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35.入戏
    几天后,  警队会议厅。

    陆凛站在长桌尽头,十几名干警分别立于长桌两边,因为此番案情重大,边上还坐着旁听的刘局。

    汪警官站起来,  对陆凛和刘局敬了个礼:“据犯罪嫌疑人‘蛇骨’的供述,  他的上家,  也就是我们一直潜伏追缉两年有余的毒贩‘老虫’,家就住在螺山村,半月后的大宗买卖交易活动,  就在他的老家进行,  一来是为了熟悉地形部署周全,  二来也是为了掩人耳目。”

    “这次交易活动涉案金额重大,  毒品数量众多,‘蛇骨’交待,  ‘老虫’会亲自出面进行交易,这是我们人赃并获,捉拿‘老虫’归案的最好机会。”

    陆凛看向另外一位警员:“周警官,你埋在螺山村的线人,  能否把‘老虫’的身份查出来?”

    周警官起立,敬礼:“报告陆队,刘局,  线人通过摸底,  把村里每家每户线人基本排查了一遍,  但是拿不准究竟谁是‘老虫’。”

    刘局摆了摆手:“这不怪你,  如果这就被我们摸出来了,‘老虫’这么多年也就白混了。”

    秦林警官道:“螺山村虽然不算小,但是家家户户基本都认识,咱们生面孔贸然进村,恐怕会招人耳目,打草惊蛇,下一步的布控行动,要谨慎行动。”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了,的确,这次毒品交易行动安排在山村,难度加大,因为村里不比城市,走在街头谁都不认识谁。农村邻里之间关系网络交织密布,哪家出了新鲜事,第二天全村人都知道了。

    同理,村里有陌生面孔出现,很快也会被‘老虫’知道,所以警方如果想在村里布控摸查而不被人知道,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这时候,周警官继续道:“不过,线人那边有最新的情报,据说螺山村最近有江城电视台的记者进村,调查走访留守儿童的情况。”

    陆凛闻言,立即问道:“多少人?”

    “不多,大概三四人的样子。”

    陆凛沉思片刻,说道:“立刻跟江城电视台取得联系,让他们加派人手进村。”

    秦林说道:“再加派记者过去也于事无补啊。”

    陆凛看向他:“谁说要加派记者。”

    -

    希望小学建在两个村交界的山头上,距离镇子也不算远,交通都还挺便利,开车大概一刻钟,两个村的小孩步行走路,大概要走上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不等。

    学校有三栋白墙建筑,一栋是三层高的小学部教学楼,边上是初中部的楼房,另一栋是老师的宿舍和办公室。教学楼外是个小操场,一圈大概一百米左右,上次运动会之后,段楠出资修缮了操场跑道和篮球场,原本水泥的平地铺上了红色塑胶,防止孩子们摔伤。

    操场尽头竖着一根旗杆,嫣红的旗帜迎风招展。

    姜妍下车的时候,学校正在上课,走在过道边,能听见教室里传来小朋友齐声的朗读,清脆入耳: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

    王淮春扛着摄像头,跟在段楠和姜妍身后,段楠边走边对她说:“老师大部分都是本科毕业或者临近毕业过来实习的,久的能坚持一两年,但是大部分两三个月,差不多就坚持不下去了。”

    “后来段总不惜重金求才,给老师开出高薪,这才留住了不少人。”校长是个五十多岁的退休教师,纯朴厚道,他笑说:“记者同志,你们真要好好报道报道我们段总,他是好人。”

    姜妍回头看向段楠:“还脸红了。”

    段楠摆摆手:“表扬表扬就行,不用报道。”

    “那不能,春儿,怎么着也得上上镜。”姜妍回头对扛摄像机的王淮春道:“镜头给我们低调的青年企业家楷模。”

    “哎,羞涩了羞涩了。”段楠双手合十:“出家人,低调。”

    姜妍走到教室门口,班上同学正在上语文课,并非如姜妍所想,每个人都在认真听课。

    前排同学神色专注,可后排也有不少睡觉的,或者玩游戏小声讲话的。

    见窗边有记者,老师便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书本,拍了拍讲台,说道:“后面睡觉的,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准睡了!把课本翻开,看到34页。”

    后排几个男孩迷迷糊糊抬起头,懒洋洋翻开了课本,但也终究是貌合神离,脸上透出不耐的神情。

    学生们见到窗外有记者,叽叽喳喳开始议论起来,探头探脑好似看西洋镜一般,为了不打扰老师正常行课,姜妍拍了几张照片便离开了教室门口。

    “哪的学校都一样。”段楠手揣在兜里,走到姜妍身边:“乡下野孩子,有的比城里小孩还难驯。”

    姜妍眺望着操场,说道:“以前看新闻对乡村学校的报道,基本上千篇一律都是学生们端端正正坐在教室里,认真听老师讲课的模样,今天亲自来看看,才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

    “所以这就是眼见为实,乡村教育目前就是这么个现状,并不一定穷人家的孩子就真的能早当家,还有不少是”

    烂泥扶不上墙,这话说出来似乎不大妥当,段楠转而道:“只要是学生,就一定会有喜欢学习,和不喜欢学习的,当初我上学那阵,也是恨不得天天逃课,听老师讲课跟听催眠曲似的,让我拘在教室里呆上一整天,要命。”

    “我记得呐,你那时候就是逃课生的典型,有一次翻墙出去上网,完了还让我帮你跟老师圆谎。”

    “结果你选择了义正言辞地拆穿我,丝毫不顾同窗情义。”

    回忆起青葱往事,姜妍嘴角上扬,义正言辞:“讲真话是一名合格记者的基本素养。”

    正在这时候,姜妍手机响了起来。

    “领导的电话。”

    “嗯。”

    姜妍走到红旗下面,接听了,电话那头传来宋希文的声音:“小姜,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跟你知会一声。”

    宋希文语气这般严肃,姜妍也不得不认真起来:“领导请说。”

    一阵交待之后,姜妍只说了五个字:“真特么刺激。”

    “嗯?”

    “我是说,会不会有危险?”

    “对,我也是担心这个问题,不过上面有交代,我们也有义务要配合警方捉拿犯罪嫌疑人。”宋希文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多插手,按计划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参与进去,太危险了。”

    “嗯,我知道。”姜妍想了想,问道:“总编你知道警局派谁过来的么?”

    “这个我也不清楚。”

    姜妍忐忑难安地过掉了电话。

    次日中午在学校食堂吃过饭,王淮春开车,带姜妍他们前往镇上,去接单位上派遣过来的几位新“同事”。

    “都记得我的话,村子里耳目众多,不要说漏嘴了。”

    路上,姜妍叮嘱王淮春和云采:“这几位都是我们单位的实习生同事,特意过来学习的。”

    王淮春有些兴奋地说道:“放心嘞,我口风可严了。”

    云采还有些担忧:“万一露馅了怎么办,毕竟他们又不是真的记者。”

    “跟着扛扛摄像机,打下手跑腿就行。”

    “感觉好像很危险。”

    “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过来摸底,咱们去有留守儿童的村民家里走访,能问出来的信息对于他们侦破案件都是非常重要的。”姜妍说道:“至于后续的行动,就不是咱们的事了,大家只要记住一条,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把他们当成是真同事,还有,不要强出头,保护好自己是最重要的。”

    两人点头。

    车停在镇上招待所门口,他们在门边的一棵老槐树下等了半刻钟后,楼里走出来三个人。

    一开始姜妍心里还忐忑,念叨着千万别是他啊不会的警局那么多同志应该不会这么

    巧。

    为首的那人穿着一件修身的机车棒球夹克,门襟处还有方形拼布,极具层次感。

    今天的陆凛看上去,相当年轻。

    恍然间姜妍还以为大学时代的陆同学回来了。

    果然是他。

    身后的两名警员,同样都穿着便衣,都是熟悉面孔,陆凛的跟班小汪自不必说,还有一名女警员,正是夏微,当初和姜仲晨除夕执勤,出事之后还挺护着他的小姐姐。

    姜妍在他大步流星走出来的几秒钟时间里,迅速做好心理准备,正面迎敌,笑容比阳光还灿烂:“警察同”

    话音未落,陆凛走过来,手落到她的腰间,轻轻一提,姜妍的脚跟被迫一踮,整个身体都迎上了他,被迫与他紧密贴合。

    “来了,知道你想老子。”

    姜妍猛地睁大眼睛,仰着头看向陆凛。

    陆凛眉眼低垂,温柔的眼眸里都要滴出水来。

    王淮春和云采吓得手里的相机都要掉了。

    小汪咳嗽一声,解释:“陆队说,不仅要扮记者,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要牺牲自己色相,跟姜妍同志扮夫妻。”

    王淮春看着陆凛面前紧紧扣姜妍的腰,只差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了。

    他流露出敬佩的神情,竖起大拇指赞道:“警察同志不仅敬业,而且专业,一秒入戏,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