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14.月黑
    陆凛开完会出来,一边活动筋骨,朝办公室走去,手臂肩胛,骨骼咔嚓咔嚓响。

    身边有路过的女同事偷瞥他,嘻嘻笑。

    刚刚他作报告的时候,台下一帮人紧绷着脸,好几个憋得通红,差点就喷出来,甚至连领导脸上都不免流露会心的微笑。

    奇怪。

    陆凛不明所以,但也没有多想,收拾了文件案卷回办公室。

    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只剩了一室馨香,是她的味道。

    陆凛看见小汪路过,叫住他:“人呢?”

    小汪抠着后脑勺,装蒜:“什么人?”

    陆凛说:“那女同志。”

    “噢!你说嫂子啊。”小汪恍然:“嫂子说你回来肯定打死她,她先溜了。”

    又做了什么坏事?

    小汪望着他嘻嘻笑。

    “笑什么笑。”

    小汪立刻住嘴,却还盯着他。

    “看什么看。”

    小汪打呵欠:“下班了下班了。”

    陆凛收拾好东西,离开的时候,路过大厅,漫不经心瞥了眼仪容镜。

    他头皮炸了。

    一抹豆沙色的口红印记,好死不死,就贴在他左边脸颊的位置。

    他刚刚挂着这抹口红印,当着市局的领导和同事,严肃地做了上半年的工作汇报。

    这女人...要命。

    ***

    两天后,新闻社总编办公室。

    “报道没法写。”

    姜妍将昨天拍摄的资料和采访记录放到宋希文的办公桌前。

    宋希文接过采访稿,翻了翻:“听云采说,进展挺顺利的,怎么不能写?”

    姜妍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那个养老院,面子工程做得挺足,但护工对老人不好。”

    宋希文看着姜妍,笑了笑:“看来,他们要有麻烦了。”

    姜妍凝着眉头:“动辄以不能吃饭威胁老人,卫生间的环境也相当糟糕,看节目的时候,院长护工坐软凳,老人坐硬凳,窗户安装了铁栏,听说是为了防止老人自杀...这些还是我目前收集到的信息,背后还有多少,不敢想。”

    宋希文起身,走到饮水机边,用纸杯接了一杯热水,递到姜妍面前:“你想调查?”

    “当然。”姜妍理所当然说。

    宋希文笑了笑:“我以为,经历了战火,经历了死亡,你会跟初出大学的时候,不一样。”

    “的确是不一样了。”姜妍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如果有所改变,那应该就是,更加坚定当初入行的初心。”

    出了那件事后,一度曾被她抛弃的初心。

    “记者的责任,不是探究谜底,而是挖掘真相。”

    宋希文赞同她的话:“我支持你,你想怎么调查,需要多少人手,我给你调配。”

    “就随行的俩年轻人吧,他们挺不错。”姜妍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不忘回头道:“谢谢领导支持咯。”

    宋希文微笑地目送她出去。

    ***

    晚上十一点,陆凛刚刚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

    带出一股炽热的雾气。

    他赤着上身,手上拿着一根洁白的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丝,坐到书桌边。

    手机屏幕震了震,姜妍的短信。

    “睡了吗?”

    陆凛放下手机,看了会儿书,短信再度跳进来。

    “晚安。”

    陆凛的手指尖在桌上敲了敲,终于没有忍住,回了个“晚安”。

    姜妍秒回:“啊!”

    “......”

    “陆陆哥还在加班吗?”

    陆凛快速回复:“没,准备睡了,有事?”

    “那天有只小鹿鹿,不小心落你办公室了,我明天能来你家里拿吗?”

    陆凛伸手,捡起桌上的木雕公麋鹿,做工精致,昂首挺胸。

    不小心落他办公室?

    信她就见鬼了。

    “不用来家里,我有时间,给你带过来。”

    “也好。”

    “你还在加班?”

    姜妍作息被陆凛纠正了一段时间,晚上十点时一定要上床,他们约定过,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说明在忙。

    但是陆凛这条,发出去就后悔了。

    太主动。

    姜妍看着这条短信,兀自乐了好久,然后郑重地回道:“没加班,在被窝里,想你,想得睡不着。”

    看着这火辣辣的情话,陆凛的身体一阵燥热,他不再理她。

    然而接下来,姜妍变本加厉。

    “哥,突然有点痒哎。”

    看到这句话,陆凛眼角肌肉颤了颤。

    “自己不会挠?”

    “有些地方,只能让你挠。”

    陆凛身体彻底炸了,他站起身在屋子里暴走,低吼了好几声。

    楼上阿姨抱怨道:“大晚上的,消停点。”

    “对不起!”

    陆凛跑进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

    -

    寂静的街道,星辰布满天空,夏夜,虫鸣。

    养老院后门对面,街边停靠着一辆黑乎乎的面包车。

    王淮春在驾驶位呼呼大睡。

    手机屏幕散发着微光,姜妍哧哧笑出声。

    身边的云采也跟着笑,好奇问道:“妍姐遇到什么开心事了?”

    “我男人,逗他呢。”

    “这么晚,您还在这里守夜,先生肯定心疼您。”

    “也许他知道会心疼。”姜妍说:“但不是我先生。”

    云采惊呼:“您还没结婚么?”

    “没,本来要结了,不过...”

    不过后来出了点事。

    云采见姜妍不再说下去,知道肯定是出了不好的事,她便不再多问,而是说道:“姐,不早了,您先睡着,我守夜。”

    姜妍摇摇头:“我不困,跟你一起盯着。”

    车窗外,浓郁的夜色里,养老院的灯光一盏盏地灭了,世界陷入沉寂的黑暗中。

    还有比黑夜更加深沉的眼睛,目不转睛,盯着那些不为人知的罪恶。

    姜妍的第三杯咖啡下肚。

    凌晨四点,敬老院一楼,一排灯光渐次亮了起来。

    她将水杯塞回包里,顺手推了推睡在边上的云采和前排驾驶位的王淮春。

    两个人睡得迷迷蒙蒙,云采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摘下来,睡眼惺忪:“姐,怎么了?”

    姜妍带好了录音笔和相机等装备,准备下车:“有料了。”

    云采和王淮春同时回头,看到正对面敬老院灯光亮了起来。

    耗了这大半宿,终于有动静了,两人精神一震。

    趁着夜色,他们进了敬老院的后门。

    姜妍事先已经买通了敬老院后门的保安,给他们留门,所以三人没有遭受任何阻碍,顺利进了敬老院,来到后窗边。

    事先已经有老人为姜妍他们开了一扇小窗,所以站在窗边,就能轻而易举拍摄到房间里的景象。

    姜妍早先借口要对敬老院进行后期走访,院长同意她进入养老院采访老人,不过需要有护工陪同。老人们对于自己在敬老院的生活,要么讳莫如深,要么都齐声一致说过得很好。

    后来避开了护工,才有老人对姜妍说实话:“想知道我们的真实生活,晚上三四点,亲自过来看看,你就知道了。”

    房间的灯光亮堂堂,老人们睡得正香,护工已经闯进了房间,三三两两,扯开了老人的被单。

    “快起来了!起来打扫卫生,今天有领导要来慰问!”

    老人们渐次起床,有人轻声咕哝:“天都还没亮呢。”

    护工不由分说将老人拉扯起来,老人没站稳,险些摔跤,幸而被周围的老者扶住。

    看到这一幕,姜妍心里的怒火窜上来,然而,更让她意想不到的事,还在后面。

    有老人磨磨蹭蹭起不来,竟然有护工直接走上前去,拽起老人的衣领“啪啪啪”就是几个耳光,打在老人的脸上。

    “你们这群老不死的,活着浪费粮食,怎么不早点去死啊!”

    那位老人躬着身子,害怕地站在墙边,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敢反抗。

    “江卫国,你还不起来!”

    打人那护工是个女的,四十来岁的样子,走过去将正蜷缩在床上的另一名老人拉扯起来。

    老人说:“每天都这么早,还没有困醒。”

    “你还没困醒是不是,好,我有办法让你醒!”那名女护工捡起地上的鞋子,朝着老人的脑袋砸过来。

    “哎哟,哎哟!”

    老人被打得直叫唤:“你们会遭报应的,你们也会有老的那一天!”

    “你这个老不死的,就你事多,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

    姜妍气得拿相机的手都在发抖。

    “这太过分了!”王淮春先忍不住:“我们冲进去吧。”

    “冲进去没用。”姜妍回头说:“赶紧报警。”

    云采也道:“对,先报警,等警察来了处理,咱们先取证。”

    王淮春拿着电话,跑到对面的树下报了警。

    姜妍架好了摄像机,对准了窗户里的景象。现在天色正晚,房间里的人注意不到窗外的动静。

    房间里,护工粗暴地将老人拉扯起床之后,便指挥着他们打扫自己的房间,老人稍稍动作迟缓或者流露出不满的意思,护工们动辄非打即骂。

    就在这时候,只听不远处传来一个男声:“你们干什么的!”

    姜妍回头,看到有几个男人朝着他们走过来。

    云采有些惊慌:“姐,咱被发现了!”

    王淮春连忙摘下摄像机护在怀里,退后两步,很是惊慌:“怎么办啊。”

    姜妍还算镇定:“别怕,警察要来了,他们不敢对咱们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