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穿越小说 > 尽欢 > 4.托孤
    姜妍敏锐地察觉到,屋里有人。

    她这些年养成了习惯,睡眠不敢入深,一旦有警笛拉响,就必须要随时爬起来,冲进防空洞。所以,只要有一丝一毫细微的动静,她都会惊醒。

    姜妍翻身而起,睁眼便是段楠那无限放大的英俊五官。

    “阿弥陀佛,女施主吓坏贫僧了。”

    他一身西装革履,四肢支撑在她松软的榻榻米大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段楠生得一双勾人的狭长眉眼,修长的睫毛微垂,眼角还有一粒多情的泪痣。

    当初生意波折,损失了半壁江山,他便去了一直支持供养的南山寺当了三个月住持,惹得一帮小尼姑见了他就脸红。

    回来之后山河重整,他东山再起,于是有了现在的段氏集团。

    “女施主,你...”

    姜妍一脚踹在段楠腹部,蹬他下床。

    “你怎么有我家钥匙?”

    “你走这三年,家都是我在整理,每周请钟点工过来打扫。”

    难怪,姜妍回来之后,发现家里竟然还保持着她离开的原貌,一尘不染。原以为是唐伈过来帮忙打扫过,毕竟她回来的消息,一开始也只告诉了唐伈。

    段楠走到她身后,总想与她距离近些,他呼吸着她发丝间洗发水的清新,喃喃道:“我时不时也会过来,睹物思人。”

    姜妍毫不留情推开了他,朝着客厅慵懒地走去。

    “段楠哥,钥匙交出来吧。”

    段楠跟着追出来:“你这女人,太绝情,好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姜妍懒得理他,收缴了钥匙,走到衣物间,换了件清爽利落的衬衣。

    “这里面的衣服,你给我准备的?”她目光落定在衣帽间一排花花绿绿的衣裙,并不是她的风格,没一件能挑得入眼。

    段楠斜倚在门边,神色坦然。

    “你有时间,多带女朋友们参加时尚派对,提升品味?”姜妍随便拎了件扔边上:“都没眼看。”

    段楠则义正严辞坚决否认他有女朋友,女朋友还加一个“们”。

    姜妍知道,段楠就是个花心种,“百花丛中过,露水不沾襟”的那种。

    这么多年朋友当下来,虽然嘴巴上段段妍妍亲亲热热,不过俩人友情大过天,再往前,便进不得了。

    “姜儿,晚上空出来,大伙儿给你接风洗尘。”

    姜妍烤了香喷喷的吐司,漫不经心说:“今天不行。”

    “怎么?”

    “我要去机场接我儿子。”

    “......”

    段楠傻了一分钟之久,然后沉着脸问:“儿子?谁...谁的?”

    姜妍将烤好的吐司放进餐盘,漫不经心说:“还能谁。”

    段楠瞪大了眼睛,跑到姜妍面前,紧扣她的眼睛:“别吓我,你段段哥老了,经不起吓。”

    姜妍转身,将吐司切成小片。

    “什么时候?”

    “三年前,去了尼尔才发现,有了。”

    “......”

    看这段楠铁青的脸色,几分钟后,姜妍终于绷不住,虽然她还紧绷着脸,想稳一会儿。

    见她嘴角流出这一抹捉狭的笑意,段楠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操!”

    姜妍哈哈大笑:“段长老,几年不见,玩不开啊!”

    -

    下午三点,江城机场,接机口站着不少人,都在等候同一班航班的降落。

    不远处的咖啡厅,段楠接了水,走到姜妍身边对面坐下来。

    紧张地搓手手。

    “咱儿子多大了?”

    “你看我这衣服怎么样,帅不帅?”

    “我给他买的玩具,他会喜欢吗。”

    几分钟后,姜妍像是看到了什么,蓦然起身,朝着出站口走过去。

    “米诺。”

    段楠抬头,只见一位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背着破旧的小书包,走出来。

    他皮肤白皙,眼部轮廓深沉,带着亚洲人的特征,但眉宇间又有欧洲人的感觉,瞳眸是宛如澄蓝的大海。他郑重其事观察着周围,目光略带一点防备,又有无尽的好奇。

    小正太模样相当激萌,一出来就吸引了不少女孩的注意。

    “哇,好漂亮的小男孩。”

    “混血哎,眼睛好漂亮。”

    小男孩似乎很羞涩,一直躲在姜妍的身后,畏畏缩缩。

    胆子还挺小。

    “米诺。”姜妍对段楠介绍:“我干儿子。”

    “儿子,我是爸爸。”段楠蹲下身,想跟他认识:“我是你段爸爸。”

    米诺摇了摇头,拒绝与他对视。

    “怕生。”

    姜妍蹲下身,整理米诺的衣领,柔声询问他,旅途上发生的事情。

    米诺附在姜妍耳边,低声诉说。

    姜妍眉宇间时而含笑,意态温柔,摸摸他的小脑袋:“走吧,妈咪带你去吃晚餐。”

    衣香鬓影的西餐厅,钢琴师弹奏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名曲《星空》。

    餐桌上,姜妍对段楠讲述了米诺的身世。

    米诺的父亲是一名亚裔维和警察,母亲是曾经救过她的当地护士。米诺父亲很早就在战场上牺牲了,他跟着母亲,在红十字医院长大。

    后来姜妍在红十字医院养伤,与这小孩成为了朋友。米诺的母亲对她多加照顾,在叛军攻入医院的时候,护士把姜妍和米诺藏在神龛里,由此躲过一劫。

    然而那护士却因此而丧命,当时姜妍的手紧紧捂着米诺的嘴,不让他叫出声来,他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那帮禽兽强|暴,而后枪毙。

    后来他再也哭不出来。

    姜妍恐惧而又愤慨地抬起头,头顶有神明,慈悲又怜悯。

    睁眼便是人间地狱。

    米诺的母亲将姜妍藏起来的时候,把米诺的手交到了她的手里,紧紧握住。

    那一刻,她目光决绝而悲痛。姜妍知道,那是托孤。

    姜妍是中国人,她可以随时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她同样也可以带米诺离开,回到那个遥远而和平的东方国度。

    护士死后,米诺无依无靠,姜妍必须将米诺带回来,毕竟,救命之恩重于泰山。

    从此以后,米诺姓姜。

    就是她姜妍的儿子。

    听完这个故事,段楠久久没说话,端起红酒杯,啜饮。

    他看了看米诺,小孩子模样清隽秀气,目光里却凝着深重的情仇,那是死亡的气息。

    最后,他望向姜妍。

    她眉宇端方,虽豪门出身,但有情有义。

    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姜儿,你跟咱儿子说,喜欢吃什么,随便点,段爸爸请客,不用讲礼。”

    就在这时,米诺凑近姜妍,低声在她耳边说话。

    段楠问:“咱儿子说什么?”

    姜妍笑了笑:“米诺说,你不像他爸爸。”

    “哦?他爸爸什么样的。”

    “米诺的父亲是维和警察。”姜妍回忆道:“我见过照片,很帅。”

    段楠挑眉,眼角含笑:“要说帅,不敢开玩笑,你段段爸的颜值,当年在大学校园里也是年级公认的系草。”

    米诺又低声对姜妍说了几句,段楠道:“小米诺,有什么话,讲出来给段段爸也听听。”

    米诺怯怯地摇头。

    姜妍微笑着对他解释:“怕生。”

    段楠问:“小家伙懂中文?”

    姜妍点头:“他母亲从小教他中文。”

    “他妈妈是中国人?”

    “不是,尼尔人。”

    段楠不解:“那为什么教他中文?”

    “他母亲希望他去中国。”姜妍说:“没有战火与纷争的国度。”

    段楠沉默片刻,目光难得地柔和起来,说道:“有妍妍妈和段段爸在,以后都会平平安安。”

    段楠伸手摸摸小家伙的脑袋,米诺却警惕地立刻躲开。

    “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姜妍微笑着解释:“他说他的脑袋,只有爸爸妈妈能碰。”

    “嘁,以后我也是小米诺的段段爸。”段楠对米诺道:“段段爸特意准备了礼物,待会儿送给小米诺。”

    结账的时候,姜妍坚持跟段楠AA,段楠已经习惯了姜妍的行事作风,如果他拒绝AA,兴许姜妍就不会跟他出来吃饭。

    然而姜妍收了钱包,回头却发现米诺不见了。

    一眨眼的时间,没了影。

    姜妍疯了似的跑出餐厅,却看到段楠愣在路边,他的手里拿着一把玩具冲|锋|枪,完全没反应过来。

    他无辜地看向姜妍:“我只想送他玩具。”

    姜妍来不及责怪段楠的无心之失,她朝着米诺追过去。

    米诺此时仿佛陷入了极度恐惧的深渊,他朝着街尽头一路狂奔,边跑边喊道:“  evil  !  evil  !”

    他嘴里不住地念叨着这个单词。

    evil  ,恶魔。

    周围尽是陌生的脸庞,匆忙避开他,投来讶异之色。

    姜妍追了过去,脸上大喊:“米诺,别害怕,没事的!”

    转过一个街角,姜妍的脚步突然顿住。

    只见不远处的花坛边上,米诺紧紧抱住了一个男人的大腿。

    夕阳斜下,男人穿着规整的警察制服,肩头徽章在暖黄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低头,眉毛一歪,不明所以看向米诺。

    不是别人,正是陆凛。

    “papa。”

    米诺紧抱着陆凛的腿,细嫩的嗓音唤他:“papa。”

    爸爸。

    姜妍远远看着花园中的这一幕、

    陆凛穿着黑色的制服,形制与照片里米诺父亲的制服还真有几分相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