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37.春宵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六十,  补齐之后会显示正常章节。

    本来姜妍想着这几天就在家里陪米诺玩,却不想爸妈已经给米诺报名念小学。姜妍原本计划让米诺先适应适应中国的环境,再给他报名念书,不过父亲的意思,  是希望小孩早点念书,毕竟孩子过去没有接受什么教育,  现在回来了,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姜家对家里的孩子从小便严格要求,  毕竟家里偌大的产业,  还等着俩孩子将来出息了,能够长长久久地经营下去。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姜家俩姐弟对做生意都不怎么感兴趣,姜妍考了传媒,进了新闻记者行业,而姜仲晨整个高中岁月,  活在准姐夫陆凛的光辉笼罩下,雄心勃勃一腔热血考入了江城警察学院。

    姜仲晨那时候带了那么点苍白杀马特气质,  特忧郁,  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带着世纪末的贵族忧伤,  得了一身有钱病。

    后来姜妍让陆凛多跟他处处,陆凛只要有休假,  就会拎着姜仲晨去操场运动健身,  还教他搏击和拳术,  带他参观烈士纪念馆,长年累月,把苍白少年给捏成了肌肉小男人。

    年少时候,总要有个偶像光环给熏陶熏陶,姜仲晨那时候最崇拜的人就是陆凛,一口一个姐夫,亲亲热热的一股子劲儿,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足够温暖余生的岁月。

    “等你姐毕业,我就给你当真姐夫。”

    他总这样说。

    那时候,多好呢。

    谁能料到后来的事情。

    命运不是最爱与人玩笑?

    有些事情,真的不敢细想。

    姜妍在沙发上挺尸,母亲孟茹拿着一本食谱从房间里走出来,朝着厨房走去。

    孟茹喜欢烹饪,平时没事儿就喜欢在家里动手做些小食点,经过常年累月的潜心研究探索,她的手艺日益精湛,做出来的糕点,完全可以媲美点心店里香喷喷出炉的美味。

    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孟茹将自己活成了岁月静好的模样。

    她就特别看不来姜妍当记者,成天在外面奔波,为了调查新闻事件,熬夜蹲守,赶稿,还时常会面临不可知的危险这似乎不是女人应该有的模样。

    孟茹打心眼女人该有的模样,应该似一朵安静的玉兰盆栽,晴天迎着阳光伸展盛放;雨天里,又似诗里念的,那撑着油纸伞从江南小巷里走出来的丁香骨朵儿一般的姑娘。

    然而,事实与孟茹心里所想,完全背道而驰。

    儿子把自己扮成了丁香一样柔嫩的苍白小王子,在他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时期,她的女儿却每天翻墙到人家警察学院,把人家的校草给撬了回来。

    孟茹扎心啊。

    现在俩孩子都长大了,她索性也就放任自流,不管了,管也管不了,人生的路,还得他们自己走。

    要活成什么模样,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阿细,我做了芒果千层和蛋挞,你待会儿给阿端送过去。”

    孟茹是江南女人,说话捏的是吴侬软语的小调儿,阿细成了姜妍的小名,阿端是姜仲晨。

    姜妍放下手里的《日曜日漫步者》画报,漫不经心抬起大腿,让孟茹看自己膝盖上的补丁。

    “八级伤残!”

    “就顺路带过去。”

    “顺路顺到三环外。”姜妍起身一瘸一拐来到桌边,抓起一块香喷喷芒果千层扔嘴里:“端儿是亲生的,我一定是抱养的。”

    孟茹巴掌轻轻拍她手上,嗔怪道:“洗手!”

    “嘻。”姜妍洗了收回来,拿起电话给姜仲晨打过去:“你妈给你做了千层。”

    “什么味儿的?”

    “芒榴莲。”姜妍果断改口。

    姜仲晨发出一声嫌弃的鼻音,道:“市运会在我们学校开呢,人很多,你腿不方便,别来了。”

    姜妍那个感动啊,还是亲弟懂得疼人!

    “好的好的,没事你那份我帮你吃了。”

    姜妍笑成了大马猴,趴在沙发上跟他东拉西扯:“市运会,都是什么人啊?你参加么?”

    “我也报名了,嗯,有文化局,教育局的职工,对了,还有市警队也会过来,很热闹。”

    姜妍拿起千层的手微微一顿。

    两分钟后,她一瘸一拐走到厨房门口,抱住孟茹的胳膊撒娇:“妈,不是亲生的你还把我养这么大真是不容易嘿,阿细决定当个称职的养女,跟妈咪学做点心。”

    孟茹一脸冷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姜妍已经系好了围裙,打开水龙头,哗啦啦,冲水洗手:“时不时的,我还不能贤惠一把?”

    女儿主动要学做糕点,孟茹自然乐意,收拾了灶台,耐心地给她讲解步骤。

    鸡蛋拌糖拌面粉,入锅煎皮,慕斯打模型,芒果切薄片,奶油打糖,层层组装。

    孟茹讲得细致,姜妍也学得专心,自己上手做了,一双巧手倒是也能把握分寸,做出来的芒果千层成品虽然不及孟茹的精致,毛毛粗粗,能看出是新人手笔。

    不过口感还是很不错的。

    可以了,可以出师了。

    姜妍将两份芒果千层打包装好,飞出了门:“我去给你亲儿子送糕点了。”

    孟茹出门招呼:“慢点,不是八级伤残么!”

    今天的阳光格外晴好,暖暖洋洋,路边红杏仿佛打了个盹,枝蔓懒洋洋地伸展着。

    学校今天开市运会,来了不少人,所以大门保安也不检查证件了,看这是学生模样的,都给放进去。

    姜妍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配运动板鞋,很有几分清新动感,她模样娇嫩,跟周围年轻的女学生竟也没什么差别,保安问都没问,就把她放了进去。

    江城警察学院是陆凛的母校,在这里她和他遇着,姜妍一眼便将他看进了心里。

    也谈不上什么一见钟情,姜妍就是觉得他帅,特帅,帅的没有天理王法。

    冲着这份颜值,姜妍上杆子开始追。

    泥足深陷是在什么时候?

    约莫就是那个下雨天,他对她立正敬礼:“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女朋友!”

    这是她二十一岁生日那天,陆凛给她的惊喜。

    彼时,全操场的大男孩们围着笑,笑弯了腰。

    他一本正经,一脸严肃,仿佛在向领导最汇报,向人民作报告。

    姜妍脸红了,羞了。

    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低调又稳重的陆凛,当着全校同学和老师的面,抱着她亲了十多分钟。

    -

    姜妍走在十月的校园里,暖风融融。

    故地重游,心里伤感自不必说,那些连风里都蜜着甜腻的年少时光啊。

    警察学院好几个训练场地,分布在校园各个区域,姜妍拖着一瘸一拐的左腿,这边探探,那边看看。

    姜仲晨说的,市局职工领导都要参加市运会,人是来了不少,警队也来人了,至于陆凛有没有来,还真是不清楚。

    她来到花圃边的木制长椅边休息。

    青草碧绿的花园小径,有几个穿警服的小女孩经过姜妍身边,袖子挽在胳膊肘,面色泛着潮红,如日暮时烘出来大片的云霞。

    “那个跑两万的,听说是学长。”

    “警支队,多半是咱学院出去的。”

    姜妍留了心,朝着她们来时的方向走去。

    第三运动场,人头攒动,加油呐喊的声音此起彼伏。姜妍拖着一条废腿,艰难地往人群中挤。

    “麻烦让让,让一让,残疾人呢!”

    姜妍好不容易挤到了围观人群的最前排。

    碧绿的环形跑道上,刚好几个男人如风的身影从面前飞过。

    正式如火如荼的两万米长跑的最后冲刺阶段,姜妍将整个操场都望了个遍,没见着心上人的影儿啊!

    不过也是市警队的同志在比赛,虽然叫不出名来,但好歹还有几个熟面孔。

    姜妍冲他们呐喊加油。

    现在正是冲刺的关键时刻,周围人群如浪涌般兴奋地向前涌去,准备迎接最后冲向终点的胜利者。

    “别挤,别别挤。”

    姜妍宛如夹杂在浪潮里的一片小叶子,随波逐流,腿脚又不大好使,往前趔趄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就在这时候,她的手腕被一双有力而温厚的大掌紧紧握住。

    姜妍猝不及防,回头。

    红色的运动衫在阳光下灼眼刺目,他额头还缀着不分明的汗滴,头发丝也微微有些濡,眉宇是一如既往的沉冷。

    陆凛。

    原来他在这里呀。

    姜妍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候,少年的陆凛也是这样的红,在她的心头红成了一点朱砂血。

    “陆陆哥”

    音节都还没有吐露完整,人群再度拥挤过来,她被一股力道猛地一推,重重撞进了陆凛的坚硬的怀抱里。

    他身体很烫,又刚刚运动之后还没来得及发散的余温。

    还有味儿,特别男人的味儿。

    姜妍顺势便赖在了他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肩膀。

    “好挤呀!”她宛如藤蔓一般,紧紧贴附在他的身上。

    陆凛滞重的呼吸,喷打在她的脸上,姜妍红着脸不敢抬头看他。

    倏尔,他护着她纤细的腰,轻轻一提,她便如小鸡仔一样拎起来,带离了人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