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11.称心
    在童装店五花八门的衣服堆里,陆凛给米诺挑了套纯黑色的连帽开衫,穿上去显稳重。

    姜妍深感,在孩子穿衣打扮这个问题上,她和陆凛的审美之间隔着一个中世纪般遥远。

    陆凛带着米诺试衣服,有营业员小姐走到姜妍身边,不无艳羡地说:“你老公真帅。”

    姜妍嘴角弯了起来,心里挺是那么一回事。

    当年警院帅哥不少,陆凛却能脱颖而出,成为在校四年公认的校草,颜值高是一个方面,而在校期间无论射击比赛还是野外拉练,他总能拔得头筹,甚至学院里搞新年晚会,他也能抱着吉他上去唱两句。

    综合起来那就是十项全能,光芒四射,优秀得让人睁不开眼。

    -

    陆凛已经拿着钱包,走到柜台边准备结账。姜妍抱着手说道:“这多不好意思呀。”

    陆凛回头,见她大爷似的杵那儿,也没有准备要掏钱的意思。

    不好意思?

    他看她好意思得很。

    衣服买得多,品牌服饰,价值不菲,陆凛果断刷了卡,没一丝犹豫。

    姜妍真诚地说:“你对你儿子,真好,还给他买衣服,谢谢你。”

    陆凛顺口答道:“废话,我儿子我当然对他好...”

    他话说出口,倏尔顿住。

    抬头,看着姜妍言笑晏晏的脸蛋:“承认诺诺是你儿子了。”

    ......

    竟然被她带偏。

    小东西。

    陆凛想了想,说道:“你给我当女儿,我也对你好。”

    “可惜我有爹了。”姜妍压低了声音,笑说:“不过,你可以给我当sugar  daddy呀。”

    干爹。

    陆凛哼了声:“吃死工资,养不起sugar  girl。”

    姜妍嘴角笑意更甚:“没钱不怕,身体好就行。”

    “那我还是要儿子。”陆凛抱起米诺:“一言不合就跑路的白眼狼女儿,我可不敢养。”

    姜妍无言以对了。

    终究亏欠他。

    开车将陆凛送回家,小区居民楼下,姜妍让米诺留在车里,她小跑几步追上陆凛。

    陆凛按下了电梯,走进去。

    姜妍追上来,慌忙按住电梯门的按钮。

    陆凛抬头:“还有事?”

    姜妍神色平静地说:“就谢谢你,你工资也可怜,还给诺诺买这么多衣服,回头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

    “别跟我客气。”

    “还是客气一点好。”

    姜妍心里微微有些酸涩:“对哦,毕竟你都准备相亲了,我们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

    她拧着眉,替他按下了“关闭”的电梯门。门关上的时候,她还对他挥挥手。

    他反成了负心男人。

    陆凛看着她,委屈得好像被欺负了似的。

    他心里堵着什么,突然有点不舒服。

    就在姜妍转身要走出楼道的时候,只听“叮”的一声,电梯门再度打开。

    她讶异转身,见陆凛还站在电梯里,单手揣兜,沉声说:“我妈安排的。”

    不等姜妍反应,他匆忙按下了关门的按钮。

    姜妍突然兴奋:“陆陆哥,不如你再请我和你儿子上楼坐坐?”

    门已经阖上,阻隔了两个人目光的对视。

    但是门关上的那一瞬,她明显看到陆凛脸色有松动的意思。

    姜妍转身走出居民楼,温暖的阳光宛如一双手,将她整个拢起来,暖意融融。

    她情不自禁抬头看,阳光斜梢,空气中浮着飘忽不定的尘埃。

    嘴角挂着一抹抑制不住的微笑。

    称心如意。

    -

    新闻社,姜妍的办公桌已经整理出来,干净整洁。

    桌上放着一个样式老旧的相框,相框里有四口人,姜妍的父母,还有弟弟姜仲晨。

    一家人笑得清甜,笑成了幸福的模样。

    总编宋希文去茶水间泡了咖啡,走回来看见姜妍整理桌子,忍不住说道:“以前你的桌上,瓶瓶罐罐,毛绒公仔,日历画报...七零八碎的东西霸占了整个桌子,连电脑都没地方放。”

    她东西很多,零零碎碎,把生活过得精细。

    然而现在她的桌子简单,整洁,除了一家四口的相框,没有任何与工作无关的多余物品。

    姜妍笑道:“爆炸发生的时候,随时要做好收拾重要文件跑路的准备,不敢放太多东西。”

    宋希文忍不住感叹道:“当初单位安排去战区一共五人,三名记者两名摄影师,结果只有你一个人坚持下来。”

    其他人,最短的坚持了三个月,长的坚持了一年。

    “环境艰苦,都不容易。”

    中东战区,要命的不仅仅是枪林弹雨,还有艰苦的环境,传染性极强的热病,猛兽和毒蝎...

    甚至街上随便一起抢劫,匪徒掏出刀子来,当胸一刺,划出一条血淋淋的人命。

    都是年轻人,受不住。

    当初毅然决定赶赴战区的雄心壮志,也在这些惊心动魄的震荡里,在夜半惊梦的枪声中,消弭殆尽。

    然而,姜妍受住了,而且一呆,三年。

    不是不想家,只是不敢回来...

    宋希文跟她聊了几句,正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看到姜妍将一只精巧的木雕麋鹿从包里取出来,放在了相框边。

    这只麋鹿看上去有些陈旧了,不过巴掌的大小,顶着宛如树枝般丛生的犄角,昂首挺胸,踢着前蹄,精神昂扬。

    “做工很精巧。”宋希文伸手去拿,姜妍没有给他碰到,淡淡说:“在尼尔的旧货市场买的,挺喜欢。”

    宋希文点点头:“这样,刚回来,我就给你排轻松一点的工作,调整调整节奏,明天敬老院的新闻,你去跟吧。”

    “行。”

    屏山敬老院位于江城以东的城郊区,开车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

    敬老院附近的屏山小学组织了一场“为敬老院孤寡老人献爱心”的演出活动,老师带着小朋友们去为老人表演节目。

    当然学校也联系了江城新闻电台的记者,采访拍摄。

    一大清早,姜妍换了易于行动的便服,穿上休闲裤和运动鞋。

    临行前她化了个轻巧的日常妆,头发往顶上一扎,精神头十足。

    电视台的面包车在楼下等着她,同行的还有两人,司机兼摄影的王淮春同志,还有另外一名负责做笔记的实习生云采。

    主编专门安排了两位年轻的同事给姜妍带,毕竟她有丰富的经验,是新闻社的骨干成员,多带带年轻人,有好处。

    王淮春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壮志凌云,满腔抱负,一心要奉献在新闻事件的第一线,所以对于出敬老院歌功颂德的正面新闻,很是不屑一顾。

    “妍姐,你在中东当战地记者,肯定特刺激吧?”王淮春一边开车,羡慕地问。

    “刺激是肯定的。”

    毕竟黑夜中你永远无法预料,会不会有那样一颗炸|弹在你的身边炸开,让你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有机会,我真想过去看看,那地方,肯定能施展拳脚,随时随地都是新闻料。”

    姜妍沉声说道:“因为随时随地,都在死人。”

    王淮春无言以对,于是沉默了。姜妍无法责怪他,更不能教训他。

    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她何尝不是与他一样,满脑子只有的大新闻,社会新闻,仿佛只有那些猎奇的,窥探的,有重大影响力的,才叫好新闻。

    现在姜妍不会这样想。

    被战火洗礼过的眼睛,更能看到世间的温情脉脉与美好的东西。

    敬老院位于龙江花园边一处比较幽静的居民区,外部环境还挺不错。

    院长是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人,戴着框架眼镜,看上去很是面善。

    她先带姜妍参观了敬老院的硬件设施,向他们介绍道:“我们敬老院开办十多年了,现在有六十多张床位,二十多名护工,子女把老人送到我们敬老院来,完全可以放心。”

    云采拿着笔和小本,专心致志记录着院长的话。

    而王淮春则扛着摄像机四处取景拍摄。

    敬老院建筑不算新,但环境保持得还算干净,也没有异味。

    这里有单人间,也有多人间,老人们坐在房间里,房门虚掩着,也掩不住他们对于外来者好奇的目光,纷纷探出头来打量张望。

    “为什么窗户铁栅栏?”姜妍指着一间房里的窗户问院长。

    果不其然,那窗户外面铸着生锈的铁栏杆,眨眼看上去,很有监狱囚室的感觉,光线很难透过铁窗渗进来,房间沉闷压抑。

    院长向姜妍解释:“我们这儿经常闹贼,所以窗户外面都要修栏杆。”

    姜妍点点头,不再多问。

    “来来,拍拍这儿!”院长加快步伐,带着王淮春朝着多媒体电影院走去:“这是我们今年最新采购的投影机,可以给老人们放电影。”

    在院长离开以后,一位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的老人经过姜妍身边,小声说道:“其实,是为了防人跳楼。”

    那位老人看她的眼神,神秘兮兮。

    姜妍心正欲追问,后面有护工走过来,那位老人又若无其事坐回了自己的床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