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41.瞎狗眼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六十,  补齐之后会显示正常章节。

    姜妍好不容易挤到副驾驶的位置,  双腿蜷起来放在椅子上,  抱着膝盖坐好。

    “安全带。”他无奈提醒。

    姜妍听话地拉出安全带,  笨手笨脚扣了半晌,  终于将头顶那一端插|入梢内。

    “好了!”

    陆凛隐忍着说:“我是让你,  把安全带系自己身上。”

    姜妍回头,  看到安全带紧贴着座椅靠背,  她反应半晌,  愣愣地:“啊!”

    陆凛将车停路边,咔哒一声,解开安全带。

    安全带“嗖嗖”的从她背后快速抽回。

    “坐好。”他命令。

    于是姜妍乖乖地把大腿放下来,陆凛附过身,重新给她系好安全带。

    她身体很烫,  靠近之后还能嗅到淡淡的微醺酒味,调和着她身体的馨香,  令人心驰。

    在他抽回身的一刹那,姜妍突然狡黠一笑,探身向前亲了亲他的下颌。

    转瞬即逝的轻擦而过,  因为发生得太快,  在这浓郁的夜色里,他甚至都还没回过味来。

    她的脸比之前更加通红,  低垂着眸子,  偷偷看他一眼,  观察他的神情。

    忐忑。

    陆凛拧着眉头,  用大拇指擦了擦自己的下巴,拇指上还沾了口红的痕迹。

    不等他说话,姜妍捂脸大喊:“醉了醉了!”

    那娇羞的模样,跟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似的。

    陆凛当下启动引擎,将车开了出去。

    被占了便宜也只得自认倒霉,谁让他巴巴跑过来给她当代驾,这年头,自己作的都不算吃亏。

    心里头其实还挺是滋味。

    姜妍似想起来什么,端端正正面对他,非常诚恳真挚地解释:“那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的。”

    陆凛平视前方,心说我没那么蠢,出去三年,就能带回来一个六七岁的儿子。

    但是对于姜妍的主动解释,他还是足够受用:“你这么丑,生不出那么漂亮的儿子。”

    姜妍咯咯笑,醉意阑珊:“你都不知道,在尼尔的时候,多少小伙子追我啊,他们夸我,说,说我是水边的阿狄丽娜”

    陆凛不屑冷哼。

    “可我都不看他们,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不知是醉了,还是困了,姜妍斜倚在他的位置边,呼吸就拍打在他的手臂紧致的皮肤上,痒痒的。

    陆凛的心,也痒痒的。

    “女人的身体和心是连在一起的,跟你以后,我就看不上别人了。”

    火辣辣的情话,伴随着微醺的酒意,自她嫣红如血的唇齿间倾吐,居然还带着掏心窝子的真挚和诚恳。

    陆凛突然踩下刹车,在路边停下来。现在的状态,他没有办法在专心开车。

    一走三停,今晚恐怕是别想顺利回家了。

    “你呢,有遇到喜欢的人么?”

    “有。”陆凛回答得很干脆。

    姜妍嘴角勾起来,身体都挪过去,下巴整个搭在陆凛的肩膀上,对着他耳畔,拉长调子:“我-不-信。”

    “不信算了。”

    “别人哪有我好啊。”姜妍不依不饶,定要帮他回忆起来:“知道怎么紧着你最痛快,对不?”

    陆凛头皮一硬,心一横:“对。”

    牵过你的手,吻过你的唇,进入过你的身体。

    眼睛就毒了。

    那还能有什么别人。

    咔嚓一声,打火机响,陆凛终于还是点了根烟。

    “不过妍儿,你觉得,我们还有可能么?”

    当年你一走了之,连头也没回,把我留在深渊谷底,我们还有可能?

    陆凛抽完一根烟,启动引擎,重新将车开了出去。

    姜妍倚靠着车窗,深呼吸,心若坠入悬河,沉不到底。

    每一次呼吸,都在抽抽着,疼。

    他还能若无其事,淡定地开车。

    男人绝情起来,没有心肝。

    铁骨铮铮的陆凛啊

    姜妍看着窗外街景,喃了声:“陆队,这条路,是往你家开。”

    连称呼都换了。

    “不是。”

    “是,我记得,那里有个小卖部,那里,那里还有个电影院。”

    姜妍指着窗外的景象,像孩子似的努力证明:“那里是卖叉烧,我以前经常光顾的,你最喜欢吃卤肉叉烧,怎么吃都不腻,没想到那家店还开着,多少年了啊。”

    多少年了。

    他们之间,多少细枝末节,宛如尘埃般弥漫在每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能断干净?

    陆凛看向她,抓了那么多次酒驾,也辨不出来她是真醉,还是装醉。

    “记得这么多,却忘了自己住哪?”

    “忘了。”她说得无比真诚。

    陆凛没带她回家,在酒店开了个房,扛着醉鬼进了电梯。

    一路上都有人回头打量他,眼神意味深长。

    陆凛一身正气护体,并不在乎别人窥探的目光。

    推门,插卡,灯亮了。

    迎面而来一张白色双人床,干净又整洁。

    正人君子将她扔床上。

    姜妍实在太累,一碰着床,眼皮就抬不起来。

    她宛如虫子似的,扭动着身体,趴在松软的床上,伸懒腰,娇滴滴喃着:“啊,好舒服。”

    陆凛正在接水,闻言,手不禁又抖了抖,心摇神漾。

    “陆陆哥,你走了么?”

    陆凛自顾自喝了口水,润着嗓子:“没。”

    “今晚你别走,陪陪我,行么。”她恳求。

    陪,怎么陪?他又不是坐台三陪。

    “你要是想,我去把那俩男的叫过来。”陆凛冷声:“陪你尽兴。”

    姜妍挑眉一笑:“你还要给我拉皮条?”

    陆凛沉默不言。

    “就想和你。”

    陆凛依旧不说话,又想伸手摸烟。

    姜妍翻个身将自己埋在松软的被子里:“别抽烟,你不想就算了。”

    “我想。”

    “嘿。”

    “但我偏不。”

    “”

    姜妍嘴角抽了抽。

    陆凛转身要走,她连忙叫住他:“至少你帮我收拾收拾,谢谢你。”

    收拾,怎么收拾?

    陆凛回头,看着床上半梦半醒的她,宛如一只软绵绵的猫咪,用眼神恳求他。

    磨人。

    陆凛深呼吸,定心,先把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却见脚后跟有一块擦伤的痕迹。

    姜妍感觉到陆凛的手在擦伤那处停顿了几秒,听他说:“这双鞋别穿了。”

    这就心疼了?

    “偏要穿。”

    “随你。”

    他丢开她的脚,她却偏偏不听话地抬起来,刮蹭陆凛的肩膀和颈项。

    陆凛一把握住姜妍纤细柔软的脚,说道:“够了。”

    再闹,就真的要生气了。

    姜妍乖乖地不动,不再撩拨他。

    陆凛又将她的丝袜剥下来,放在边上,还规规整整地叠好。

    衣服就算了。

    “我包里有卸妆的湿巾。”姜妍提醒。

    陆凛抓起她的包,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包卸妆湿巾,却不曾想,湿巾的下方,还垫着东西。

    是一枚弹壳。

    在那堆化妆品里,画风独树一帜。

    这是他大学的时候拿射击比赛第一名,硬要把奖杯送给她,奖杯可以加学分拿奖学金,姜妍不要,捡了地上一枚弹壳对他说,这个好,便携,我一辈子带身边。

    他以为她早弄丢了,没想到还真带在身边这么多年。

    陆凛回头,姜妍已经呼呼大睡,静谧的夜,还能听见她咕咕咕的小呼噜。

    他神情缓和了许多,走过去捧起她的脸,用湿纸巾一点点擦掉脸上的妆粉。

    褪尽浮华,方显本质。

    其实哪里需要这些东西作饰,她本就清丽动人。

    姜妍被湿纸巾的冰凉质感浸醒,她说:“我皮肤是不是没以前好了?”

    “二十六七的人,能跟十七八岁的时候比么。”

    陆凛没忘从她包里翻找出乳液,挤了些许,手掌撮合之后,全部捂在她脸上,给她均匀地涂抹开来。

    跟她相处久了,也要知道女人之所以为女人,多出来的步骤都是什么。

    尤其是像她这样的精致女人。

    陆凛将她放进被窝里,捻好了被单,裹成了小棕熊。

    “我为你回来的。”

    在陆凛收拾妥当即将离开的时候,姜妍突然开口:“哪怕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我应该要回来。”

    他站在门口,走廊明亮的灯光勾勒着他的侧脸的剪影。

    停顿了半分钟之久。

    只听“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姜妍睁开眼睛,深长地呼吸。

    抬头,暖黄灯光下,床头柜上,放着一杯袅着烟的温开水。

    米诺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指头,戳到陆凛肩头的勋章,他认识这它,镶嵌着五颗星星的勋章。

    这是爸爸的勋章。

    “papa。”他的目光紧扣这那枚勋章,带着深切的眷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