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31.偶遇
    令姜妍意想不到的是,  邬梨还是离婚了。

    采访中,她对姜妍说:“我觉得你讲是对的,家固然重要,但前提是家人之间要相互尊重,  相互理解,  而不是一次次的伤害,  伤害之后一次次的道歉,然后一次次原谅。”

    “我希望跟我有同样经历的姐妹们能够看清现实,委屈求全没有用,  一味地退缩也没有用,  因为你越是退缩,  他们就越是丧心病狂。”

    “我现在已经离婚了,  重新找了一份小学老师的工作,现在我带着孩子独居,  孩子还小,可能不理解我的选择,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

    姜妍本来要给邬梨加马赛克,  不过邬梨觉得她应该要勇敢地站出来,给所有饱受欺凌而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女人一些勇气,让她们知道,  忍耐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即使是已经离婚的中年女人,  也可以过的很好。

    而邬梨的丈夫李宏在工作方面虽然做的不错,  但是刘总还是撤了他的职,倒不是姜妍对他说了什么。而是因为节目播出以后,李宏有暴力倾向的事情,公司闹的沸沸扬扬,同事们万万想不到,平时在公司端着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男人,回家之后脱下这一身西装革履,竟然是这样的禽兽。

    这样的人,即便业绩再好,公司也是万万不敢再用。

    这一期关于家暴的节目播出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新闻社都能收到不少来信和电话,很多长期遭受暴力的女人勇敢地站了出来,诉说她们的不幸遭遇。

    而孟莎之前提出的关于婚礼形式的议题,恰恰也在这一波反家暴的浪潮中,就像投进深水里的一块小石头,大家欢欢喜喜看了个热闹,却什么都没有留下。

    宋希文特意在新闻社开会的时候,表扬了姜妍,希望大家向姜妍学习,时时刻刻不要忘记,新闻人的底线和良心。

    那天晚上,姜妍处理完手头的稿件,起身取卫生间补了个妆。

    “姜妍,还没下班呢?”

    在姜妍收拾东西即将离开的时候,身后穿来一个细嫩的声音。

    姜妍抬眸,走过来的人,正是孟莎。

    反正梁子肯定是结下了。

    孟莎走到姜妍身边,也拿出化妆袋,给自己补妆,她皮肤不错,不过化妆术实在糟糕,眉毛是时下流行的一字眉,只可惜,她以为一字眉就是一条直线,像两把剑似的,横在额头。

    实在丑得一言难尽。

    姜妍洗了手,正要离开。

    “还没下班呢?”

    “正准备要走了。”

    “这一次,妍姐实在是风头出尽。刚刚总编把我叫到办公室,还说让我跟你多学学。”孟莎勾起嘴角,给自己涂抹唇膏:“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要不吝赐教哦!”

    姜妍收好了黑管口红,说道:“当然,我是很愿意提携新人的,只要她有上进心。”

    她收起化妆袋,转身要走。

    孟莎扯出一抹虚假的笑容:“姜妍啊,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那你别讲了。”

    “”

    孟莎顿了顿,还是说道:“我发现,你回来长胖了很多。”

    姜妍脚步猛地停顿。

    孟莎继续说道:“肯定是因为江城的水土太养人,你看你,回来才多久啊,脸可大了一圈呢!”

    姜妍是听出来了,她这是在拐弯抹角,骂她呢。

    姜妍毫不在意,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是啊,脸大了一圈,抢镜。不像你,还从来没有一次出过镜吧。”

    孟莎脸色骤变,一下子沉了下去,手揪着化妆包,却还要勉强保持微笑,着实是丑态毕露。

    姜妍知道自己戳到了孟莎的痛楚,在新闻社工作了这么久,她从来没上过镜。

    姜妍从容自她身边走过,下楼,秋风拂面,她的脑子也清醒了很多,疲倦一扫而空。

    段楠开着他最拉风的黑色法拉利,在电视台大楼下等着姜妍。

    姜妍坐进车里,低头在段楠的车柜子里翻找着什么。

    “我瘦脸神器呢?”

    “这儿。”段楠一边开车,伸手在最下方的杂物里找出了姜妍的瘦脸神器。

    “居然敢说我胖,说我脸大!”她气得不轻,刚刚在孟莎面前保持的良好风度和女王气场,此刻烟消云散。

    段楠侧眸看向姜妍:“谁惹你了?”

    “公司同事,之前有摩擦,拐弯抹角说我脸大。”

    段楠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甭气,她们是嫉妒我妍儿的美貌。”

    姜妍拿出面妆镜,收下颌,照着自己的脸:“真的胖了么?”

    段楠侧眸扫她一眼,她满心焦虑,用瘦脸神器推刮着一张小鹅蛋脸。

    她从小就爱美,喜欢穿着粉色的欧式坎肩小裙,高傲如同小公主。长大以后,越加会打扮,她的美就越显张扬而凌厉。

    段楠看着她长大,看着她一点一点,从小公主变成了如今的小女王。

    “就你这□□的魔鬼身段儿,搁夜总会,妥妥的夜场王后!”

    “不敢当。”姜妍笑说:“我收下前半句就行,谢谢段哥。”

    段楠食肉生色,十里洋场的风流顽主,接触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他绝不是多情的男人,但他对女人是真的好,买包买衣服,几万几十万,眼睛不会眨一下。

    不过真的能让他放下身段去哄着,掌心里捧着的女人,不是他的女朋友们,是姜妍。

    旁的人乍眼看到姜妍,高高的把她端作女神,不敢靠近。但实际上,姜妍心性单纯,尤其好哄,一句话,一个乐子,就能让她笑逐颜开,美上好久。

    所以段楠一点也不怀疑,像陆凛那样又硬又直还有点毒舌的男人,怎么能跟姜妍在一起,处那么久那么久。

    不是因为他脾气有多好,而是因为姜妍好。

    别人不知道姜妍的好,段楠知道,所以段楠疯狂嫉妒陆凛。

    嫉妒他,却不讨厌他。

    毕竟他是姜妍心尖的人。

    姜妍垂首刷手机,正专心致志地搜索网络上各种瘦脸大法。

    “别想了。”段楠漫不经心说:“就算胖成大脸猫又怎样?”

    “变成大脸猫,我陆陆哥就不要我了。”姜妍皱眉咕哝。

    “他不要你,段哥要你。”

    “说的我好像嫁不出去似的。”姜妍不服:“嫁给你,当十八姨太?”

    “十八姨太?”段楠故作惊呼:“你太看不起你段段哥了,你现在排个号,至少也要排到五十八姨太去。”

    “啊!”姜妍伸手取薅段楠的脑袋:“我要代表党,代表人民消灭你个封建余孽!”

    “别闹,开车呢!”段楠严肃说。

    姜妍不跟他闹了。

    “我带你去吃法式大餐。”段楠将车开上高架桥:“米其林的三星大厨,全世界巡回,刚好到江城,让我预约到,特意过来接你去尝尝。”

    餐厅是正宗的法式餐厅,俊男靓女,衣香鬓影,钢琴黑白键跳动着轻快的旋律。

    一瓶78年的拉菲,红澄澄,玻璃杯里倒映着姜妍精致的脸庞。

    段楠切开盘中的鹅肝,意态悠闲又沉稳,不急不缓,品尝着美食。

    姜妍注意到,段楠吃东西很慢很慢,慢到即使很小一块的肉片,他都要咀嚼品尝很久,以至于,姜延盘子里餐食都所剩无几了,段楠还没开动。

    倒显得她不斯文了。

    段楠是这男人,在姜妍心里活成了迷。

    犬马声色,青灯古佛。

    天知道,他是什么怪物。

    段楠拿出手机,递给姜妍:“给你看看,我们希望小学上周开运动会的照片。”

    段楠投资希望小学,做慈善事业,不是投了钱就完了,他时常亲力亲为,下乡走走。

    手机屏幕里,段楠穿着红色的运动衫,跟一帮同样穿运动服,脸蛋黑乎乎的农村小孩儿站在一起,一张张笑脸璀璨如太阳花。

    姜妍左手拿着叉子,右手指尖滑动手机屏幕。

    有照片是段楠和孩子们接力赛,他扑向终点,狰狞面孔;也有他打篮球时的照片,最后一张,他栽倒在泥坑里,一帮孩子去拉扯他

    只是看这些静态的图片,姜妍都能够感受到,当时的场面多么热闹和欢快。

    照片的活跃气氛感染了姜妍,她将手机推回去,情不自禁说道:“好玩,下次你再去,带上我。”

    段楠解释道:“本来这次想叫你来着,不过你忙敬老院的事去了。”

    姜妍放下刀叉:“说起这个,我什么时候也给你来一篇专访,就说说你们希望小学的事儿,呼吁社会关注。”

    段楠闻言,挺直了身子,轻咳一声:“青年接触企业家的楷模,时代的良心,可得好好报道。”

    “得了吧你。”姜妍忍不住笑:“夸你两句,能上天。”

    酒过三巡,拉菲去了小半瓶。

    姜妍起身,来到自助区接了杯温开水,醒醒酒。

    一个转身,却看到边上靠窗的位置,端坐了两个女人。

    姜妍最先看到的,是年轻的那一位,穿着糖果色系的裙子,甜美清纯。

    姜妍思索良久,恍然记起来,不正是那日与陆凛相亲的女人?

    随即她的目光落到另一个女人身上。

    约莫五十来岁,穿着翠色的旗袍,梳着高耸发髻,坐姿端庄雅致,意态悠闲沉稳。

    赫然正是陆凛的母亲,沈芝女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