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33.单身
    彼时,  清歌慢摇的街头小酒馆。

    小汪走过来,坐在陆凛的身边,跟柜台小哥打了个响指:“一杯冰啤酒。”

    身边的男人手里紧紧攥着手机,眼睛看着幽黑的屏幕,  没有任何反应。

    小汪看着他身边凌乱摆放的好几个啤酒瓶子,  烟缸里也缀着几枚燃尽的烟头。

    “扫黄的刘大队说看到你在这里喝闷酒。”小汪点了份下酒菜,  对陆凛说:“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

    小汪端起酒杯,碰了碰他的杯子,黄澄澄的啤酒,  一饮而尽。

    “三年前我去尼尔出差的时候,  去见过嫂子。”

    小汪语调平淡,  诉说着一件陈年的旧事:“本来局里是派你去,  不过那时候你状态不好,听到尼尔两个字,  差点把过来下达命令的同志揍一顿。”

    陆凛沉默着,眸子隐有波澜涌动。

    “回来我跟你说,没见到嫂子,其实是骗你的,  我去见她了。”

    小汪将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继续说道:“嫂子住的环境很不好,一间由废弃化工厂改造的楼房,  那是他们的办公楼,  走进去,  一股子刺鼻的化学味道涌来,  熏得我找不见北。”

    “不过嫂子好像早已经习惯了,她带我参观了他们的办公楼,还请我吃了炖羊肉和酸芝士乳酪,特难吃。”

    “那时候,距离你俩分手,也才半年不到,你他妈跟个疯子似的,一听到中东,一听到谁说哪哪打仗,你就起来跟人家拼命,局里同事在那段时间,连国际新闻都不敢讨论了,生怕惹你伤心事。”

    “她居然过得挺好,该吃吃,该喝喝,还挺适应那儿的生活,我那时候,其实挺为你报不平,果然张无忌他妈说的太对,漂亮的女人不可靠。”

    陆凛一言不发,神色略有缓和。

    她过得好,他心里松了口气。

    小汪继续道:“临走的那天,嫂子带我去自由贸易市场,说要给我买点特产带回去,分给局里的同志。”

    “藏红花,椰枣,蜂蜜,精油嫂子给我买了好多,让我带回来,对了还有羊肉干,你不是最喜欢吃羊肉么,她给我买了十大包,说让我带回去吃,我不喜欢羊膻味儿啊,就不要,她很久没说话,但终究也没有勉强。”

    “你到底想说什么。”陆凛终于打断,他不想再听,听了受不住,她离开的那段时间,是他人生最灰暗的三年,杯弓蛇影,轻易不能触碰。

    小汪不急不慢,继续地说:“自由市场人太多,我跟嫂子走散了,提着大包小包,找到她的时候,她蹲在一个阿拉伯木雕匠的摊位前,看着一只麋鹿的雕像,使劲儿擦眼泪。”

    陆凛的心蓦然一抽,像是被人抽空了所有的氧气,拿杯的手轻微颤了颤。

    “我第一次见她哭成那个样子,怎么擦,都擦不完啊。”

    小汪的故事讲完,夜色已经深了。

    这时候,陆凛嘶哑的嗓音传来,宛如废弃已久的大提琴拉奏一支干枯的和弦。

    “我他妈早就原谅她了。”

    那是被他塞进身体,融进血肉里,揉进了命里的女人啊!

    他年少时候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热血,都只对她一个人倾泻,她是他情窦初开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女人。

    他二十三岁的时候要了她,从此以后,不管是身子还是心,这辈子就是她的了。

    爱进命里了啊!

    陆凛还记得,那年他刚刚大二,进原始森林拉练,班上的同学比他提早几天回来,他跟着队长在山里多呆了几天,进行特训。

    那是一个潮湿闷热的盛夏午后,他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背着军绿色的行李包,从公交车上下来。外面下着倾盆大雨,雨滴密集地拍打着屋檐地面,氲起了一层燥热蒸发过后的淡淡雾气。

    他在公交亭里等了很久,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队长让他在中午下班前去教务处登记报道,陆凛索性就不等了,径直冲进大雨中。

    湿就湿吧,在原始森林每天风吹日晒,也没见得怎样,他身体好,不怕生病。

    他背着重重的行李包,在瓢泼大雨中一路狂奔,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察觉到不对劲,身后好像有人跟着他。

    他猛然转身,防备地往后看去。

    只见大雨中,一个穿青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撑着一柄小碎花伞,定定站在他身后,与他隔着两米远的距离。

    他蓦然回头,她吓得往后退了退。

    她的皮肤好白好白,比牛奶,比栀子花还白,一双杏眼却幽黑明亮。

    她站在瓢泼大雨中,亭亭玉立,看着他。

    裙角已经被大雨濡湿,贴在她修长的大腿上,她还穿着浅色的长裤袜,给人一中清新的邻家女孩的感觉。

    大雨顺着陆凛的眼睛,坠落,陆凛擦了脸,转身继续往前走。

    而那个女孩三两步追上来,努力地跑到他身边,伸手给他撑伞。

    陆凛不解地看她一眼:“你”

    她解释说:“警察哥哥,我是隔壁传媒的大学生青鸟志工社团的社员,今天轮到我出志工,给周围学校没有带伞的同学撑伞,送他们回去。”

    彼时,她微笑清甜,大大方方。

    不过看她衣服都湿了,可怜巴巴贴在身上,包裹着她瘦小的身体,裙子颜色浅,很透,还能看到她内里白色的文胸轮廓。

    陆凛头皮有点紧,不自然地移开目光,说道:“谢谢,不用了。”

    他转身就跑,姜妍跟着追,不依不饶,追着他穿过了半个学校。

    可以想象,一个穿漂亮裙子的女孩撑着小花伞,在大雨中可怜巴巴追着你跑。

    换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住。

    陆凛也是男人,单纯,善良,又硬又直。

    他二话没说,转身回去,拿过姜妍手里的伞,另一只手直接落在她单薄的肩膀上,挟裹着她,带她朝宿舍楼走去。

    他紧紧护着她,雨伞往她的方向倾斜,避免让她衣服更湿。她身体似纤若无骨,轻微地颤栗。

    陆凛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的身体,从来不知道,女孩的身体可以这样软,依附在你身边,就像藤蔓一样,紧紧地贴着呢。

    他身体绷得更紧了,脸居然有些火烧火燎。

    一定是今天天气太闷热的缘故。

    他不知道女孩的身体不能随便碰,碰着了,就是你的了。

    到了宿舍楼下,陆凛对她道谢,尽管一路走来,都是陆凛撑着伞护着姜妍,不让她被大雨淋着。

    姜妍拿出一张表格,递给陆凛:“警察哥哥,你帮我填份调查表吧,我回去就可以交差了。”

    陆凛接过表,目光一路扫下来。

    姓名,年龄,电话号码

    他都爽快地填了,但是这最后一项

    单身否?

    见他踟蹰,姜妍凑过来,指着表格的单身的那一栏,认真的说:“哥哥,每一栏都要填哦。”

    陆凛信了她的邪。

    -

    车行驶在荒郊野岭的公路边,周围田埂边蒿草横生,狂风猎猎,不远处,处理着一座黑乎乎的方形建筑,灰暗的云层之下,显得无比压抑。

    渐渐驶近之后,那栋建筑铁门的白色牌子上,赫然写的是:江城第三监狱。

    姜妍下车之后,却并没有进去,而是倚靠在车边,远远望着那栋监狱的大门。

    狂风呼啸,周围一望无际的宽敞野地里长满了蒿草和芦苇,被风涤荡,东倒西歪,这些野草无人打理,野蛮生长着,与监狱的井然秩序背道而驰。

    段楠从车里出来,呼呼的大风鼓噪着他的耳畔,他走到姜妍身边,随她的目光望向监狱大门。

    段楠歪这眉毛,捻了捻衣领:“每次心情不好,都要搁这儿吹小半天的冷风。”

    “这里空旷,没人,风又大,刀子似的,能把烦恼通通带走,  ”

    “是么。”段楠撇嘴:“这么神,当初你跑什么呢,来这儿大哭一场,转头烦恼就没了。”

    “我哭了,没用。”

    段楠沉默良久,叹了声,将姜妍撸进自己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脑勺:“既然没有,那就走吧。”

    姜妍点头,转身坐回了车里。

    很快,段楠也坐了进来,给自己系好安全带,看了看她,顺带也附身过去,给她系上安全带。

    “跟他聊聊。”

    “聊什么。”

    “聊当年的事,聊他弟弟。”

    姜妍的手颤了颤,段楠却毫不留情继续道:“你想和他在一起,必须迈过这道坎。”

    姜妍看向他,眸子里带了点希冀:“他会原谅我?”

    “你要听我的答案?”

    姜妍点头。

    “不会。”段楠吐出这两个字,姜妍眸子里的光芒渐渐敛去,越发深沉。

    “因为他从来没怪过你。”

    段楠继续道:“这么多年,他也没把你忘了,你回来,他比谁都高兴。”

    “有件事,也许要请你帮忙。”

    段楠说:“如果是要我帮忙从中斡旋,那要提前支付劳务伤残费”

    “开春了,新闻社要做一期关于乡村留守儿童的田野调查报告,我想去你资助的希望小学转转,搜集材料,最好能够采访到小朋友。”

    段楠愣了愣,看向她:“又想开溜?”

    姜妍连连摇头:“我只是想给自己一点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