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25.新年
    借着走廊的灯光,  夹克男眯起眼睛看向门外走进来的女人,她穿着一身长款的驼色大衣,颇有质感,脸色却带着冷冽的寒意。

    她走进调解室,  自然带起一阵冬日的寒风。

    夹克男见着她,  瞬间觉得自己身边的糟糠之妻,  全然无法入眼。

    不知道为什么,底气突然有些不足。

    “姜仲晨打你了?”姜妍微抬着下颌,看向他。

    “反正是警察打的我,  这件事没完,  我告诉你们,  我要去检举!”

    “他打你哪了?”

    “打我脸,  还打我肚子,又踢又揍。”

    夏微忍不住插句嘴:“没这么严重,  就是,摸了下脸。”

    “摸了下脸,打得我脑震荡了!”夹克男不依不饶:“我现在还头晕呢。”

    姜妍冷冷看着他:“这么严重,跟我去医院做一个伤残鉴定,  如果确诊,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医药费和后期营养费,  一分不会少你。”

    醉酒的夹克男气焰顿时嚣张起来:“老子缺你这点医药费啊?也不打听打听,  老子是什么人,  缺你这点钱?”

    “哦?你是什么人?”

    夹克男的老婆连忙走过来,  拉扯着他,苦苦哀求:“别说了,别说了,我们走吧。”

    “滚开!”夹克男粗暴地把他老婆推到地上,他醉醺醺指着众人:“我跟你们讲,今天心情不错,没想到让这么个混小子败了兴,这件事老子要追究到底,老子要他坐牢!”

    “别说了。”那女人哭得梨花带雨,对众人道:“他一喝醉酒就这样,对不起,添麻烦了,我这就带他走。”

    “滚开,臭女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那男人扬起手就是一巴掌,却不曾想,被人从后面扣住了手腕。

    是陆凛。

    他身高比他高出一个头,脸色冷寒,不怒自威。那男人挣扎一番,竟然完全无法挣脱。

    “事到如今,还要包庇么?”他望向夹克男的妻子。

    那女人低着头,哭哭啼啼。

    夏微给她递了纸巾,安慰道:“你别怕,这里是警局,他不敢对你怎么样,你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没事的。”

    “死女人,你要是敢胡说八道,老子就跟你离婚!”

    那女人被离婚两个字吓得往后面退了退,连连摇头:“警察同志,谢谢你们,他真的没有动手打我,没有,我们夫妻很恩爱的。”

    姜妍睨着那男人,满脸横肉酒气熏天,一双眼睛恶狠狠瞪着自己女人,似杀猪屠户。

    夫妻恩爱,从何说起呐。

    这时候,姜仲晨走进来,见着姜妍,心里头有些怵:“姐,你怎么来了?”

    姜妍连忙转身走过去,拉着他前后打量,关切问道:“伤着没?”

    “就他这两下子,能伤着我?”

    姜妍松了口气,立刻又板起脸,没好气说:“长德行了,你妈还在家里等你吃饭,居然打架。”

    姜仲晨嘟哝:“执行公务。”

    “你还执行公务,谁给你的权力。”

    “当,当然是陆陆哥。”

    “还想把你陆陆哥拉下水。”姜妍一巴掌拍在他身侧。

    “姐,你这偏心太明显了。”

    “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夹克男嚷嚷道:“别浪费时间,这件事,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人明显是借着醉酒,故意找茬。姜妍不想让陆凛为难,索性说道:“和解吧,要多少钱,直说。”

    “哼,钱?你也太看不起老子了。”夹克男冷哼:“老子一天赚的钱,你们几个月工资加起来都不够,跟老子谈钱,笑话。”

    姜妍倚靠在桌边,似笑非笑:“这么厉害,敢问在哪里高就呢?”

    “哼,说出来吓死你,姜氏集团听过没有,我是姜氏集团的项目经理!”

    “噢!”姜妍恍然点头:“姜氏集团,敢问是哪个子公司?”

    “福,福生日化。”夹克男的确是醉的不轻,说话三五不着调:“老子经手的生意,分分钟好几百万,你还跟,跟我谈钱,不知天高地厚。”

    恰是这时候,刚刚出去了一直没回来的小汪走进调解室。

    “陆队,你让我去交管部门调的监控拿到了。”

    一听到有监控,那男人脸色变了变:“监控?啥监控?”

    陆凛说道:“我们小姜实习生对你动了手,你放心,不会包庇,现在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过陆凛转而又道:“当然,如果普通公民在街上发生暴力行为,情节严重者处以治安拘役,同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明确规定,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构成虐待罪。”

    听完这番话,夹克男已经不再如方才一样理直气壮,虐待罪三个字,他的额间渗出了汗珠。

    “这,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他摆摆手,拉着自家的女人要走:“我晚上还有点事,就,就放过你们。”

    那女人被他拖拉着,步履踉跄地走出了调解室,夏微还欲上前拉住那女人,可是秦林却止住了她。

    姜妍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放她走,那男人分明就有家暴倾向。”

    秦林无奈地解释道:“以前也遇到过不少这样的家暴事件,有些还是妻子主动报警,我们介入调查,可是没多久妻子经受不住压力,主动提出和解,甚至为自己的丈夫说话辩解,反倒让我们民警里外不是人,对施暴的人也无法采取任何措施,只能任由他逍遥法外。”

    “这也太憋屈了。”姜妍指着小汪手里的文件:“不是有证据么?”

    小汪走到姜妍身边,小声说:“那一带是监控盲区,没拍到任何视频画面。”

    姜妍不解:“那这个”

    “嘿,这是陆队的主意,吓吓他。”

    警局门口,陆凛对众人说道:“今天晚上辛苦跑一趟,早些回去跟家人团年吧。”

    “给大家添麻烦了。”姜仲晨诚恳地向大家鞠一个90度躬。

    秦林拍了拍姜仲晨的肩膀,如长辈一般亲切说:“小伙子年轻,控制不住情绪很正常,以后有经验就好了,没事。”

    “谢谢秦警官。”

    “别谢我啊,你是我带的实习生,出事我当然应该过来,不过陆队”秦林笑着看了看他身边的姜妍,意味深长道:“陆队倒是最担心的一个,电话里一个劲儿让我护着你些,别叫人吓着。”

    陆凛面不改色:“不说话没人拿你当空气。”

    各自上了车准备离开,姜妍意犹未尽看向陆凛,偏偏陆凛坐进车里,还鬼使神差地看了她一眼。

    一簇烟花自身后夜空炸开,噼里啪啦,花星四溅。

    在陆凛给自己系好安全带之后,姜妍走到他的车窗前,轻轻敲了敲。

    陆凛按下车窗:“嗯,还有事?”

    姜妍趴在他的车窗框上,盯着他看。

    两个人距离挨得太近,又兴许车里暖气打得有些高,陆凛脸有些发烫。

    “过年了嘛。”姜妍笑眯眯。

    “嗯?”

    “新的一年噢。”

    “嗯。”

    “我想。”

    陆凛手放在方向盘上,指尖轻轻敲打,深邃的目光凝望她:“要说什么,麻烦一次说完。”

    姜妍莞尔一笑:“想跟陆陆哥,要个新年礼物。”

    “我没有准备新年礼物。”

    今天事发突然,出来的太急了,也没想到你会来。

    后半句话,他没有解释。

    “不用准备。”姜妍指着自己的脸蛋:“陆陆哥用嘴巴给我盖个章。”

    “呵。”他轻笑。

    “呵什么呵。”姜妍撇嘴。

    “越来越没皮脸了。”

    “哼。”

    她起身要走,拖长调子说:“那祝陆队新年快乐,明年再见。”

    随即便听他清润的声音说:“过来。”

    一听有戏,姜妍立刻将脑袋探入车窗,指着自己白嫩的脸颊,兴奋往前凑:“这里,亲这里。”

    “闭上眼睛。”

    姜妍心都要化了,立刻闭上眼睛,小心脏扑通扑通,她还自顾自说:“哇,好紧张。”

    陆凛轻笑一声,从包里摸出自己的刻章,盖在姜妍脸上。

    触感不对,姜妍惊叫一声:“啊!”

    “好了  。”

    姜妍慌忙拿出镜子照自己的脸,左脸脸颊位置,刻着两个红色的宋体字:陆凛。

    “不是这个呀!”

    她一个劲儿拿手去擦,奈何陆凛的印泥选的是最好的八宝印泥,风一吹便干了。

    一双凄楚怨念的小眼神,直勾勾盯着陆凛。

    “新年快乐。”

    陆凛微笑着关上车窗,启动引擎,潇洒驰骋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