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54.道歉
    订阅率不足百分之六十,补齐之后会显示正常章节。

    “没事。”

    她打开水龙头,  指尖沾了水,  擦擦嘴角。

    “你现在哪儿,  我来接你。”

    “不用,  你先回去吧,我也有些累了,  下次再约。”

    姜妍看到镜子里,  陆凛从她身后走过。他背影修长挺拔,宛如断崖间屹立的苍松。

    目不斜视,稳如泰山。

    姜妍迅速挂掉电话,冲他喊了声:“陆陆哥,  上了厕所,  不洗手?”

    刚巧两名女警从卫生间出来,闻言,掩嘴偷笑。

    陆凛脚步顿住,脸色冷了冷。

    姜妍兀自打开了水龙头,水流哗哗啦啦。

    她一本正经说:“哥哥,  要洗手,  讲卫生。”

    几位女警贴墙角边儿匆匆离开。

    陆凛平时在警局端着一股子高冷范儿,哪里经受过这般调戏,  她们走出老远之后,  还忍不住回头观望,  看陆凛会作何反应。

    陆凛默了片刻,  还是回了水台边,  打开另一端水龙头,冲手。

    哪怕他刚刚只是进厕所抽了根烟。

    姜妍挪着碎步子,一点点蹭过来,在距离他碗口的距离,停下。

    呼吸间还能嗅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陆凛洗了手,却并没有离开。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站了片刻。

    周遭安静,俩人的呼吸声,此刻清晰可闻。一个沉稳,一个紊乱。

    陆凛目光移向左下侧,走廊的灯光暖黄,映衬出她那一张小巧的六角脸。她的唇角还沾着滴滴水珠,并不明显。

    俩人僵持了十秒后,姜妍重新打开水龙头,手掌作碗状,捧了水,浇在陆凛的手上。

    见陆凛没什么反应,她胆子更大了些,牵起他的左手,放到水边,帮他一根一根搓洗着手指。

    陆凛沉声道:“人民群众,你在干什么。”

    “在帮警察叔叔洗手。”姜妍面无表情地回答。

    陆凛突然反手握住她柔软的五指,用力捏了捏,力气大得像是要将她的手骨捏碎。

    姜妍吓了一跳:“陆陆哥...”

    话音未落,他却已经重重扔开她的手。

    是的,扔开。

    他抽了纸巾擦拭指缝,干干净净。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不是说,永远都不回来了。”

    他嘲讽地轻喃:“你的一辈子,真短。”

    “因为差点死。”

    陆凛正要离开的脚步蓦然顿住。

    “当时叛军冲进医院,护士把我藏在衣柜里,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群疯狂的野兽,奸|杀了整个医院的女人。”

    姜妍神情淡淡的:“看到女人,他们的眼睛都在冒光。”

    “反正是害怕了。”她沉声说:“陆陆哥,我怕死,我也怕被强|奸,除了你,我没睡别的男人,我猜别人也不会比你温柔,一边弄疼我,一边还安慰我。”

    陆凛的手猛地握住拳头,但又立即松开了,心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曾经无数个夜晚肖想再次见面的场景,想了好多好多报复的动作,嘲讽的话语…此时此刻,面对狼狈的她,陆凛一句都说不出来…

    心是那么疼啊。

    只想把她按进怀里,狠狠地亲吻和安抚。然而,他终究选择迈着步子,离开了。

    姜妍重新用水拍了拍脸,昏昏沉沉的光线,让她阵阵倦意上涌。

    拿出手机,给闺蜜唐伈打了个电话。

    夜深了,警局门口。

    陆凛启动了车引擎,刚准备出发,便看见姜妍孤伶伶站在警局门口。

    晚风一吹,她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单薄的风衣禁不住晚夏夜幕降临之后的寒意,她白皙的长腿踩着高跟鞋,孤零零站在街头,边上还放着两件行李。

    茫然发呆的样子,蠢死了。

    副驾座小汪见状,严肃说道:“陆队,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人民好警察心之所系,咱不能把女同志就这样放在大街口。”

    陆凛没有说话,于是小汪把脑袋伸出去,冲姜妍招了招手:“嫂子,陆队说他想送你回家家!”

    陆凛:......

    姜妍娇艳的唇角勾了笑,她提了提行李。

    然后,果真如陆凛所料,她并没有提动。

    从尼尔到北京到江城,千里迢迢,她把行李都扛这儿了,这会子,倒是身娇体弱起来。

    小汪回头对陆凛说:“陆队,女同志遇到困难,我们人民警察是不是应该挺身相助。”

    陆凛白了个眼。

    “是,你去吧。”

    小汪得令,下了车,小跑来到姜妍身边,他身材健壮,一把扛起了姜妍的行李箱。

    “嫂,陆队让我来帮你。”

    姜妍笑盈盈说:“让你来帮我,他自己走了。”

    “哎?”

    小汪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一声呼啸,陆凛的车已经启动,远远开走了。

    “哎!陆队!哎!”

    小汪扛着行李,撅着嘴,委屈巴巴:“嫂子,我家离这儿,好几公里呢。”

    姜妍挺喜欢这小伙儿,一声“嫂子”,叫得她心里舒坦。

    “等着吧。”

    没几分钟,另一辆亮澄澄的红色跑车开到警局门口。

    小汪说:“哇!酷炫!”

    车里走出来一个女人,身材纤细修长,紧身牛仔裤,上衣搭坎肩,短发,妆容精致,气质卓然。

    她是姜妍的闺蜜,唐伈。

    “宝贝儿,上车。”

    姜妍对小汪招了招手,小汪将姜妍的行李放进后备箱,坐到了车后座,姜妍则坐到副驾驶的位置。

    “坐稳了同志们。”

    车“嗖”地一下飞出去。

    小汪猝不及防,差点吓出心脏病。

    太抖了。

    姜妍提醒道:“你后面坐的是位警察同志,还敢飙车。”

    唐伈瞥了瞥后视镜,笑说:“哟,警察叔叔,失敬。”

    姜妍心里好笑,唐伈比小汪还大几岁的,也敢没皮没脸叫人家叔叔。

    小汪红脸:“人民警察为人民,开慢点,安全第一。”

    “好嘞,一切听警察同志的指挥。”唐伈放慢了车速。

    “姜儿,你可以啊,这刚落机呢,就进局子了,你是偷了政|府的石油还是当了叛|军的特务啊?”

    姜妍倚靠着松软的垫子,闭目养神:“来,小汪同志,你给我小姐姐讲讲千钧一发之际,你嫂...你姐怎样临危不惧,英勇抗敌。”

    差点说成嫂子,只怕要被唐伈笑掉大牙,好险好险。

    小汪不负厚望,拿出了他逗逼二十年的伶牙俐齿,逗得唐伈咯咯直笑。

    “当时那叫一个惊险刺激,我妍儿姐在歹徒面前临危不惧,大喊一声,你们不要管我,千万不要放掉匪徒!”

    “但我们陆队说:不,人质的安危重于泰山,我们人民警察的职责,就是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人质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保护你!”

    “姐说,陆陆队,我没有想到,你这样在意我。”

    “陆陆队说,姜儿,今天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

    唐伈笑得前合后仰:“老子怕不是在看好莱坞狗血英雄电影?”

    小汪心情也挺不错,欢声笑语撒了一路,然而从始至终,姜妍不发一言。

    她看着窗外飞速流过的街景,眸子里笼罩着深沉寂寞的夜色。

    街头有情侣相拥,也有醉汉酣眠,有人步履匆匆,有人安静漫步...

    和平安宁的国度。

    有他守卫着,这万家灯火。

    姜妍皱眉,心里还在纳闷,怎么现在代驾都是这么高冷的么?

    唐伈坐到她身边,开口问道:“姜儿,听说你去尼尔三年,就带了个混血大儿子回来?”

    “对啊。”姜妍放下手机,满脸自豪:“特别帅特别可爱。”

    “不管我要给混血儿子当干妈!”

    姜妍笑了笑:“那要问他爸同不同意。”

    唐伈眉毛一挑:“他爸谁啊?”

    “我男人,还能谁。”

    唐伈叹息一声:“他是你初恋吧?”

    “是啊,我俩都是初恋,特别纯洁。”

    “初恋都是用来怀念的,也就你还巴巴惦记着那点子陈年旧事。”

    烈酒将她脸蛋烘出了微醺的醉意,她笑说道:“陈年酒香,跟过他,这辈子都不想别人。”

    “那是因为你就没试过别的男人。”

    唐伈在玻璃缸中熄灭了烟头,说道:“我给你找俩小哥哥试试,保你明天就把姓陆的忘了。”

    不等姜妍反应,唐伈挥手招来服务生,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服务生便转身离开了包间。

    等他再度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两个模样标志的背心肌肉男。

    肌肉男模样俊俏,年轻又精壮,身上散发着浓浓的男士香水味。他俩对屋子里一众男女微笑着,神情腼腆。

    姜妍玩不来,往后挪了挪:“别让他们过来。”

    唐伈却笑着对俩小哥招了招手:“给姜姐敬杯酒。”

    两位小帅哥一左一右坐在姜妍身边,端起了酒杯。

    “别...”

    姜妍防备地想要挪开,却被他们簇拥着,难以招架。

    “姐,敬你。”

    她将自己的裙子往下掩了掩,敷衍地抿酒:“行了,我喝了...去敬别人吧。”

    廉价香水入鼻,有些刺,又有些闷。

    她从来不喜欢擦香水的男人,特没男人味儿。她心里的男人,早已经有了既定的模样,男人该是什么样子,全冲那一个模子里来。

    坚持锻炼,开朗乐观,温柔又粗鲁,满身的血都是热的,一靠近,就能感觉到灼灼的体温和能量。

    仿佛男人就应该是那个样子,像太阳。

    唐伈端着酒杯,笑说道:“也就段楠那老和尚没在,才敢这么玩,姜儿,别客气,他们听你的,想怎样都可以。”

    姜妍可不敢怎么样,只说道:“离我远点就成。”

    “小姐姐放不开呢,你们好好照顾她。”

    “别!”姜妍推开男人伸过来降落在她大腿上的手:“自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