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27.想亲
    天华大酒店的宴会厅,  俊男靓女相携而行,流光溢彩,觥筹交错。

    姜妍站在陆凛身边,郎才女貌,  一对璧人,  路过他们身边的俊男靓女都忍不住多看他们两眼。

    赏心悦目。

    陆凛伸手从她的手包里,  抽出匕首,随意比划了几个花式,沉声问:“随身带刀?”

    “小心点,  锋利。”姜妍解释:“中东的自由贸易市场买的,  以备防身。”

    “刀是好刀。”陆凛将刀子放进自己的兜里:“没收。”

    “喂!”

    没见过占人便宜这么理直气壮的。

    姜妍舍不得:“我用来防身的。”

    “谁让你用刀子防身了。”陆凛拿刀柄拍拍她的脑袋:“你会用么?”

    “怎么不会,  谁要是欺负我,  我削他!”

    “万一手残没削到,反让坏人夺刀,  用来对付你,本来只是谋财,却变成了害命。”

    “哎?”姜妍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的确有道理,  她索性大方表示:“行,送给你了。”

    她挽着陆凛的胳膊,站在自助餐桌边,  悄咪咪对他说:“陆陆哥,  这些都可以随便吃哦,  快多吃一点,  对了,带盒子了没,需要打包么?”

    陆凛心说,可能应该让小汪过来。

    “不饿。”

    姜妍才不信他,下班了肚子空空,怎么可能不饿。

    “没关系的,咱不用像那些人一样。”姜妍努努嘴,看向宴会厅那些保持礼貌微笑的绅士淑女们。

    “他们来这儿是为了交际,扩展人脉,咱来这儿,有其他目的,不用绷这么紧,放轻松。”

    “别的目的?”

    恰是这时候,姜妍拉了拉陆凛的衣袖:“来了来了。”

    陆凛抬头,不远处人群中,走来一对男女,倒是有几份面熟,男人一身黑色西服,女人穿着浅色低胸连衣裙。

    正是那日在警局闹事的李宏,还有他那胆小怕事的妻子。不过此刻李宏打扮光鲜,与那日在警局里的凶狠模样,判若两人。

    陆凛问:“你来参加这个宴会,是为了他?”

    “嗯,新闻社这期的社会板块,我想写家暴。”

    陆凛和姜妍朝着那两人走近了些,站在自助餐桌边,观察着他们。

    李宏满脸红光,端着酒杯,向诸人敬酒,他的妻子挽着他的手,低声劝他少喝点,他神色温柔:“好,听你的。”

    “李总,尊夫人真是关心你啊。”有人奉承道。

    “呵,女人嘛,这是本分。”

    “看到你们夫妻恩爱,真让人羡慕。”

    那女人低头敷衍地笑着,眼神却着实勉强,端着酒杯的手颤了颤,酒洒了出来。

    “哎呀。”

    “你看你,真是不小心。”李宏拿了纸巾替她擦试着身上的酒水污渍。

    李夫人本能地往后退了退:“我,我自己来,谢谢老公。”

    他们夫妻挽着手走远了去。

    人前,的确是一对锦瑟和鸣的恩爱夫妻。

    若非那日警局见识过他那般粗鲁无礼的模样,的确是很难把今天眼前这位光鲜的绅士与他联系起来。

    出了宴会厅,已经夜深了。

    月色冷寂清明,映衬着远处宴厅的灯影阑珊,人声渐渐远了去。

    恰是这时候,露台下方,却听有女人低声的啜泣。

    姜妍手撑着露台往下探望,陆凛连忙扶住她:“小心。”

    “有人在哭,下去看看。”

    “人家哭,有什么好看的。”

    “你这人,心肠铁石。”

    姜妍不理他,寻着声音沿着白石阶梯往下,却见不远处的藤萝之下,有女人正在抹眼泪,正是那位李夫人。

    今晚月光清明,隐隐约约能看到她脸上有红色的巴掌印记,她一边哭,一边拿出粉饼,对着镜子给自己补妆,脸上稀里糊涂一团乱。

    “你把妆哭花了,再上粉也是贴不住脸。”

    姜妍骤然出声,李夫人吓了一跳,本能地退后两步:“你是谁?”

    “你看我是谁?”

    李夫人走近姜妍,借着月色打量她:“你是那天晚上,那个孩子的姐姐?”

    姜妍笑了笑:“你记性不错。”

    “你怎么在这里?”李夫人打量着姜妍,又看了看不远处等在阶边的陆凛:“你们不会是来抓我老公的吧!”

    她突然惊慌起来:“我老公什么都没做,你们不要抓他!”

    姜妍伸手指了指她的脸:“他什么都没做,你脸上这印子是哪里来的?”

    李夫人捂脸,还强辨道:“刚刚摔了一跤。”

    “摔一跤,哭成了这个样子,小孩子么?”

    李夫人连忙擦了眼泪,看向姜妍:“你弟弟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那天的事是个误会,但是我老公没做犯法的事,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姜妍打开手包,从里面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叫姜妍,江城电视台新闻社的记者。”

    “记者?”

    知道这位李夫人有难言之隐,姜妍说:“我要走了,不过如果需要我帮助,给我打电话,任何时候都可以。”

    今晚夜色不错,姜妍和陆凛散步回家。

    “我是不懂你们的新闻报道,不过这些年也接触了不少家暴的案件,因为施暴场所隐蔽,取证难,再加上家庭亲戚和社会观念诸多因素,这里面要费一番周折,很难办。”

    “是啊,谁愿意把自己难堪的事情说出来。”姜妍想到刚刚李夫人,人前举止优雅,谈笑风生,受了委屈,躲着边哭还边补妆,看来也是相当要脸面的人。

    陆凛说:“不仅是难堪,一个家字,一个情字,就把女人牢牢捆束,罪恶就像玫瑰花蕊,被花瓣重重遮掩,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人很难插手进来。”

    姜妍觉得陆凛用玫瑰来比喻家暴,很生动,不愧是野蛮文青。

    “不管罪恶埋得多深,总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姜妍想到李夫人那委屈的样子,觉得颇不服气:“我偏要拨开迷雾,还这世道一个清明。”

    陆凛低头看她,眸色深邃。

    姜妍被他盯的不好意思,摸摸脸:“你看着我做什么?”

    陆凛伸手猛拍她的背,拍得她身形往前面突了突,又被他拉住。

    姜妍反击,也用手拍他,不过他身形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姜妍又试了试,却被陆凛拉住了手腕,将他拉近,两人呼吸咫尺。

    姜妍的心有些乱。

    “你欺负人。”

    “欺负你又不是一天两天。”

    他反是理直气壮。

    “所以你拍我干什么?”

    “我不是拍你,我是打你。”

    “”

    “还跟当年毕业的时候,一样天真又单纯,以为自己手里端着摄像机,就能还这世界一个朗朗乾坤?”

    “还这世界一个朗朗乾坤,那是你们警察叔叔要干的事,我只想把真相呈现出来。”

    “你真是”

    伶牙俐齿,从不逞让。

    “怎样?”姜妍拉着他,笑眯眯。

    “单纯可爱,想”

    “想亲?”姜妍撅起嘴,跟陆凛索吻。

    陆凛捏住她的嘴,看着她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星辉斑驳。

    “姜妍,不辞而别,离开我,我还没有原谅你。”

    他松开她,姜妍突然消停了。

    两人沉默地走在街头,一阵风吹过,路上滚来一个空易拉罐,陆凛附身拾起来,扔进垃圾桶。

    “是我对不起陆陆哥,你心里有气,我知道。”姜妍深呼吸,对他莞尔一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