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26.月下
    新闻社,  周一的议题汇报,每个人都要提一项近期内准备着手搜集材料的新闻关键词。

    “最近周围不少朋友结婚,婚礼方式多样。”姜妍的同事孟莎举手说道:“我想写一期关于年轻人另类的婚礼形式的报道。”

    孟莎是个年轻而又甜美的女孩,入公司不久,  锋芒初露,  经常突发奇想,  提一些有趣的点子,一张嘴能说会道,平时在办公室,  也很能活跃气氛。

    只是,  有些机灵过头了些,  很不得部分老同事们的喜欢。

    长桌对面的宋希文点点头:“这个议题很有新意。”随即他望向姜妍:“你有什么想法?”

    姜妍手指尖敲打着桌面,  漫不经心道:“家暴吧。”

    此言一出,办公室气氛突然凝固了几秒。

    同事们眼中流露出意味深长,  孟莎刚提出了要写婚礼形式的正面新闻题材,姜妍“家暴”两个字,似乎实在唱反调啊。

    身边,同事巧玲凑近她,  低声道:“干得漂亮。”

    孟莎脸色变冷,讪讪坐下来,望向姜妍的目光,  跟刀子似的。

    姜妍并不看她,  真是没想找茬,  这个议题是刚刚突然窜上来的,  想到那日警局见到的女人,她心里其实有些不解,为什么她被欺负成这样,还要死命维护自己的丈夫,难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我觉得,咱们的议题不是医闹就是拆迁或者什么家暴,没有新意,而且负能量满满。”孟莎端起白色的瓷杯,抑制着不满的情绪,说道:“的确,这些关键词冲突感很强,一开始也许能抓住观众的眼球,但是如果一直给观众呈现这些负能量的东西,久而久之,也会出现审美疲劳,时不时的咱们报道一些正能量的东西,观众喜闻乐见的元素,给观众换换口味。”

    同事们低声商议着,交头接耳,觉得孟莎说的也不无道理。

    宋希文倒是没有说话,众人的目光望向姜妍,希望她也能说出一番所以然来。

    “所以你对新闻这行有什么误解,审美,还疲劳。”姜妍往后仰了仰身子,手里转动着一支钢笔,看向孟莎:“我从来不知道,身为记者,如实报道社会现实百态,什么时候也要考虑迎合观众的口味和审美。”

    此言一出,孟莎脸色骤变,质问道:“不考虑观众的口味,收视率下降你来负责?”

    年轻人,沉不住气。

    宋希文此时才道:“大家有不同的看法,相互摩擦碰撞,这很正常,两个议题都不错,都可以做,那姜妍孟莎,你们就分别着手各自的议题,先把材料准备好,下期再汇报讨论。”

    散会之后,姜妍走到茶水休息间,给福生日化的刘总去了一个电话。

    “刘总,给您拜个晚年。”

    “小妍啊,别别,应该是我给你拜年。”

    “您客气。”

    “对了,姜总身体还好么?”

    “我爸最近还念叨着你呢。”

    “呵呵,劳总裁挂心了。”

    “对了,咱公司是不是有一位姓李的项目经理。”

    “我手下,好几位李姓的经理,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位?”

    姜妍想了想,说道:“叫李宏。”

    “有,前阵子刚升上来,怎么,是您的熟人?”

    姜妍笑笑:“倒不是,不过前阵子他喝醉酒,跟我弟发生了一些小冲突,还进了局子。”

    “哦?居然有这种事。”

    “本要给他赔偿医药费,他说自己手下分分钟经手几百万,看不上我们姜家的赔偿,一定要追究我弟的刑事责任。”

    刘总闻言,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这人,平时喜欢喝点酒,喝酒之后,就爱说些胡话,我代他向您和仲晨道歉。”

    “倒也不必,我弟动了手也是事实。”姜妍轻笑一声:“给刘总来电,是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是,您请讲。”

    两天之后,姜妍收到了刘总遣人送过来的福生公司年会晚宴邀请函。

    邀请函做得相当精致,黑色的表面有浮痕雕饰的纹路,左上角以手写着姜妍的名字,当然,她的名字边上还有一个空格,可以填一个名字。

    她给姜仲晨去了电话。

    “啊,不去。”姜仲晨一口拒绝:“下周有拉练呢,每天累得半死,没劲儿跟你去参加宴会。”

    “那个家暴男也会在场,亲姐带你过去逞威风打脸,舍得错过?”

    “姐,我这就要批评你了。”姜仲晨义正言辞:“咱们是根正苗红的三好青年,社会的栋梁,人民的□□,咱怎么能做那种事!”

    姜妍:“再见。”

    “你可以问问陆陆哥。”姜仲晨提议。

    “他才不会去。”

    “你不问,怎么知道。”姜仲晨悠哉地说道:“别自以为很了解他。”

    “这么说来,你很了解咯。”

    “当然要比你多了解那么一丢丢。”姜仲晨道:“整队集合了,先挂,对了,打脸记得打痛点,啪啪的,相信你可以。”

    姜妍:

    她想了很久,编辑一条短信,发送给陆凛:这周末公司有个年终晚会,想邀请陆陆哥跟我一起参加。”

    “不去。”陆凛果断拒绝。

    “qaq”

    果然

    两天后,警队更衣室,陆凛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换好制服,整理衣领,微微抬起下颌,挑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今天也是美美哒。

    恰是这时,镜子里陆凛身后走过一身亮片紫基佬。

    陆凛惊悚回头,看见小汪站在镜子前,搔首弄姿,展示那一身夸张的紫色男士礼服,礼服花纹繁复,骚气冲天,就像低端婚礼司仪。

    陆凛嘴角抽搐:“你要三下乡给父老乡亲搞文艺汇演?”

    小汪叉腰,食指一挑,笑靥如花:“陆陆队调皮。”

    陆凛紧了紧拳头,突然想打人。

    “今晚要去参加一个大公司的年会晚宴。”

    陆凛拿起刮胡刀,漫不经心问:“什么晚会。”

    小汪无奈说:“妍妍嫂友情邀请,本来不想去的,可是昨晚照镜子,越看我自己越帅,难怪妍妍嫂会邀请我,我一定要去给妍妍嫂撑撑场子。”

    陆凛:

    沉默了片刻,他说:“你穿成这样?”

    “嗯,帅吗?”

    陆凛看着他紫色西服左边,闪闪的亮片,晃瞎了他的眼。

    “陆陆队,听说这种大公司的年会,会有好多好吃的,而且不要钱,想吃多少都可以。”小汪兴奋地搓手手:“我要狂吃,吃到吐!”

    陆凛:

    两分钟后,小汪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卡通便当盒,自顾自地说道:“吃不完的应该可以打包带走,拿回去当夜宵,要我给你带吗。”

    陆凛:

    晚上八点,镜前梳妆打扮完备,姜妍拿着手包,起身欲走,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候。

    离开之前,她又给陆凛去了个电话,叹息一声:“陆陆哥啊。”

    “什么事?”他依旧是公事公办的调子。

    “我之前邀请小汪同志当我的男伴,陪我赴宴么,结果刚刚他居然放我鸽子,说什么今晚要加班,我现在一个人,没有帅帅的男伴,会被别人笑,好可怜的噢!”

    办公室里,陆凛推开转椅,抬头,小汪坐在自己的桌边,哼哼唧唧,气呼呼赶着一份材料,望向陆凛的目光,充满怨念。

    “恨你!”他对陆凛比了个嘴型。

    “噢,是这样。”陆凛移开目光,面不改色说:“开年局里事务较多,他自愿留下来加班。”

    “哎,这样,那我再找别人好了,秦警官有空吗?”

    陆凛看向秦林,这家伙刚下班,边走边啃鸡爪爪,满手油腻。

    “他,也要加班。”

    “你们好忙哟。”姜妍说:“那你肯定也要加班。”

    陆凛看了看时间:“我已经做完了手里的工作。”

    “咦,那我能不能请陆陆哥帮忙。”姜妍恳求道。

    陆凛理了理自己西装革履的衣领,清嗓子说道:“我考虑一下,什么时间。”

    “天宇大酒店,晚上八点。”

    “嗯。”

    挂掉电话,姜妍在客厅里欢天喜地转圈圈。

    父亲姜平青放下报纸,目光淡淡看她一眼,笑说:“哟,什么事高兴成这样?”

    “不告诉你。”姜妍拿着包匆匆走出门,遇到母亲带米诺散步回来,她亲了亲米诺的额头,对母亲道:“先走啦。”

    “今晚还回来么?”

    “不一定呢。”

    今晚月光清寂,天华大酒店门口的铁栏花坛边,陆凛一只手揣兜里,歪着身子,正专心致志地嗅着枝头一朵白腊梅。

    嗅了还不够,他左顾右盼,见四下无人,偷摸摸伸手攀折,腊梅枝被他折弯了,却还连着树皮扯不下来。

    有穿着礼服的俊男靓女从他身边经过,他连忙将手揣包里,混不在意望天,等他们走了以后,又做月下贼,攀折花枝。

    还较上劲了。

    定要将这花折下来。

    奈何这多腊梅花也是个倔强的性子,就是连着表皮的经脉,不肯随他的意思。

    整个腊梅树被他扯得沙沙作响,花枝乱颤,掉落了一地的花瓣碎屑。

    姜妍远远望着,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陆陆哥。”她走过去。

    陆凛立刻松手,那支可怜的腊梅垂掉掉,在他肩头摇晃着。

    “来了。”

    姜妍从包里摸出折叠小刀,直接将那朵花枝割下来,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花香扑鼻。

    “想摘花送我啊?”

    陆凛淡定说:“并不是。”

    姜妍贴近他,将花枝插|进他衣领的兜里:“不如我送给你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