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12.上瘾
    早上九点,屏山小学的小朋友们依次排队进了大厅里,叽叽喳喳,原本死气沉沉的敬老院,也添了许多活力。

    小朋友们穿得红红绿绿,花枝招展,洒下一路欢声笑语。

    “小朋友们,跟我到这里来。”院长拍拍手,组织小朋友们来到早已经安排好的大礼堂。

    礼堂其实并不大,约莫百来平米,正前方搭建着一个简易的舞台,观众席前排是绒软的靠椅,后排则是硬邦邦的横凳。

    王淮春在舞台前安放摄像机,调整最佳的拍摄角度。

    穿花衣服的小朋友们陆续走上舞台,老师组织他们进行表演前的准备工作。

    没多久,老人依次缓慢进入大礼堂,一排排地坐在横凳上。

    前面分明有更加松软的靠椅,可是没有一位老人坐过去,他们全部选择了后面硬邦邦的横凳。院长和护工们倒是相当自觉,坐到松软的靠椅上。

    表演开始,年轻的小学老师拍拍手,欢快活泼的音乐响起来。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小朋友们一般唱歌一边跳舞,在舞台上跑来跑去,宛如灵活的小鸟,令人眼花缭乱。

    前排的老师、院长和护工,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可反观后面一排排的老人,他们望着舞台,表情呆滞,似乎并没有被小朋友们愉悦到。甚至还有老人,脑袋一偏一偏打瞌睡。

    云采注意到老人们无精打采,她凑近姜妍,低声说:“真不给面子,小朋友在舞台上表演的那么卖力,他们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们不需要给谁面子。”姜妍说道:“别忘了这场活动的初衷。”

    节目结束之后,老人们甚至连鼓掌都没有,呆滞地看着舞台。

    稀稀落落的掌声来自院长和和护工,还有部分小孩家长。

    他们满心欢喜,笑容盈面。

    姜妍觉得周遭空气有些闷,舞台上花花绿绿的小朋友晃得人眼花缭乱,劣质音响聒噪着耳膜。

    她转身走出了礼堂,却看到不远处走廊尽头,护工阿姨很不客气地揪着一位老人的衣袖,与他纠缠。

    “我真的想睡觉。”老人穿着深灰色棉料的衣服,形容疲倦,低着头小声说:“犯困了,今天早上起得太早。”

    护工咄咄逼人:“小朋友过来给你们表演节目,那是看得起你们,还真当自己是老佛爷?我告诉你们,今天记者来了,你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相比于护工强硬的姿态,那位老人瑟缩在墙边,倒像是挨批评的小学生。

    “今天早上三点,你们就把我们叫起来,洗澡,换衣服,整理床单,打扫卫生,一直忙到现在,还让我们看小娃娃表演节目。”老人低声嘟囔:“有啥好看的,我要回去睡觉。”

    “好,你去睡觉,今天晚上别想吃饭。”

    “你们太过分!”

    “想要吃饭,就滚回去好好看节目,别闹什么幺蛾子,要是让院长知道,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护工一转眼看到姜妍,连忙换了一副脸色,对老人笑盈盈地说:“请快进去看节目吧。”

    老人们闷哼着,朝礼堂走去。

    姜妍叫住他,对护工道:“老人累了,想回去休息,这都不可以吗?”

    护工知道姜妍已经听到了他们刚刚的对话,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解释道:“哎呀,今天不是有小朋友过来敬老爱老吗?老人们难得热闹一下,有个别老家伙啊,倚老卖老倔着呢,你看,我们还不是为了老人好。”

    姜妍沉着脸:“为了老人好,以不给晚饭作为威胁?”

    “怎么可能不给老人吃晚饭,这不是开玩笑的吗。”护工讪讪地说:“记者同志,你知道现在老人多难伺候吗,稍有不得意,就跟我们闹,我们的工作要想顺利进行,也得采取些措施,定些规矩才行啊。”

    姜妍不想再跟这位护工理论,转身回了礼堂。

    节目表演结束以后,小朋友们给老人们献上他们自己制作的花环。老师们阻止大家站在舞台上拍照留念,由小朋友们簇拥着老人。

    院长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了好多张。

    姜妍观察这些老人,没有一个露出开心的微笑,他们神情呆滞,像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

    敬老活动结束以后,院长亲自送姜妍他们离开。言辞里,似有似无叮嘱他们,报道一定要好好写,把敬老院的先进设备,还有从国外引进的制度化管理模式,全都写进去。

    王淮春乐呵呵地说:“院长您放心得嘞,今天这么有意义的活动,我们肯定正面宣传,好好宣传!”

    院长笑容璀璨:“那就好,麻烦记者同志了。”

    坐上车以后,云采对姜妍道:“姐,我回去之后就把采访记录整理好,发给您,宋主编说,新闻稿还是由您来主笔。”

    姜妍倚着靠椅,闭眼养神,漫不经心“嗯”了一声。

    下午坐在办公桌前,她往电脑里输入了几个字,又立刻删除掉,脑子里浮现的...全是那位护工在走廊里教训老人的画面,她很难按照主编的要求,写出一篇正面报道,说小孩敬老爱老,老人欢天喜地。

    这是虚假的。

    老人并没有很开心。

    姜妍在办公桌前,憋了一下午,没憋出一个字。

    抬眸,看到那只昂扬的木雕公麋鹿,她烦躁的心情稍稍缓解。

    下班,回家。

    管他呢。

    姜妍临走的时候,将这只麋鹿揣进包里。

    并没有径直回家,而是转道去了警局。

    警局走廊大厅,窗台一盆玉兰幽香。

    陆凛刚从审讯室出来,站在窗边抽根烟,醒脑子,方才与嫌疑人一番斗智斗勇,他有些倦怠。

    小汪拿着一份报纸经过陆凛身边:“有位人民群众,在外面等了陆队两个小时。”

    陆凛放下手里的烟,漫不经心“嗯”了声。

    小汪神秘兮兮说:“人民群众是位女同志。”

    “哦。”

    小汪继续强调:“女同志特别特别漂亮。”

    “......”

    陆凛走到大厅,见姜妍正盘腿坐铁椅子上,大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啪啪啪啪,奋笔疾书。

    她的黑色高跟鞋一只竖着,另一只歪倒着。

    她戴着只有工作学习时候才会用的黑框眼镜,掩住了娇俏可人的一双眉眼。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

    还穿着工作时的小衬衣,裹着浑圆的胸部,看起来既职业,又性感。

    厅外没有冷气,现在正是盛夏的时节,温度在三十度以上。

    她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

    干什么,苦肉计?

    他不吃这一套。

    “你找小汪?”

    姜妍这才抬起头来,看到陆凛,连忙将腿放下来,穿上鞋端端正正坐好。

    “我找小汪他上级领导。”

    陆凛轻嗤:“找领导有事?”

    姜妍甜甜笑说:“挺喜欢这里的氛围,特有安全感,过来蹭空调,领导同意么。”

    她额间缀着的汗珠,衬衣洁白的颜色也汗水侵深了。

    陆凛心说,我就姑且信你是过来蹭空调。

    ......

    他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她,姜妍知道那个眼神的意思,她兴奋地踏上高跟鞋起身,乖巧地跟在他身后,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陈设整洁,桌上放着一叠翻开的文件,中间夹着一支黑色钢笔。

    他将冷气调到了最舒适的温度,指着墙边上的一排铁椅子:“你就坐这儿...”

    回头,姜妍已经自觉地爬上他办公桌前的皮质靠椅上。

    她依旧脱了鞋,整个人窝进松软的椅子里,白嫩嫩的脚丫子冲他张开。猫咪似的,她闭上眼睛深呼吸,椅子里都有他的味道。

    她靠着椅子,神情享受。

    陆凛无语:“能别这么猥琐?”

    “就猥琐你。”

    无话可说,他坐在了铁椅子上,躬身看一份文件。

    姜妍挑眉,凝视他,他个子大,身材是肌肉硬汉型,但是并不显得鲁莽。

    一等一的男人。

    在床上,小野猫就成了小白兔,身体太敏感,根本经不起什么摧残,稍微用力了,她就疼,就哭。

    所以陆凛很克制自己,他忍耐力和他的爆发力一样强悍,她被他弄得掉眼泪的时候,他就吻她的眼睛,柔声说:“我轻轻的。”

    然而永远只是说说而已,陆凛初尝人事,哪里能忍得住。

    那个时候啊,还太年轻,俩人都没经验。一沾到床,就迫不及待直入主题。

    宛如春天的一声惊雷炸开,万物都在颤栗,都在萌芽,生命的律动,蓬勃的节奏。

    每次跟他以后,姜妍都会疼上好几天。

    陆凛心疼,就说算了,咱以后就规规矩矩地好,别搞事了。

    姜妍不乐意,就算疼,她也想要他,那种疼痛夹杂的巨大欢愉的滋味,让她沉迷。

    干这事儿,真的会上瘾。

    情窦初开少年时。

    反正是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