姜妍手拍在姜仲晨背上,俩人站好。

    姜妍对陆凛道:“小屁孩跟你说了什么你都不用在意,这家伙,蔫坏死了。”

    陆凛走到姜仲晨身边,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可以,出师了。”

    这话,就连边上的小汪都觉得,假。

    陆凛你个虚伪的男人。

    姜仲晨眉眼含笑:“陆大哥,你输了,答应我的事。”

    “当然不会食言。”

    姜仲晨对陆凛挥手手:“陆大哥,咱说好了。”

    陆凛头也没回,夕阳中,他只是潇洒地扬了扬手。

    他走后,姜妍连忙问:“你让他答应你什么事,他会故意输掉比赛?”

    “想知道啊。”姜仲晨笑嘻嘻:“叫我一声哥,我就告诉你。”

    “小兔崽子,你还跟我哥啊姐啊!”姜妍揪住姜仲晨的耳朵。

    “哎哎哎,我错了,错了,你是姐,你是祖宗。”

    回家路上,他终于向亲姐坦白。

    “其实也没说什么。”姜仲晨漫不经心说:“我跟陆大哥说,你想去看下周上映的《东方快车谋杀案》,我要考试没时间,让他代我陪你去看一场。”

    姜妍脚步顿住,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不会吧,他不能答应啊?还故意输给你。”

    她不信,绝对不信:“你拿我开心的吧。”

    “我干嘛拿你开心,刚刚我就试试看,也没想陆大哥会这么爽快就答应。”姜仲晨边走边说:“然后他居然会那么故意地输给我,更是意料之外,不过通过这件事,我倒是想明白了。”

    姜妍停下脚步,心提起来:“你想明白什么?”

    “我觉得陆大哥吧,他还是很喜欢你,只是缺一个台阶下。”

    “台阶”

    “毕竟当初,是你离开他在先,换我,我也不能轻易放下。”姜仲晨认真说:“刚刚我给他这一个台阶,他当然跟着就下来了,姐,陆大哥真的很喜欢你,别辜负他了。”

    姜仲晨回头,见姜妍站在夕阳的余晖中,不知为什么,感觉她眼睛有点红。

    “我没想辜负他,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姜仲晨走过来,拉了拉姜妍的手:“还像以前一样,他没变,你也不用改变。”

    姜妍擦了擦眼睛,冲他莞尔一笑:“嗯。”

    姜仲晨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安抚一般,轻轻拍了拍:“是不是发现,你弟弟今天特别体贴,特别有魅力。”

    “形象一下子高大伟岸起来了。”

    “那必须。”

    “谢谢。”姜妍郑重地说:“真的,谢谢端儿。”

    “我们是亲人嘛,我不帮你怎么办呢。歌词是怎么唱来着,人的心事就像一颗尘埃,落在过去飘向未来,就让往事随风”

    姜仲晨说着说着,居然唱了起来。

    姜妍嘴角笑意加深,抬眸,夕阳倏忽间,跌落山崖。

    “小朋友们,跟我到这里来。”院长拍拍手,组织小朋友们来到早已经安排好的大礼堂。

    礼堂其实并不大,约莫百来平米,正前方搭建着一个简易的舞台,观众席前排是绒软的靠椅,后排则是硬邦邦的横凳。

    王淮春在舞台前安放摄像机,调整最佳的拍摄角度。

    穿花衣服的小朋友们陆续走上舞台,老师组织他们进行表演前的准备工作。

    没多久,老人依次缓慢进入大礼堂,一排排地坐在横凳上。

    前面分明有更加松软的靠椅,可是没有一位老人坐过去,他们全部选择了后面硬邦邦的横凳。院长和护工们倒是相当自觉,坐到松软的靠椅上。

    表演开始,年轻的小学老师拍拍手,欢快活泼的音乐响起来。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小朋友们一般唱歌一边跳舞,在舞台上跑来跑去,宛如灵活的小鸟,令人眼花缭乱。

    前排的老师、院长和护工,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可反观后面一排排的老人,他们望着舞台,表情呆滞,似乎并没有被小朋友们愉悦到。甚至还有老人,脑袋一偏一偏打瞌睡。

    云采注意到老人们无精打采,她凑近姜妍,低声说:“真不给面子,小朋友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么卖力,他们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们不需要给谁面子。”姜妍说道:“别忘了这场活动的初衷。”

    节目结束之后,老人们甚至连鼓掌都没有,呆滞地看着舞台。

    稀稀落落的掌声来自院长和和护工,还有部分小孩家长。

    他们满心欢喜,笑容盈面。

    姜妍觉得周遭空气有些闷,舞台上花花绿绿的小朋友晃得人眼花缭乱,劣质音响聒噪着耳膜。

    她转身走出了礼堂,却看到不远处走廊尽头,护工阿姨很不客气地揪着一位老人的衣袖,与他纠缠。

    “我真的想睡觉。”老人穿着深灰色棉料的衣服,形容疲倦,低着头小声说:“犯困了,今天早上起得太早。”

    护工咄咄逼人:“小朋友过来给你们表演节目,那是看得起你们,还真当自己是老佛爷?我告诉你们,今天记者来了,你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相比于护工强硬的姿态,那位老人瑟缩在墙边,倒像是挨批评的小学生。

    “今天早上三点,你们就把我们叫起来,洗澡,换衣服,整理床单,打扫卫生,一直忙到现在,还让我们看小娃娃表演节目。”老人低声嘟囔:“有啥好看的,我要回去睡觉。”

    “好,你去睡觉,今天晚上别想吃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