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40.酒店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六十,  补齐之后会显示正常章节。  锋锐的刀面正抵在她苍白的脸面,刀刃冰冷,寒意通过皮肤,一寸寸漫入了她的心里。

    她的身体在颤抖,但同时,能感受到歹徒的手,也在发抖。

    姜妍顺着他的动作,  一点点挪动着步伐。刀片抵的可是她的脸,不敢有丝毫松懈。

    她形同人偶,  被歹徒粗暴挟持着,来到出航站楼的大楼门口。

    周围拥堵了不少惊慌的乘客。

    外面警车的车灯明明晃晃闪耀着,  歹徒情绪激动,  声嘶力竭地高喊:“放我走,  放我走,  不然我杀了她。”

    见周围人聚集不散,  他寸步难移,只好一手挟持姜妍,  另一手持刀挥舞着,  想要驱散人群。

    乘客连连后退,  不敢再靠近分毫。

    姜妍正要松口气,突然感觉脖子冰凉,  歹徒拿匕首直接抵住了她的颈部动脉!

    刀子往下再深几毫米,  即可见血。

    姜妍屏住呼吸,  一动不动。

    她目光无意瞥向人群。

    人群里,  有个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背心,身形挺拔修长,眉宇间线条冷硬,皮肤白,深邃的眼眸,却出其意外地黑。

    一如星垂平野,静寂的夜。

    姜妍心脏不受控制开始剧烈颤抖,头顶的灯光似乎太过炫目,让她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

    她的目光与人群中的陆凛紧紧相扣。

    连呼吸,都滞重了许多。

    就在歹徒挟持着姜妍,经过陆凛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

    “快走!”歹徒推搡她。

    姜妍紧咬着牙,固执地不肯再往前挪一步。

    歹徒急了:“快走!不然我”

    然而他话音未落,人群中,陆凛突然欺身上前,看准角度,握住歹徒的手腕,用力一折。

    “锵”的一声,匕首落地。

    他出左拳,猛力击向歹徒头部,同时右手抓住他的左手腕回拉,左手向前穿出,绕过了他左肩,反勾住后颈,最后一击,膝盖顶向他的腹部。

    歹徒重重倒地,再无还手之力。

    他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给围观群众的感觉,就像了场武打动作大片。

    叫好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人群中的便衣警察一涌而出,合力将歹徒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姜妍摆脱了桎梏,鱼儿似的从歹徒身下穿过,敏捷地溜陆凛的身后。

    感觉到身后的异常,陆凛回头,却见她用力抱住他紧致的劲腰,一张小脸,严丝合缝贴在他的后背。

    脸上的妆,汗,眼角似有似无的水光,全蹭他的衣服上。

    隔着背心单薄的布料,陆凛仍然能够感受到,她身体轻微的颤栗。

    那一瞬,肺部突然缺氧,隔了好几秒,他才记起来呼吸。

    “姜妍。”他念出了她的名字,带着浓重的鼻音:“你还敢回来”

    姜妍依旧抱着他坚硬的腰,不肯撒手。

    “快吓死了,谢谢你,警察叔叔。”

    周围好几名警员朝他们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女警眼里参杂着嫉妒。

    秦林警官不由得感叹:“现在的人民警察,真不容易啊,不仅要保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还要出卖色相安抚受惊群众。”

    陆凛的大学同学小汪警官走过来,拍了拍秦林的肩膀:“你想把陆凛留在江城,这些年锲而不舍给他介绍对象,一个都没成,没想过原因?”

    秦林望向紧紧抱着陆凛,任由他怎么拉扯,就是不肯撒手的姜妍。

    “难道她”

    “前女友。”小汪神情凝重:“当年她上飞机,陆凛差点死一回”

    秦林目光复杂,再度望过去。

    陆凛深呼吸,似乎也在平复情绪。最终,他抓起姜妍紧扣他腰部的手,一根一根,将她的纤细的手指头掰开。

    回身,他拎着姜妍纤细的手腕,像拎小鸡似的,将她带到身前。

    两人近在咫尺,湿热的呼吸交织。

    姜妍闭着眼睛,满脸惧意,但又强作镇静,低声唤道:

    “陆陆哥。”

    陆凛凝着一双杀人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吃进肚子里。

    “对不”她话音未落,陆凛忽然伸手过来。

    姜妍的心猛地一提,闭眼,本能地要捂脸躲开。

    他的手撩开她的发丝,抚上她的脸,粗粝的指腹猛然用力,将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全部搓散开。

    她莹润的小嘴被他搓得嘟起来,整了个小脸变得扭曲。

    眼睫毛,腮红,眉粉,眼线,还有口红,全部花了。

    姜妍激烈反抗,可是陆凛另一只手掌着她纤细的腰,桎梏着身体,使她紧贴着他平坦坚硬的小腹,完全不给任何挣扎的余地和机会。

    姜妍急切:“陆凛,你,你再不松手,我就把你穿丁字内裤的事”

    警员本来冲过来要阻止陆凛粗暴的行为,然而一听到这句话,大家伙齐刷刷停下了脚步,瞪大眼睛,渴望地看着姜妍。

    继续啊,继续爆啊,丁字内裤呢!

    姜妍眼睛上的眼线,睫毛膏,直接给陆凛糊成了国宝大熊猫。

    傻了,这下真的傻几把了。

    陆凛似惩罚一般,做完了这一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黑乎乎的一团。

    他鼻息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变丑了。”

    姜妍:

    -

    “现在的条子,真粗鲁。”

    在警局做笔录的时候,姜妍表示相当不满,相当生气。

    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陆凛揉花她的妆,这种行为就堪比大庭广众剥她的衣服,剥了之后,还非常不客观地评价一句:“身材真烂”是一样一样的。

    陆凛冷着脸从办公室出来。

    姜妍折折的桃花眼扫向他,却对边上的警员道:“小汪警官,告诉你们陆队,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和感情信任,重于泰山。”

    小汪是个二十六岁的年轻警官,模样清秀,皮肤格外白皙,看上去憨态可掬,眼睛里却投着一股子机灵劲儿。

    他收起手里的笔记本,对斜倚在门边的陆凛,中气十足朗声道:“报告陆队!人民群众让我转告你,女友的生命财产和感情信任重于泰山。”

    姜妍嘴角微扬,赞赏地看向小汪,小汪脸上带着了然的微笑,冲她挤眉弄眼。

    而陆凛拿着纸杯,面无表情来到饮水机边。

    “咔哒”,饮水机冒泡。

    他端着热水,缓缓站直修长的身躯,漫不经心扫向姜妍。

    完全卸了妆的姜妍,显出几分清秀之美,自然的远山眉,宛如工笔山水。

    “汪儿,告诉人民群众,在我眼里,前女友的感情轻于鸿毛。”

    姜妍握着水杯的手紧了紧,脸色如常。

    小汪顿了顿,对姜妍大喊道:“报告嫂子,陆队说初恋女友在他眼里是无价之宝。”

    估摸着,这会儿段楠快崩溃了。

    “我刚到机场,听说了绑架的事,新闻记者都过来了,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人在哪”

    一连串爆发式的关切询问,姜妍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索性压低声音,吐了两个字:

    “没事。”

    她打开水龙头,指尖沾了水,擦擦嘴角。

    “你现在哪儿,我来接你。”

    “不用,你先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下次再约。”

    姜妍看到镜子里,陆凛从她身后走过。他背影修长挺拔,宛如断崖间屹立的苍松。

    目不斜视,稳如泰山。

    姜妍迅速挂掉电话,冲他喊了声:“陆陆哥,上了厕所,不洗手?”

    刚巧两名女警从卫生间出来,闻言,掩嘴偷笑。

    陆凛脚步顿住,脸色冷了冷。

    姜妍兀自打开了水龙头,水流哗哗啦啦。

    她一本正经说:“哥哥,要洗手,讲卫生。”

    几位女警贴墙角边儿匆匆离开。

    陆凛平时在警局端着一股子高冷范儿,哪里经受过这般调戏,她们走出老远之后,还忍不住回头观望,看陆凛会作何反应。

    陆凛默了片刻,还是回了水台边,打开另一端水龙头,冲手。

    哪怕他刚刚只是进厕所抽了根烟。

    姜妍挪着碎步子,一点点蹭过来,在距离他碗口的距离,停下。

    呼吸间还能嗅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陆凛洗了手,却并没有离开。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站了片刻。

    周遭安静,俩人的呼吸声,此刻清晰可闻。一个沉稳,一个紊乱。

    陆凛目光移向左下侧,走廊的灯光暖黄,映衬出她那一张小巧的六角脸。她的唇角还沾着滴滴水珠,并不明显。

    俩人僵持了十秒后,姜妍重新打开水龙头,手掌作碗状,捧了水,浇在陆凛的手上。

    见陆凛没什么反应,她胆子更大了些,牵起他的左手,放到水边,帮他一根一根搓洗着手指。

    陆凛沉声道:“人民群众,你在干什么。”

    “在帮警察叔叔洗手。”姜妍面无表情地回答。

    陆凛突然反手握住她柔软的五指,用力捏了捏,力气大得像是要将她的手骨捏碎。

    姜妍吓了一跳:“陆陆哥”

    话音未落,他却已经重重扔开她的手。

    是的,扔开。

    他抽了纸巾擦拭指缝,干干净净。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不是说,永远都不回来了。”

    他嘲讽地轻喃:“你的一辈子,真短。”

    “因为差点死。”

    陆凛正要离开的脚步蓦然顿住。

    “当时叛军冲进医院,护士把我藏在衣柜里,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群疯狂的野兽,奸|杀了整个医院的女人。”

    姜妍神情淡淡的:“看到女人,他们的眼睛都在冒光。”

    “反正是害怕了。”她沉声说:“陆陆哥,我怕死,我也怕被强|奸,除了你,我没睡别的男人,我猜别人也不会比你温柔,一边弄疼我,一边还安慰我。”

    陆凛的手猛地握住拳头,但又立即松开了,心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曾经无数个夜晚肖想再次见面的场景,想了好多好多报复的动作,嘲讽的话语…此时此刻,面对狼狈的她,陆凛一句都说不出来…

    心是那么疼啊。

    只想把她按进怀里,狠狠地亲吻和安抚。然而,他终究选择迈着步子,离开了。

    姜妍重新用水拍了拍脸,昏昏沉沉的光线,让她阵阵倦意上涌。

    拿出手机,给闺蜜唐伈打了个电话。

    夜深了,警局门口。

    陆凛启动了车引擎,刚准备出发,便看见姜妍孤伶伶站在警局门口。

    晚风一吹,她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单薄的风衣禁不住晚夏夜幕降临之后的寒意,她白皙的长腿踩着高跟鞋,孤零零站在街头,边上还放着两件行李。

    茫然发呆的样子,蠢死了。

    副驾座小汪见状,严肃说道:“陆队,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人民好警察心之所系,咱不能把女同志就这样放在大街口。”

    陆凛没有说话,于是小汪把脑袋伸出去,冲姜妍招了招手:“嫂子,陆队说他想送你回家家!”

    陆凛:

    姜妍娇艳的唇角勾了笑,她提了提行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