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8.傲娇
    周末,姜妍带着米诺回家见父母。

    车刚停到家门口别墅前,一道人影闪电似的从门口飞出来。

    “姐,听说你从中东回来,还给我带回来一个小外甥!再不怕妈催你相亲结婚生小孩,这招可以说相当牛掰!”

    说话的是姜妍的弟弟,姜仲晨,他模样生得俊逸清秀,只是这些年因为在警校风吹日晒,小白脸没了,肌肉出来了,皮肤也镀上了一层健康的麦色。

    姜妍回想起自家老弟高中的时候,那苍白颓废杀马特王子形象,真是恍若隔世。

    她拍拍的后脑勺:“以后妈不催我,就该催你了。”

    “本人不才,还是儿童。”姜仲晨迫不及待跑到车边,朝车窗里探头:“我小外甥呢,快出来给我揉揉!”

    “你当是大黄呢,揉什么揉。”

    大黄是家里的金毛大狗子,远远拴坐在庭院里,吐着舌头,兴奋地看着他们。

    车门打开,米诺探出小脑袋,像猫咪似的,目光带了点畏惧,又充满好奇。

    姜仲晨呆了,大喊道:“哎呀这小孩太漂亮了!姐,你拣了多大的便宜啊,小孩长这样,老爸不知道多好看,难怪姐会把持不住,连小陆哥都不要了,跑到中东三年乐不思蜀哈哈哈!”

    “胡扯什么。”

    一道严厉而略带克制的中年女性声音自屋内传出来。

    姜妍的母亲孟茹走出房间,嗔怪姜仲晨:“多大的人了,还这样口无遮拦。”

    虽然两个孩子都已经成年,不过典雅的气质让母亲孟茹看上去并不显老态,端庄持重,睨着一双秋水似的丹凤眼,打量着面前的羞怯的小男孩。

    姜妍将孩子领到孟茹面前,心里还带着一丝忐忑,当初母亲其实并不赞成她把孩子带回来。

    “米诺,叫外婆。”

    “外婆。”米诺乖乖地喊了人。

    孟茹原本板着一张佛爷脸,听到这一声糯糯的外婆,神色竟然缓和了几分,仍旧没好气说道:“外面热,带孩子进屋吹空调吧。”

    姜仲晨低声对姜妍说:“妈已经不生气了,早上吩咐佣人买了好多零食,都是给诺诺准备的。”

    “多亏你。”姜妍拍拍姜仲晨的肩膀:“待会儿给你礼物。”

    姜仲晨冲她眨眼:“小事一桩。”

    孟茹不赞同姜妍领养这个孩子,也是有道理的。姜妍今年都二十六了,没结婚,连男友都没谈,这就带这么个孩子了,终身大事只怕更加让人焦头烂额。

    所以电话里,听到姜妍说要领养一个战地的小孩回来,孟茹气得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觉,一开始是坚决反对,但是禁不住姜妍隔三差五的电话,软磨硬泡,再加上姜仲晨耳边吹风,告诉她要不是这小孩母亲救了姜妍,只怕她真的没命回来。

    孟茹听到这话,态度就松动了。

    毕竟救命之恩大如天,她不把这小孩带回来,孩子将来怎么办呢,孤零零留在战地,那多危险啊。

    如此一来,她明着不说赞同,但是也没有再反对。

    姜妍了解自己的母亲,虽是刀子嘴,心比豆腐还软。

    客厅里,孟茹一双眸子总忍不住落孩子身上,还真是白糯糯的可爱啊,尤其一双湛蓝的的大眼睛宛如宝石。

    她想孙孙可想了好久了,抱着米诺便不肯撒手。

    “诺诺,吃不吃虾条啊?还是吃小蛋糕?”

    “以后啊就住在外婆家里,好不好呀!”

    “外婆家大着呢,院子里还有大狗。”

    米诺见到孟茹也觉得很亲切,一声外婆,叫得她心花怒放。

    中午,母亲去厨房帮着保姆一块儿做饭,姜仲晨带着米诺在客厅里玩游戏,这时候,只听咔嚓一声,楼上书房的门打开了。

    姜妍的父亲,姜平青缓缓走出来,居高临下,颇具威严地看了姜妍一眼:“来书房。”

    姜仲晨同情地看她一眼。

    姜妍放下手里削了一半的苹果,忐忑地走上二楼。

    既来之则安之。

    她轻轻将书房门打开,扑面而来一股淡淡的檀香木的味道。

    书房是全木质的装修,给人很严肃的感觉,红木的书桌和书柜,桌上物品摆放相当整齐,边上搁着一坛青翠的古柏。

    父亲姜平青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他在商界半生风云,常年保持着严肃且不苟言笑的状态,对自己,对子女,都是如此。

    “爸。”

    姜妍轻手轻脚走到姜平青身边,跟老爸撒娇:“爸,好想你和妈妈呢。”

    姜平青哼了声:“你就嘴巴上想想。”

    听到姜平青调子降下来,姜妍也就放心了,对他道:“诺诺的事,我事先应该征求您的意见,但是因为战况危机,我必须马上把他带回来,迟了恐生变故。”

    “跟孩子没有关系。”姜平青将烟斗灰磕进烟杠里:“我不反对你领养他。”

    父亲的态度倒是让姜妍惊讶。

    “您不反对?”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恩人的孩子。”

    姜妍彻底放下心来,有父亲这句话,她就有底气了。

    “我生气的,是另外一件事。”姜平青调子又拔高了几分。

    “什,什么事?”

    他将皱巴巴的烟叶装入黑色的烟斗中,严肃问道:“你回来,和那个姓陆的警察,怎么回事?”

    姜妍的心提了提,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姓陆的警察千千万,不知爸说的是...”

    “少贫。”姜平青威严地看她一眼:“你回来前后两周了,跟他见过多少次,还进了酒店,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去!

    她不动声色走到姜平青身边,扶着他的肩膀:“爸,要不我怎么从小到大,只服您一人呢,您真是料事如神,耳目遍天下啊!我干什么都在您的眼皮子底下,你说,我还敢胡来么?”

    “你少跟我说好听的话。”姜平青怒声道:“这三年在战地,我看你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算算你在他身上跌了多少跟头,还不够?”

    姜妍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道:“这三年,还是学会很多。”

    “说说看。”姜平青脸色缓和一些。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命更珍贵。”姜妍诚挚说:“真的,没了命,什么都没了。”

    姜平青抽了口烟,点头:“这倒是一句实在话。”

    能体会到生命的珍贵,下半辈子,好好过,不要浪费青春和人生,的确是长进。

    然而,姜妍转而却道:“但是,却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别跟我说是那个小警察。”姜平青闷哼。

    姜妍抬眸,认真说:“是家人。”

    隔了很久,姜平青才缓缓起身。

    路过姜妍身边,他用宽厚的手掌重重拍了拍她的肩膀。

    “平安回来就好。”

    孟茹实在太喜欢米诺,让姜妍把孩子留在家里跟她做个伴,姜妍考虑到,孩子在家里,有父母陪伴,还是姜仲晨带着他玩,兴许真的比呆在忙碌的她身边,对孩子的成长更好,所以征询了米诺的意见之后,把他留在了父母家。

    外公外婆对米诺很好,家里有大房子,还有金毛狗,在姜妍带着他适应几天之后,米诺欣然同意留下来。

    两天后的周末,陆凛难得睡了个自然醒。

    飘忽的窗帘被微风卷起层层涟漪,阳光顺着缝隙偷溜进来。

    他赤着半身,翻了翻,平躺,阳光落在他性感的胸膛。

    他在枕头下摸出手机,长睫毛掩映着榛色的瞳眸,明亮的光线中,越发温柔起来。

    手机屏幕上,好几条短信,分别姜妍是一个小时前,半个小时前,以及十五分钟前发的。

    “早安,周末愉快。”

    “我带儿子去买几件新衣服,但是我不知道男孩子喜欢什么样的,儿子害羞,喜欢也不会说,你能不能帮忙参考参考?”

    最后一条短信配了三个表情图:“biu~biubiu~【飞机】【飞机】【飞机】”

    陆凛揉了揉刺头短发,迅速清醒过来。

    抬头,一屋子阳光,暖意融融。

    他翻身起床,去洗手间冲了个热水澡,情难自禁哼起了小曲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