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48.流感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六十,  补齐之后会显示正常章节。

    陆凛身边站着一位女警员,  她柔声问道:“小朋友,发生了什么事,  你爸爸妈妈呢?”

    米诺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指头,戳到陆凛肩头的勋章,  他认识这它,  镶嵌着五颗星星的勋章。

    这是爸爸的勋章。

    “papa。”他的目光紧扣这那枚勋章,  带着深切的眷恋。

    女警员有点不高兴:“小朋友,  他是警察叔叔,  不是你的爸爸,你的父母呢?怎么放你乱跑?”

    “papa!”米诺倔强地重复,在女警过来牵他的时候,他用力甩开她的手,  然后自然而然牵起了陆凛温厚的大掌。

    “他是我的孩子。”姜妍匆匆跑过来。

    陆凛抬头看到她,傻了。

    米诺伸手抱住姜妍,  喊了声:“妈咪。”

    女警员皱眉:“你怎么不看好孩子?大街上乱跑,多危险啊!”

    姜妍将米诺护进怀里,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安抚他:“没有坏人伤害米诺,这里是安全的。”

    “papa。”米诺指着陆凛肩头的勋章,  急切地对姜妍说:“papa!”

    米诺跟父亲见面的机会,不过尔尔,  印象中最为深刻的,  就是那枚五星的勋章。

    姜妍对陆凛低声道:“抱歉,  他认错人了,他爸爸也是警察。”

    陆凛眸子暗淡下来。

    “你儿子?”

    “嗯,他叫米诺。”

    陆凛抿了抿锋薄的唇,沉默了许久,艰难地挤出三个字:“很可爱。”

    就连边上的女警都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极度勉强,哪有绷着一张要杀人的脸,夸人家小孩可爱的。

    女警对姜妍说:“你要跟我们回一趟局里,把事情说清楚。”

    却不曾想姜妍一口拒绝。

    “我刚把孩子接回来,孩子情绪不稳定,不好去警局。”

    女警迟疑了一下,坚持说道:“可是小孩子看上去很紧张害怕,你真的是他的妈妈?”

    她打量着姜妍,目光带着一丝不善的侵略性。

    她看上去这么年轻,并不像已为人母。

    这时候,米诺拉了拉姜妍的衣袖:“妈妈,回家。”

    姜妍收敛了笑意,对那女警说:“我孩子想回家了。”

    女警依旧坚持:“你最好还是跟我们回一趟局里,调查清楚。”

    姜妍笑了笑:“你们陆警官认识我,能给我担保。”

    女警讶异地望向陆凛:“陆队,你认识她?”

    姜妍期盼地看向陆凛,果然不出所料,陆凛一口回绝:“谁认识这丑”

    “papa”

    米诺又拉了拉陆凛的手:“回家。”

    陆凛的话卡住了。

    “认识,她是我”他顿了半晌,又看了看米诺,小孩儿满脸期待,赶鸭子上架。

    他沉默良久,终于承认:“孩子的妈。”

    女警捂着嘴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把陆凛的话串联起来,姜妍嘴角微扬,说道:“诺诺,跟爸爸和说再见。”

    “papa,再见。”

    -

    段楠将那把玩具枪送给米诺,米诺却把他当成了持枪的恶魔,以为他要杀他,因此身体本能产生应激反应,下意识地想要躲避,保护自己的安全,战后很多士兵都患上了这样的战后创伤心理疾病。

    回去的路上,姜妍向段楠解释了米诺刚刚突然暴走的原因。

    段楠颇有意味地问:“街上随便逮着一个男人,就叫爸爸,还逮得这么准,这也是战后创伤应激反应?”

    姜妍却说道:“米诺的父亲是维和警察,早年战死,他对父亲的所有印象,只剩那一套深黑的警服。刚刚陆凛的制服和他父亲的制服,很像。”

    段楠沉默地倾听着,透过后视镜看向米诺,小男孩安然地沉睡在姜妍的怀里,眉心紧皱,似乎梦境格外不安宁。

    段楠让司机在玩具店停了下来,他走进去。

    几分钟后,段楠从玩具店出来,手里抱着一个深蓝色的超人模型。

    米诺往姜妍的怀里缩了缩,露出好奇不解的神情。

    段楠晃了晃超人,微笑着对米诺道:“以后有无所不能的超人保护米诺,坏人就不能靠近米诺了。”

    米诺半信半疑,似乎并不信任段楠,但是他手里的超人模型,又深深吸引了他。

    段楠沉声说:“对不起,刚刚吓到你。”

    米诺在姜妍的鼓励下,终于接过了超人模型,他悄悄对姜妍说了几句。

    段楠迫不及待问:“他说什么?”

    姜妍微笑道:“米诺说,谢谢你。”

    段楠的眉眼飞扬起来,心情还不错,比签下两个亿的合约还高兴。

    姜妍带孩子回了家,给他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随后安顿好米诺睡下。

    段楠问姜妍:“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姜妍躺在沙发上,脸上敷着两片小黄瓜,懒懒道:“回报社工作,再给米诺找个像样的爸爸。”

    段楠像一个金毛狗似的正要凑过来:“这里有一只黄金单身狗,考虑么。”

    姜妍白皙的脚尖抵住他的腰,说道:“兔子不吃窝边草。”

    段楠泄气地重新坐下来:“你不会还想着那小警察吧!”

    姜妍睁开眼睛,眸子里水色流转,良久,她喃喃道:“一腔热血,抛家弃国,三年了,血洒得差不多,脸皮也厚了。”

    段楠捡起茶几上一枚橙子:“我打赌陆凛不会原谅你。”

    -

    回来以后,生活渐渐步入正轨,姜妍的工作能力很强,一回新闻社,便如鱼得水适应了自己的职位。

    只不过记者这个职业,忙起来就没了边儿,所以她给米诺请了一位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的保姆,因为米诺比较特殊,所以对保姆的要求会比较高,不过好在,只要舍得花钱,一切都好说。

    那天晚上,姜妍跟几位朋友去酒吧,喝了个昏天黑地。

    姜妍珍惜活着的时光,玩的时候,尽情尽兴。平时在公司,一桩桩一件件的新闻事件,正面的负面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她需要消遣,释放。

    酒吧包间,光影流转,她陷入沙发的最深处的阴影中,长睫毛遮掩着半掩半阖的褐色眼瞳。

    唐伈坐在三角区,手里掌着话筒,随动人的旋律,轻摆身体,略带磁性的嗓音轻唱着一首民国风的老调儿。

    “她年已二十八,卖唱伴情郎

    古老的留声机旋转着儿女情长

    嘿,多么远遥那时的年少”

    一曲毕,姜妍擦了擦眼角晕染的妆颜,她抚掌。

    “唱的好。”

    唐伈放下话筒,手里拎着一根烟,坐在姜妍身边,顺手递给她一根。

    姜妍没有接。

    “戒了。”

    唐伈笑吟吟:“戒烟,难得。”

    姜妍说:“惜命。”

    唐伈将烟灭在烟缸,说道:“大学的时候,咱学校跟隔壁警察学院隔着一道墙,那小警官每天晚上翻墙过来找你,有一次还让我撞见,你俩在学校后门那条空巷子里接吻。”

    姜妍眸子轻敛,又端起了黄澄澄的酒杯:“是么,我都不记得了。”

    “那我给你回忆回忆。”唐伈继续说:“从来没见过严肃的陆警官能销魂成那个样子,你俩抽一口烟,亲一嘴,吞云吐雾跟他妈要羽化登仙了似的。”

    “数数当初警院,还有咱江传大,多少女生为他着迷啊!”唐伈继续说:“正直坚挺的警院校草,居然让你给攀折下来。”

    姜妍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眸色越渐深沉,回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那是个盛夏的黄昏,空气湿热。

    陆凛在操场跑圈,姜妍跟在他后面,锲而不舍,一圈又一圈,终于等到陆凛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他性格内敛,不熟的人不会轻易开口讲话,姜妍踟蹰片刻,朝他走过去。

    “我叫姜妍,姜子牙的姜,尽态极妍的妍。”她声音带着颤栗和轻微喘息。

    陆凛默了默,只说了一句:“哦。”

    有些费解,他继续跑步,好几次过转角的时候,有意无意回头瞥她。

    终于在她都快要跑吐的时候,陆凛停下来,严肃地问道:“姜子牙,你想怎样?”

    “不是,不是姜子牙”姜妍连连摆手:“姜妍,尽态极妍的妍。”

    “姜妍。”

    他唇齿间捻出她的名字,姜妍感觉自己快要飘起来了。

    他的声音真是好温柔,好性感。

    我就是有东西要给你。”姜妍烧红着脸,从书包里摸出一瓶美年达递给他。

    陆凛看着那瓶美年达,眸子里闪过一丝疑色。

    他稍稍犹豫,终于还是接过了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离开的时候,脸色有些泛红。

    当时的陆凛,多少女生追啊,但是据姜妍的观察,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女生递过来的水。

    但他收下她的了。

    “所以陆警官的嘴巴,好吃么?”唐伈打断姜妍的沉思。

    姜妍舔了舔莹润的唇。

    口红,味道有点涩。

    跟陆凛接吻的感觉,就像听着一曲仲夏夜的浅斟低唱的小夜曲,缓缓跌入酣眠的梦境里。而跟他做|爱的感觉,却像洗了个酣畅淋漓的热水澡。

    这男人,有让人沉迷不可自拔的魔力。

    看着满屋子的杯盘狼藉,姜妍突然倦了,有点想回家。

    她开车过来的,喝了酒便打算找代驾。手机里联系人不过尔尔,有两个代驾的电话,姜妍随便拨了出去。

    彼时,陆凛正在值夜班,新月安静地悬在窗框,面前桌上摆放着厚厚一沓案卷。

    电话突兀的震动起来,屏幕两个字,妍儿。

    平静的心脏莫名加快了跳动。

    陆凛一只手拨弄着笔盖,继续看案卷,并未理会。

    手机执着地震动着。

    对桌小汪看了他好几眼,最后终于忍不住,提醒道:“陆队”

    “闭嘴。”

    小汪立刻噤声。

    电话依旧不依不饶,不肯放人安宁。

    陆凛拨弄笔盖的手终于顿住,他接起了电话,却并没有开口。

    沉默倾听。

    听筒里,沙哑的女声传来:“兰桂坊,来接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